日均受贿1.7万元的云南贪官被判无期徒刑!儿子当庭揭露其“三面人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07 17:53:29

点击上面蓝字关注滇南印象

牛角梳寓意:顺利 健康 13988443826(张女士)


2014年8月18日,会泽,大雨滂沱,李云忠被公安特警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从入住的宾馆带走。


这是云南省第一个因省级巡视落马的副厅级实职领导干部。自此,李云忠走上了另一条人生道路。


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对李云忠受贿4000余万元一案,二审作出裁定:维持原判——一审法院以受贿罪对其判处无期徒刑。判决已经生效。

李云忠

汉族

1958年6月生

1976年7月参加工作

原任中共云南省曲靖市委副书记

外号:三哥

受贿总额:高达4000余万元

日均受贿:1.7万

单笔受贿:最多达600万元


双面“三哥”


看李云忠的受贿“履历”,总有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单笔受贿最多达600万元、日均受贿1.7万元、受贿总额高达4000余万元……于他而言,钞票似是从天而降。


但这不是李云忠人生中最匪夷所思的部分。


被抓之前,李云忠在许多人眼里是为人谦虚、待人温和的形象,是下属和同事眼中“工作严谨、廉洁自律”的典范。“连条烟都不收,甚为清廉。”


“这个级别的干部,居然没钱买房”这让大家对李云忠更是佩服,认为他甘于清贫,是难得的好干部。曲靖市的几次民主测评,李云忠得票都很高。


完完全全就是赵德汉两袖清风特接地气的形象。


然而,真实的李云忠是各路大老板们的“三哥”(因其在家中排行老三,老板们都极尽逢迎地称他为“三哥”),颐指气使、不可一世,被众星捧月着。


“三哥”的确连条烟都不收,因为“三哥”抽的烟是老板们一箱一箱往他家搬的高档烟;“三哥”爱打牌,一打就是一个通宵,只要“三哥”高兴,老板们再忙也奉陪到底;“三哥”缺钱花,老板们更是二话不说,想方设法孝敬他,最大的一笔达600万!


两种人生,格格不入,李云忠却能“切换”自如,左右逢源。


“穷小子”内心的煎熬


李云忠不是没有艰苦奋斗的经历。他的父母都是工人,兄弟三人靠父母微薄的工资养大。而李云忠自己,靠着好学、勤奋和组织的培养,从昆明市盘龙区的一名警察,一步步成为省委组织部的干部、处长,曲靖市委组织部长,直至曲靖市委副书记。


有“笔杆子”称号的李云忠,有才,可他偏偏不愿靠才华,非要靠贪污。


当上处长后,爬格子的时间少了,和老板们觥筹交错的时候多了,“笔杆子”换成了“酒杯”,“穷小子”的眼界也开阔了:写材料太枯燥,简直是浪费生命。其他人有钱发财,为什么我不能?


因为这个想法,李云忠甚至常常自问,内心非常煎熬。特别是看到一些学历、资历、能力不如自己的人物质条件都比自己好时,他的心理就更无法平衡了。


怨气、失落感油然而生,嫉妒、欲望不断累积,一心想着找路子发财。


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期间,李云忠就以买房手头紧为由,向搞工程的老板“朋友”杨某“借款”70万元,此后却绝口不提还钱之事。等了一段时间,发现平安无事,他大受“鼓舞”,胆气日足。


2008年,将近50岁的他担任曲靖市委组织部长后,迎来了“大展身手”的舞台。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委托”、“招呼”,只要是有利可图,他都“乐善好施”,变着花样弄权敛财。



身为组织部长,他频繁插手工程项目。用李云忠的话说:“我虽然不直接管工程,但是管着管工程的干部。”


就这样,李云忠插手工程建设项目并从中收受贿赂高达2400余万元,为多名私企老板承揽工程,在曲靖市的8个县(市、区)中,就涉及6个,共计20多个工程项目。这些工程项目表面上看来手续完备、程序合法、制度完善、监督到位,事实上李云忠通过打招呼或安排下属与开发商协商等方式,早就将招投标制度架空。


几次下来,李云忠就成了老板圈子中风光无限的“三哥”。


“好兄弟”面前的“第三种人格”


唯独在煤矿老板徐天福面前,李云忠展现出了“第三种人格”:颐指气使不见了,甚至有些唯唯诺诺,可以说,李云忠的今天与徐天福有着巨大的关系。


腰缠万贯的徐天福,在曲靖号称“黑白通吃”。先后10余次,他贿赂李云忠1370多万元,使得李云忠在他面前毫无尊严。


甚至对于徐天福多次要求提拔其“推荐”的干部,李云忠都有求必应,让徐天福成了名副其实的“地下组织部长”。



两人的渊源还要从徐天福早年犯罪服刑说起。当时,
其弟找到李云忠,希望李云忠能帮助徐“保外就医”。李云忠一番运作后,事情成了,他一次性获得10万元好处费。这也是李云忠收受的第一笔贿赂。


