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古代女人不愿被退婚?后果居然这么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28 19:05:16

夜,无边的蔓延,无尽的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只有那一缕悠悠洒洒的月光,蔓延在这片大地上,投放下唯一的星辉。

  黑暗中,一女子正有些吃力地扶着墙壁站立起来,却最终还是有些体力不支地倒在地上。

  那女子鹅蛋大的巴掌小脸,眉不画而黛,唇不点自朱,风华绝代,肌肤凝脂如玉,卷翘得如同黑羽毛一般的睫毛在她的眼睑下投下微微的阴影,她有着一头墨黑色的头发,就如同海藻一般柔顺蜿蜒,攀爬在她的肌肤上,黑得发亮的颜色与她白皙的肌肤成了强烈的对比,妖娆而圣洁,她本穿着一身雪白色的雪纺纱裙,然而现在那裙子上却被血的鲜红所浸透。

  “为什么?”女子轻轻地开口,一双美眸有些悲哀地抬头望向对面,仔细一看,才发现她面前原来还有一个女人。

  那女人的容貌也是上乘,只可惜比起地上的女子还是逊色了不少。

  那女人退后了一步,朝女子冷笑了一声:“没有为什么,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吧!”

  女子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口,她心里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然后疲倦地闭上了双眼,遮住了满心的痛楚。

  就这样吧……这一生……也就这样了……

  她似乎感觉到那女人缓缓地靠近她,似乎在试探她是不是在装,也不怪那女人这么谨慎,毕竟她的身份特殊。

  女子眼前似乎闪过了许多回忆,和那女人的,温馨的痛苦的,但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如果有来世……

  女子的呼吸慢慢停止。

  面前是无尽的黑暗。

  粉红色柔软的床榻上,躺着一个妙龄少女,少女约莫不过豆蔻年华的模样,穿着一贴身的白色长裙,安静地躺在床上,就好像睡着了一样。

  但是仔细看上去,却发现少女的唇瓣苍白的不像话,美丽的脸蛋上也尽显苍白和虚弱,身体也泛着冰冷的温度。

  突然,门“吱呀”的一声打开了。

  两个小丫鬟走进了屋里,一个手上带着洗漱用具,一个手上带着擦洗工具。

  其中一个小丫鬟将脸盆放到了床边,用手绢沾了一些水,拧干以后再细心地给床上的少女擦拭着身体。

  “四小姐这身体是越来越冷了,不会,不会已经断气了吧?”丫鬟偶尔碰到少女身上冰冷的肌肤时,都会觉得有些不寒而栗,这温度就好像是在触摸着死尸一样。

  “呸呸呸,大吉大利!你可千万不要瞎说啊,大夫都说小姐还吊着一口气呢。”另外一个丫鬟一听,心里立马就觉得恐慌起来,连忙道。

  “可是大夫也说了,小姐要是再不醒过来的话,就真的要回天乏力了。”丫鬟说着,微微地叹了一口气。

  “哼,要我说,死了才好呢,这嫡出小姐这几年来蛮恨无理,可没少把我们这些丫鬟往死里整,现在更是被退亲了,要我说啊,这就是报应。”擦拭桌子的小丫鬟愤愤不平地道,虽然这个心思有些恶毒,但是不得不说,另外一个小丫鬟心里也觉得很是赞同。

  “行了,你就少说两句吧,小姐现在醒不醒得过来的过来还指不定呢,再说就是醒来了,这一退婚名声也是毁了,这后半辈子更是毁了,以后恐怕连我们这些丫鬟都比不上,也是够可怜的了。”小丫鬟不禁叹了一口气,感慨道。

  另外一个丫鬟听了,也点点头,这古代女子的名声大于天,就连他们这些小丫鬟,也不能让自己的名誉有什么损失,不然的话,就算送出府以后也是没有人愿意娶的。

  更别提是那些世家小姐了,一个一个的名声比命还要重要,那些公子哥提亲可都是要看对方的小姐才貌品学如何,但凡有刁蛮任性,粗鲁,善妒的名声的,日后都很难嫁出去。

  更别提像小姐这种被退了婚的,还是世家的嫡出小姐,恐怕这后半辈子都难以嫁出去了吧。

  这样一想,两个小丫鬟也不由得有些可怜床上的少女。

  “行了,行了,我们赶快走吧,看到小姐这幅样子,我都觉得有些寒颤。”等到丫鬟给江雪岚擦玩了身体后,连忙对着另外一个丫鬟道。

  另外一个丫鬟也赞同地点点头,两个人相携子离去,却没有发现身后躺在床上的那个人,手指微微地动了一动。

  少女感觉到自己的思想处于一片混沌当中,在一片虚无的地方游离,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周围都是一片浓稠的雾,她四处游荡着,就好像找不到边际一样。

