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器口的茶味时光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28 04:48:44


现在全国最网红的城市,应当是重庆了吧。而在重庆的网红打卡地中,除了洪岸洞,磁器口是当之无愧的一个。

 

原本以为只有周末才会爆满的磁器口,居然在平时也是人如潮涌。街面上各种吃食,各种招揽,不需要太夸张的动作,就自有人流拥围。小吃类也跟全国各地的各种古镇差不多,无非就是烤串、飞饼、各类水果沙冰、臭豆腐、牛肉干、兔头,具有磁器口特色的,就是各种口味的麻花,以及穿插在各个路口的毛血旺餐馆。再有就是各类旅游小镇都有的木梳店,民族风服装店,现开珍珠店,手串文玩店,其实和别的城市也没有太大差别。

 

主街太闹人太多太挤,一进去就想出来,呼吸都要很努力才能保持平衡。

 

以前人拥挤的范围也就到宝轮寺为止,但现在,宝轮寺这条横街也需要收腹侧身才能行走了。而我喜欢的古镇明明就该是沾满青苔的石板路,细细密密的小雨,屋檐下斜飞出一挂绿枝,稀疏的几个行人,清冽到有些冰冷的空气,以及,坐在自家门口纳鞋底的阿婆,最好,旁边还踡伏着一只睡觉的大黄狗啊。大概,这样的印像,还是来自于我在很多年前去过的中山古镇吧,也许,现在的中山古镇,也会变得如磁器口一样游人如梭了。

 

每次去磁器口,我都要去那家老店,挂着各色棉麻服饰,与外面正街上的大路货完全不同,她家的更有调性与特色,更像是设计师品牌。这一次,看中了一条黑色的麻质长袍,胸口是纯手工丝线刺绣,穿上身,觉得又大气又舒服。老板娘在剪吊牌时问我用的什么香水,很好闻。我说用的宝格丽。她说她也是用的宝格丽,她喜欢用男香,用的是碧蓝。我说我用的也是男香,是大吉岭茶。然后我们相视大笑,她说她觉得很好闻要去买我这一款。

 

店里的音乐一直是朴树的歌,这个时候响起了《清白之年》,我说那是我最喜欢的歌,她也笑,说那也是她最爱的歌。内心愉悦,有对过眼神的快乐。依依不舍的和老板娘告别,打算下次有更充裕的时间后,好好和这个老板娘聊聊天。我很喜欢她,她着装的风格,她的气质,她微笑的样子。我觉得,我们是同一类人。


 

朋友的民宿就在一家酸奶店旁的巷子里,她自已在墙上写了山河故人馆这几个字。我们走过寂静的小巷,来到她精心打造的观江平台上喝茶,坐在吊椅里,真是觉得人生幸福不过如此。喝一杯青花瓷的盖碗茶,吃小麻花,而朋友,则坐在旁边包韭菜饺子,说是免费给房客们吃,包好后放在冰箱里,他们想吃时就会自已去煮。她的民宿很有老上海的感觉,墙上色彩浓郁古典,喜欢的自会很喜欢。

 

聊着天,眺望嘉陵江,朋友的合伙人认真的修整着花草,种植着三角梅。吹着江风,我们闻着旁边盛开的黄桷兰发出的芳香,只觉得时光缓慢如诗。

 

嗯,这个样子,倒是我喜欢的磁器口的样子了。


 

后来,我和朋友又出来到一家背街的小茶室喝茶,上下楼,只有两个茶桌,一楼一个,调性也是蛮清雅自在的。好吧,我得承认吸引我前去的,是老板娘家的英国短毛猫,名叫大眼睛。看到人就开心得不行,翻地上打滚欢迎,肥叽叽的身体就像一个球。哪舍得离开呀。嗯。这个老板娘太有心机了。

 

朋友说,呆在这种地方久了后,更不想上班了。我所理解的就是,在这样三杯两盏淡茶的时间里,红尘中的烦扰与焦虑都被暂时抛开了,人们变得更加听从内心,对外界对内心的感知力又重新回归,我们变得更加原始,回复本真。

 

中国画喜欢留白,这当中体现了布局与智慧,以及,你的想像力。

 

我们的人生,也需要留白。

 

 

咖啡写于2018/5/24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