出狱后,徐天福再奉上50万元表示谢意,二人从此打得火热。有段时间,李云忠每个月都要上徐天福家里“蹭”上二三顿饭。


2009年11月和2011年12月,徐天福分别给李云忠送了500万元和600万元,钱太多,以至于李云忠要叫朋友帮忙,分别用三四个纸箱装运,搬不动了就用脚踢、用脚推才能运走。


一名帮助其搬运贿金的“朋友”看到现金后目瞪口呆,惊叹道:“长到这么大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终于有一天,李云忠再也受不了徐天福给他推荐秘书和副秘书长了。他尝试拒绝。见李云忠不“听话”,徐天福直截了当地要其退还600万元贿款,两人关系随即破裂。


另一条生财之道:卖官!


李云忠的另一条生财之道来卖官!身为组织部长,表面上句句不离“选人用人制度规定”,背地里却“论价封官、以价议岗”。


150万元,富源县煤矿商人郭某向李云忠买到了富源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职务。
       

60万元,富源县后所镇鸡蛋山煤矿法人龙某为其哥哥、时任富源县老厂镇镇长龙某打通了提升为富源县副县长的道路。
 

据云南省纪委查实,在曲靖任职期间,仅在为他人谋求职务升迁方面,李云忠就先后收受10余人贿赂,金额高达1600余万元。


父亲贪污,儿子也没闲着


当爹的李云忠贪污到猖狂,儿子李苏看在眼里,借着老爸的关系,很快就从曲靖市某房地产老板周某的手中一次性收受贿赂95万元,为其招揽工程建设项目。


大学本科毕业后,李苏在曲靖一家私营企业上班。为掩人耳目,李苏对外宣称只是一名普通员工。其实,李苏还是企业的股东。


在李云忠的很多有“好处费”的项目中,其子李苏都以其“代言人”的身份出面替其办理,包括协调一些项目。


为了既“安全”又快捷地敛财,李云忠左思右想,在昆明开了一个“金兰茶室”,为了显得“有档次”,又改名为“金兰会所”。而这间茶室就交给李苏打理。


可这间茶室太奇怪了,好多消费者都操着曲靖方言,而且茶叶价格奇高,一壶茶数百上千元,一饼茶数千上万元


实际上,在这家茶室里,一些钱财输送假借消费之名进行着;一些非法所得被转到了茶室账上,又被拿出来放贷给其他商人,利滚利。


把罪推到父亲头上的儿子


从立案到移送司法机关仅用时28天,李云忠被抓后,其子李苏在庭审中说:“我对父亲李云忠的一些问题,是主动交代出来的,对查处父亲的犯罪行为起到了关键作用,应该算有立功表现。”


有关受贿的款项,包括一些与老板之间的运作,李苏将责任推给了父亲李云忠,把账全部算到了父亲的头上。


他深知一再强调,自己只是民营企业的普通职工,也不是什么国家工作人员,没有那么大的权力和能力。至于那些招揽的工程项目,全是父亲与老板之间达成的协议,他并不知晓。包括公诉机关所指控的95万元,李苏当庭说,他只是代父亲收下这些钱,事后第二天也如数交给了父亲,他自己并没有用过里面的一分钱。


这样的儿子大概会让李云忠联想到自己的父母:“父母的一生甘于清贫、谨言慎行。父亲很少出门,我原以为他不善交际,后来我才知道是因为我的缘故。因为那些人(左邻右舍)老来叫我让你给他们办事。”


直到去世,父亲也没有叫李云忠去办过一件与其职务相关的事,哪怕是他本人还是亲戚都不例外。


父亲去世那几天,有朋友来看母亲,临走时给母亲留下2万元钱,平时感觉很“小气”的母亲,硬是盯住李云忠,叫他把钱还掉,并给她回了话才算了事。


后来的李云忠说:每每想到这些事,心里就会很难过——为什么我没学到父母亲的本事啊?

▲李云忠在狱中写悔过书


法院拍卖李云忠多套房产

60余万的名酒流拍


判决书生效后,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没收了李云忠的个人全部财产,并依法面向全国进行了公开拍卖。


从2016年至2018年,先后依法查封了李云忠以他人名义购买的昆明锦城官南小区假日湾苑、金岸春天小区以及曲靖坤城小区艺墅香醍内的多套房产,并依法对上述房产进行拍卖。


今年年初,临沧市中院对依法没收的酒一批、手机三部、迷你IPAD一部、翡翠把玩件四件、捷达车一辆委托评估并在“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面向全国公开拍卖。


经拍卖,涉案的手机三部、迷你IPAD一部、翡翠把玩件四件、捷达车一辆已成交并交付买受人。


法院没收的酒有茅台酒、五粮液等,评估价为60余万。通过两次拍卖及一次变卖,均因无人竞买而流拍。


-

来源:加油红河、春城晚报


点下面【阅读原文】❤

通海刘家坝炊锅节就要开始了!赏歌舞摘桃子捡菌子,商机无限哟…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