  突然,有什么东西指引着她往一个方向走去,那就如同一只温暖的手掌牵着她的手,将她带到一个温暖的地方。

  疼,全身都好疼,浑身又好像跌入了冰窖一样,让人觉得冷得彻骨,就好像骨头都被冻僵了一样,每一滴血液也都好像是凝固了,那种无力嘶吼,也无力挣扎地虚弱感和疼痛感在她的身上叫嚣。

  渐渐的,她的脑海里出现了两股截然不同的记忆,一股是属于她自己的记忆,前世,她从出生就没有看过自己父母的模样,陪在她身边的只有她的亲生姐姐,那是她唯一的亲人。

  她们被送往了孤儿院,姐姐看上去性格懦弱,总是抢不过那些孩子,抢到的食物也少的可怜,却总是给她分的多一些,所以渐渐懂事的她,就发誓一定要保护好姐姐,保护好自己这个唯一的亲人。

  直到后来孤儿院里来了一批收养孩子的人,一批批残酷的筛选以后,她才终于认识到,那一群像恶魔一样的人是希望把她们培养成世界上最残酷的杀手一样的人物。

  但是同样的,却挂上了特工的名号,为一个隐形组织卖命,为了不让姐姐也落入他们的魔爪,她拼命地进行训练,靠着她本身就过人的智慧和天赋,她开始成为了最王牌的特工,最顶级的杀手。

  直到后来,她的名头已经让所有的杀手为之震撼,她成了当之无愧的第一,也成了很多组织悬赏的最最重要级人物。

  而这个世界上能杀死她的人只有一个,就是她唯一的亲人,她的亲生姐姐。

  对她来说,在她还在襁褓中的时候,姐姐给了她一条命,那她这条命,如果姐姐要的话,她肯定不会拒绝,就当是偿还给她当年的恩情了。

  只是没有想到,姐姐就会亲手把那把匕首插进她的胸口。

  那一刀斩断了她们的姐妹情,也斩断了她几十年的逃亡生活,从那时候起,她就已经不欠任何人了,甚至她在心里觉得有些解脱了,因为终于摆脱了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

  她想,如果还能重来一世的话,她希望可以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不再卷入任何纷争里面,也不欠任何人,潇洒自在地过完自己的一生。

  而另一股记忆是不属于她的记忆,这里是天越王朝,是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架空时代,而记忆中的是个小女孩,是当今丞相府的嫡出二小姐,江雪岚,15岁。

  因为从小父母的娇溺宠爱,再加上有心人的巴结讨好,就让原主养成了刁蛮任性的性格,原主不仅刁蛮任性,而且胸大无脑,明明作为名门闺秀,却是琴棋书画样样不通,大字不识一个。

  加上有心人的推波助澜,煽风点火,于是这草包无言的名声也就越传越远。

  江雪岚有一个从小定亲的未婚夫,是庆阳侯府的世子上官宇,风度翩翩的俊美美少年一个,江雪岚从小就对他爱慕不已。

  但是就在昨日,得知那位世子过来退亲的消息以后,前去挽回却还是改不了被退婚的事实,伤心之于跑到莲花池偷偷哭泣,到最后却似乎被别人推了下去,又因为抢救不及时,所以溺水身亡。

  当自己接收到这段回忆的时候,她感觉这段回忆就好像是自己亲身经历过一样,心里的疼痛,酸涩她都能够明显的感觉到。

  记忆慢慢回笼,她意识到,昨天自己看到的,就是这女孩。

  她似乎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在自己的耳边轻声呢喃说,求你,代替我,好好活下去,不要辜负我父母!

  那种发自灵魂的悲切的共鸣,那种发自内心的强烈祈求,让她的思想灵魂感觉到一颤,让她忍不住点了点头,轻声地对那个声音回应道,好的,我答应你。

  顿时那声音便直接消失不见了。

  床上少女睫毛微微地颤了一颤,就好像展翅的黑蝴蝶一样,美丽,娇弱,慢慢地,少女抬起沉重的眼皮,陡然间射进她瞳孔里的光芒让她的瞳孔不自觉地一缩,反射性地闭上眼睛,等到慢慢地适应光芒以后,才缓缓地张开眼皮。

  入眼的,是古色古香的雪纺色的床帐,垂钓下了一串串莹润的珍珠,而身上盖着的是丝质的被子,这似乎像是一个古代闺阁女子的闺房,但是却让她觉得很熟悉。

  她觉得头有点晕眩,此刻身体传来的虚弱和疼痛更加的明显,她还是强硬地支起了身子,看了一眼陌生又熟悉的环境。

  她微微的的抬起了自己的胳膊这才发现这双手歌前世那那双布满老茧的完全不一样,她真的重生了!

  而这个少女,叫做江雪岚。

  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在昏迷时,听到的那声女孩的祈求,可能就是原主对她的诉求,而且她已经答应过她了,她会代替她,好好地活下去。

  而这一次,也许也是上天可怜她,没有所谓的杀手生活,她有一个圆满的家庭,她也可以过属于自己的,想要的自由的生活。

  想着,江雪岚不由得微微勾起嘴角,露出一抹岁月静好的笑容。

  江雪岚因为体力不支,在迷迷糊糊中,又睡过去了,后来江雪岚似乎听到了门被打开的声音,可能是由于特工天生的警惕性还在,这让她有些朦胧地睁开了眼睛。

  进来的还是昨天的那个小丫鬟,因为每天都要给江雪岚擦拭一遍身子,所以她今天又带着洗漱工具进来了。

  小丫鬟本来想像往常一样给江雪岚擦拭身子的,但是没想到,当她进来的时候,却发现床上本该一直闭着眼睛的少女,突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虽然她的神色间很是虚弱和疲惫,但是当她睁开眼的那一刹那,小丫鬟却感觉到了一股清冷的寒意从她的瞳孔里迸发出来,这是属于来自本能的一种警惕性。

  当目光瞥到小丫鬟的身影以后,江雪岚眼里冰冷的警惕,才慢慢地缓和下来,虽然只不过是一刹那的眼神,但是还是让小丫鬟在那一瞬间感到不寒而栗。

  等到小丫鬟反应过来的时候,再看到江雪岚那幅娇柔虚弱的样子,在心里暗暗地怀疑,刚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不过很快那怪异的感觉便被喜悦冲淡了,“老爷,小姐醒了!”

  那丫鬟说着,就连忙风风火火地跑了出去,而那丫鬟自然也没有忘记要照顾江雪岚,出去时向几个丫鬟吩咐了一声,不一会儿,就有几个小丫鬟进到房间里来照顾她。

  江雪岚身体虚弱地靠在身后的软枕上,因为是从昏迷中刚刚苏醒,所以身体的沉重感和晕眩感并没有减退多少,只能勉强支撑着她的动作而已。

  没过一会儿,门口进来了几个人,领头的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他谦虚恭敬地半躬着身子,手上提着一个分量不轻的檀木箱子,自他进门以后,便有隐隐约约的药香萦绕在这个房间里。

  而他的身后跟着一个温婉美丽的美妇人,那妇人看起来30出头的样子,一身娟纱金丝绣花长裙看上去端庄高贵,头发梳成好看的交心髻,发髻上别着一根银镀金嵌宝蝴蝶簪,打扮的高贵却不张扬,妇人眉目精致如画,风韵犹存,我见犹怜,特别是她眉宇间尽是岁月沉淀的成熟和温婉气质,让人不由得微微侧目。

  而这个人,并不是别人,就是原主的亲生母亲,秦婉柔。

  在原主的印象中,自己的母亲向来是一位温婉大方高雅的女人,骨子里却很护短,对待原主也是非常的宠溺和爱护,所以也才造成了原主如今娇纵的性格。

  “岚儿,岚儿,让娘亲好好看看,醒了,总算是醒了,真是吓死娘亲了。”秦婉柔一看到床塌上躺着的虚弱的少女,整个人眼前一阵恍惚,眼泪就如同掉了线的珍珠一样一颗一颗地往下掉,让人不禁动容。

  她整个人飞快地坐在床塌的一边,充满担忧的眼神扫视了江雪岚一圈,这么多天了,她的岚儿已经昏迷了这么多天了,连大夫都说她可能撑不下去。

  这几天她食不能安,寝不能寐,天天就盼着自己的宝贝女儿能醒过来,现在好了,总算是醒了。

  “娘亲。”看到眼前这个温婉的妇人对她眼里毫不掩饰的担心,以及那温暖担忧后怕的神色,这种真挚的母女情让江雪岚看的心中一怔,忍不住轻声地呼唤道。

  “你知不知道你这几天吓死娘亲了,你这几天昏迷不醒,连大夫都说你差点要醒不过来了,你知道娘亲听到了这个消息有多么难过吗,你真是个傻孩子?”秦婉柔说着,就忍不住怅然泪下。

  江雪岚心里听的一阵恍惚,这是她的母亲啊,是她重来一世最重要的亲人之一。

  前世的她从来没有体会到什么是真正的母爱,她一直不屑也不在乎那种东西,现在想想,只不过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得到过,所以才会淡化了对这份感情的奢望。

  当她看到眼前这个妇人眼里真挚的感情时,江雪岚有一时的恍惚和沦陷,她是真的贪恋着这份真挚的情感,她也能感觉到自己从内心渴望着这份情感。

  既然上天让她重来一世,并且赐给了她那么可贵的亲情,她一定会好好地把握住这份亲情,好好地守护住眼前的这个女人,守护住眼前的温暖。

  “夫人,还是先让我给小姐把把脉吧。”一直站在旁边的郎中忍不住开口道。

  丞相府内大厅——

  主位上坐着一个身穿华服的男子,男子不过弱冠年龄,身穿一身深蓝色华服长袍,腰身上别着一枚象征着身份代表,价值不斐的玉佩,男子五官英俊,举手投足既彬彬有礼又不失大家风范,一头青丝由玉冠束定,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一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男子正是是庆阳侯府的世子,上官宇,也是和丞相府嫡出四小姐从小定亲的人。

  男子的手上把玩着一个玉佩,正是当年两家定亲时交换的信物,庆阳侯府的侯府夫人和丞相夫人小时候便是莫逆之交,约定以后生下来的孩子要定亲家,刚好后来双方生下来的是一男一女,所以并因此结了娃娃亲。

  只不过近几年,和他定亲的丞相府嫡出二小姐却是个丑颜无能的草包,十四五岁了,琴棋书画还样样不通,甚至听说性格更是刁蛮任性,蛮不讲理。

  这样的一个女子,怎么能成为庆阳侯府的少夫人,更因为背上了这桩婚约,让他被不少的世家公子所嘲笑讽刺,想他堂堂的庆阳侯府世子,怎么会娶这样的女子进门。

  丞相江昊天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一言不发,但是脸色却阴沉的难看,江昊天虽然已经40有余,但是五官依然英俊成熟,可以看得出年轻时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美男子。

  “江伯父,我今天来的意思,想必您也清楚,这是当年两家定亲时交换的玉佩,今日特来归还给江伯父。”上官宇好脾气地将玉佩拿出来,放到一边的茶几上。

  “世子爷这是何意?”虽然已经猜到了上官宇来的目的,但是江昊天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愤怒。

  “客套的话我也不多说,总之,当年不过是双方父母的一时起兴而已,不能当做什么,我也不想耽误了贵府小姐。”上官宇冠冕堂皇地说着,眼里一派理所当然。

  “荒唐!”江昊天“砰”的一声将旁边的茶水翻倒在地上,强忍着愤怒道:“当初两家也算是交换了生辰八字,定下了这门娃娃亲,今天岂是你说反悔就反悔的。”

  看到江昊天这幅愤怒的样子,上官宇的神色不变,依旧彬彬有礼,继续道:“江伯父也知道贵府小姐的德性,贵府嫡出小姐德行不佳,如何配当我庆阳侯府的世子妃,如果真的娶了贵府嫡出小姐进门,岂不是被天下人耻笑。”

  上官宇说着,底气更足了一些,语气也更冷硬了一些,眼里也带了丝轻蔑。

  “你你你!”看到上官宇如此贬低自己宠爱的女儿,江昊天觉得心里更加的气愤,自己的女儿,可是自己捧在心尖上的,怎么能够容忍别人这么侮辱她。

  “你可知世家小姐被退婚了,是多大的耻辱,未来的话,也不会有好夫家上门的,你这么做,可是毁了我女儿的一生啊!”江昊天气的浑身发抖,这门婚事当初之所以能定下来,还是那位侯府夫人的一力撺掇成的。

  如今不仅当众污蔑他的女儿,还想退婚就退婚,究竟有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上官宇也自知女儿家的名声重要,但是就那个草包小姐,已经是臭名远扬了,就算没有他退婚,也不会有人上门提亲的。

  这样想着,上官宇的心里也坦然了一些,但是还是郑重地对江昊天承诺道:“我自知对贵族小姐的名誉会有损伤,所以特别备了薄礼,算是对嫡小姐的歉意和补偿,若江伯父心里还是有怨,尽可以打我骂我,晚辈绝不还手。”

  看到上官宇这样一幅文质彬彬的样子,倒搞得他像个是强凌弱的小人一样,江昊天狠狠地锤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叹了一口气。

  他虽然心里愤怒,但是不是不明理的人,知道自己女儿的那个样子,确实配不上当侯府的世子妃,而且,高门大院,世子也不待见自己的女儿,就算将来嫁过去了,也必定不会幸福美满。

  想到这一点,江昊天有些无奈地闭上了眼睛。

  “罢了,罢了,是小女和你无缘,今天你既然来退婚了,那我们两家的交情也就到此为止了,世子爷留下那定亲的玉佩,带着你的东西走吧。”江昊天不愿意再看上官宇,疲惫地说完这一句话以后,就转过身,背对着上官宇,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他知道上官宇也是一个不错的男人,但是自己的宝贝女儿自己肯定要护短,他绝对不会拿自己女儿的幸福来争一时之气的。

  看到江昊天这样,上官宇眼里不禁闪过了一丝犹豫,到底是涉及了两家的交情,不容得马虎。

  房间内。

  秦婉柔这时才反应过来,光顾着看自己的女儿了,都还没有让大夫给她的女儿看诊,于是连忙道:“大夫说的是,都怪我太高兴了,大夫快来给我的女儿瞧瞧,看看她的身体还有没有什么大碍。”

  秦婉柔说着,稍稍移开了一边,只是双手却还紧紧地攥着江雪岚略微冰凉的另一只小手。

  大夫给江雪岚把了脉,问了情况,确定并没有什么大碍以后,秦婉柔这一颗心才算是测彻底放下,松了一口气以后就让大夫下去抓药了。

  但是却仍然紧紧地攥住江雪岚的小手不松手,感受到江雪岚手的冰凉,秦婉柔握着江雪岚的小手在自己的手心里搓了搓。

  等到大夫离开以后,秦婉柔才语重心长地道:“岚儿,娘亲知道你喜欢上官世子,但是你也不能为此把命搭上啊,你可知道,当听到你落水的消息以后娘亲有多么担心吗,你可真的是吓死为娘了。”

  秦婉柔说着,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但是心里还是觉得有些后怕。

  “对不起,娘。”江雪岚有些歉意地望向秦婉柔,这么好的亲人,她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娘亲,爹爹呢?”江雪岚想了想,虚弱地开口询问道,毕竟原主的父亲也对她非常的宠溺,凡事都为她着想,就连这次退婚的事情原主的父亲也是有考量的,都是希望不让她受委屈。

  这些年来,江雪岚越发的娇纵,一直将父母的爱和宠溺视为理所当然的,从而只会一直的索取,却不懂得回报,更加为了一个素不相识的未婚夫伤害了自己父亲的心,无论如何,江雪岚都差江昊天一个道歉。

  “不要给我提他了,他这次同意退婚,让你失了名誉,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我是绝对不会原谅他的,岚儿,你放心,娘亲和夏侯夫人还是有些交情的,娘亲一定会帮你再去争取争取……”秦婉柔的话还没有说完,却看见江雪岚的眉微微一蹙,对着她无言地摇了摇头。

  秦婉柔只好停止了讲话,看着江雪岚,示意她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江雪岚真心的在心里感叹,秦婉柔对江雪岚真是好的没话说,她也了解这个古代的社会,女子被退亲那是一件奇耻大辱的事情,而且有损女儿家的闺名,这关系到每个闺阁女子的名声,也关系到将来的婚嫁情况。

  如果是被休弃未出阁小姐,就相当于是被打入了冷宫,从此再无翻身之地,也怪不得秦婉柔不得不为江雪岚着想。

  但是退亲的那一方怎么可能会同意收回退亲呢,江雪岚也知道这是天方夜谭,但是秦婉柔还是对她做出了这种承诺,而且看秦婉柔的态度并不像是敷衍安慰。

  说不定,秦婉柔是真的愿意付出巨大的代价,也要卑躬屈膝地去祈求一下,她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母亲做出这么屈辱的事情呢,这会让别人怎么看待她的母亲。

  如果是原主的话还不会考虑那么多,甚至不会考虑到她母亲的名声,但是她已经不是以前的江雪岚了,她对于那个所谓的上官世子没有丝毫的兴趣,而眼前的这个人,才是她要守护和保护的人。

  “娘亲,不用了,”江雪岚轻轻地摇了摇头,眼里满是释然和平淡,没有秦婉柔想象中的激动和迫不及待,相反的,江雪岚的眼里一片平静,这让秦婉柔觉得很诧异。

  自己的女儿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还没有等秦婉柔说什么的时候,江雪岚继续道:“娘亲,我自从这次落水以后,在昏迷中想了很多,也想到了以前的很多事情,女儿也幡然醒悟,事情也看得透彻了,这些年来,上官世子竟然不喜欢我,我这样凑上去也不过是自讨没趣,就算日后嫁给了上官世子,女儿也不会有幸福的,所以世子爷退婚,对我来说,未必不是好事。”

  听到江雪岚的这番话,秦婉柔的眼里先是闪过诧异的神色,然后再静静打量自己女儿,对自己的女儿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惊异不已。

  秦婉柔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女儿,她突然之间觉得有些恍惚,自己的女儿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从前眉宇间的浮躁和娇纵都没有了,沉淀下来的只有平静和淡然。

  难道,真的是因为这一次落水昏迷,反而让自己的女儿变得透彻了,不再像以前那样刁蛮无知了。

  “岚儿,你是真的想清楚了吗?”秦婉柔还是有些惊疑不定,但是心里更多的是喜悦和期待,如果岚儿真的能认识到这一层关系,这才是对岚儿真正的幸福啊。

  江雪岚轻轻地点点头,虚弱的小脸上浮现出一抹释然的笑意。

  秦婉柔看到江雪岚的这个笑容,也算是彻底地放下心来,忍不住欣慰地道:“好,好不愧是我的女儿,只要你自己能够看得清,这比什么都好,岚儿说的对,上官世子才配不上我的岚儿,我的岚儿值得更好的男人。”

  江雪岚听到秦婉柔明显护短的话,眼里闪过一抹失笑,她的娘亲虽然是一个温婉大方的女子,但是这护短的性格却一直都那么明显,看上去实在是可爱地打紧。

  “对了,那娘亲,爹爹呢?”江雪岚出声问道。

  这一回,秦婉柔的表情没明显没有像刚才那么排斥了,但是眼里还是想过一丝别扭的情绪,轻声地回答江雪岚道:“他估计正在门口偷听着,不敢进来呢,也是,他怕你因为退婚的事情而讨厌他,所以一直都不敢露面。”

  江雪岚哑然失笑,她还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有那么一幅妻管严,女儿控的模样,想到自己平常威严庄重的父亲现在就站在门口偷听,江雪岚就觉得这幅画面实在是有趣的很。

  江雪岚想象着,忍不住笑出了声,在外面偷听妻子女儿长话家常的某个男人在听到两个人谈论他,并且笑出声以后,眼里闪过一丝抑郁和不自在的尴尬。

  江昊天想,他这不都是害怕自己的女儿讨厌自己吗,早知道自己的女儿会为了这种事情跳湖的话,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同意退婚啊。

  不过也算是因祸得福,听女儿的话,想必已经是想通了。

  江昊天的眼里不由得闪过一抹欣慰,想通了就好,想通了就好,江昊天这样想着,还是忍不住想走进去看一下女儿的情况。

  江昊天想着就这么做了,当他看到虚弱地躺在床塌上,嘴角挂着虚弱淡然微笑的女儿,顿时觉得心里一抽,他的宝贝女儿一向是娇宠着长大的,哪像现在这么虚弱过,都是他不好,才害自己的女儿受了委屈。

  江昊天自顾自地将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身上,然后连忙心疼地走上去嘘寒问暖道:“岚儿,怎么样,身体还疼不疼,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跟爹爹讲。”

  秦婉柔看到江昊天的时候,明显神情有些冷淡,也不愿意搭理江昊天。

  江昊天看到秦婉柔的反应时,眼里也闪过一抹失落和担忧。

  这让江昊天一边在担心女儿的身体时,一边又在担心自己的性福,看这样子,自己的小娇妻,肯定是生他的气了,也不知道,这以后得多久才能进小娇妻的房啊。

  “爹爹,我没事了,”江雪岚虚弱地摇了摇头,这幅身体如今除了体力不支以外,几乎没有别的什么疼痛。

  江雪岚看了一眼两个人,眼里闪过一丝幽暗的光芒,随机郑重地对两个人道:“从前是岚儿不董事,从小到大,做了很多的错事,也让爹爹和娘亲为我操碎了心,如今岚儿经历了劫后重生,对过去的所作所为感到愧疚不已,还希望爹爹和娘亲能够原谅我。”

  听到江雪岚这样的一番话,夫妻两个面面相觑,眼里既是震惊又是喜悦。

  为人父母的,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都是优秀的呢,看着自己的女儿这几年名声败落,没有人比他们更加心急了。

  如今因祸得福,让女儿懂事了起来,这让夫妻俩心里激动得无以言喻。

  “岚儿,我的好孩子,你总算是长大了,说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只要你日后能够过的幸福快乐,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了。”秦婉柔擦拭了一下眼角有些激动的泪水,哽咽地道,江昊天的眼里也是一片欣慰。

  看着眼前两个一辈子都在为她着想的父母,江雪岚的心里划过一抹温暖。

  她从不信天,不信神,但是这一刻,她却在心里感谢神灵,让她拥有了爱她的亲人。

  江雪岚就这么在床上休养了几天,父亲母亲时常来看望一下,经过几天的修养,她的身体倒是慢慢好了很多。

  门“吱呀”一声被打开,走进来两个梳着双丫髻,手上各端着托盘的丫鬟。

  一绿一粉,一前一后走了进来,记忆中,这两个丫鬟是她身边的一等丫鬟。

  两个都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江雪岚看到她们微怔了怔,眼睛闪了闪,随即便垂下眼眸。

  丫鬟么……

  想起自己还是“孤魂野鬼”的时候看到的,江雪岚眼睛深处闪过了一丝冷意。

  一身绿裙的丫鬟名叫采青,看上去身量娇小,一张小脸清秀可爱,眼睛大大的看起来很是讨喜,最重要的是那双眼睛十分纯粹,不含任何杂质,单纯地让人不由心生好感。

  而身穿粉裙的丫鬟名叫采月,看上去却八面玲珑许多,面若桃花,粉面丹唇,身体也发育得凹凸有致,行走间带着一股媚态和骄傲,头上别着几朵鎏金的花簪,看上去打扮的倒是很俏丽。

  “小姐,奴婢已经把早膳准备好了,准备的可是小姐最喜欢的芙蓉糕。”采月带着一张讨好的笑容,笑盈盈地来到江雪岚的床边。

  江雪岚看着眼前八面玲珑的采月,眼里闪过一丝诡异莫测的光芒,她记得当初来通知她那位世子过来退婚的就是这个丫鬟,前厅里的事情,她一个丫鬟怎么知道。

  而且还特意来通知她,甚至在她跑出去的时候也没有尽力阻拦她。

  “你有心了,将糕点放在那儿,有采青服侍我就够了。”江雪岚神色不变,启唇淡淡地吩咐道。

  但她说的这句话却让采月心里感到微微震惊,往常都是她来伺候这位小姐用膳的,怎么今天却想让采青来。

  “小姐,奴婢担心采青愚笨,恐怕伺候不了小姐,还是要奴婢亲手来的好。”采月刚开始的震惊只是一下,但瞬间又恢复灿烂的笑容,笑道。

  “采月,是不是我平常太宠你了,以至于让你忘了自己的身份。”江雪岚淡淡地出声警告道。

  虽然江雪岚的语气很平淡,但是话里的寒意却很明显,这让采月不自觉地感到全身一颤。

  她张了张口,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       未完待续    ~~~~~


☆未删节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长按识别二维码抢先看!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