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梳子价格联盟

旅行日记(3)

红叶书眉2018-05-15 16:59:23

2018.1.26 北京
1、
这两天外出基本是坐地铁,酒店旁边就有个地铁站。

订个靠近地铁站的酒店很重要。


看看地铁线路图上的站名,发现北京的门特别多。
复兴门、天安门西、天安门东、建国门、西直门、东直门、阜成门、宣武门、和平门、前 门、崇文门,朝阳门、安定门、西红门、北宫门、建德门、安贞门 、大红门……

古往今来,多少人觊觎着龙椅和后宫里成群的女人?乱臣贼子们一定很多,所以才需要重重的门,层层的把守。
这全天下最没有安全感的人,非皇帝莫属。


可惜老北京的城墙早已经拆了。

如果每个城门口派两个穿古代武将衣服的人把守着,最好装扮成关羽张飞的模样,“请投币”,这比写着“收费处”更讨喜。

相信很多人会很乐意投钱。


2、

北京的地铁站入口,也很有意思,大多数造型古朴,藏身于周围低矮的破房子(古迹)之中,像我们这些从蛮夷之地来旅游的人,很难发现它,往往以为这是座公厕的入口。


今天的目标是雍和宫,孔庙和国子监。

从雍和宫地铁站出来,灰扑扑的围墙,窄小的巷子。

放眼周围,全是低矮破旧的房子,我们搭错车,穿越回古代了?

巷子里,有两只悠闲散步的鸭子。
这就是雍正帝曾经住过的地方?
老D说,没有错,你嫌人家房子丑,这可是宝贝呢,苍蝇似的飞来北京,不就是为了看这些老房子吗?

从巷子走出,左拐,看见一个牌子,上书“京兆尹”。
京兆尹,北京市长吗?
其实是个饭店,大众点评上说人均消费接近五百九。
这么贵,市长级别的人才敢去吃吧?
老D:胡说,村长就敢横着进去了。

3、
游览雍和宫。
雍和宫没什么可说的,毕竟我们又不拜佛,连赠香都没去取。
就是东看看,西看看,拍点照片回家发个朋友圈,算见识过了。
依然是一进又一进的房子,如同一座缩小版的故宫。
万福阁那尊高达18米的白檀木大佛,真的很大。
嗯,还有用布遮住的欢喜佛......


4、
草草看完雍和宫,又奔向不远处的孔庙。

来北京的火车上,老D就说了,这次一定要去拜拜孔子,祖师爷赏了一口饭吃。
到了孔庙门前,一看票价30元,他就犹豫了,嘴里嘀咕“这么贵啊!”。
我赶紧掏钱去买票,以免他打退堂鼓。
售票窗口里的小姐姐很年轻,头发梳得很古典。
拿到票,我招呼儿子过来:你快来看看,这位小姐姐,头发梳得好漂亮,哦,人也漂亮。
进了孔庙,老D说:“你扔下那句话就走了,都没看到卖票姑娘笑得多么开心。”
我说:“我就是哄她开心的。”
因为她告诉我,两个孩子不用买票。


走进先师门,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碑林,金榜题名的进士,可以在碑上刻下名字。

据说,刻着元、明、清三朝五万多名进士的姓名、藉贯、出身和排名。

这三朝时期的很多名人,都碑上有名,如明代名相张居正,名将于谦,清代的刘墉,纪晓岚,以至新中国的人大副委员长沈钧儒都可以在碑林中找到。

可惜大多字迹模糊,想找到上面那几个认识的人名,很难。


最寒酸的是“末科进士”,当时清政府已经没有钱负担这项支出,未能为新科进士立碑刻字。
新科进士们只好自己凑钱刻碑。

怪不得清政府要倒台,连为进士立碑的钱都没有。

这些中了进士的人,那可是国家最优秀的人才啊。

有钱为太后修颐和园,没钱为进士立碑。

清政府捉襟见肘的财政,民生凋敝,也预兆着晚清气数已尽。


孔庙里有很多古柏。

游人比树还多。

一波又一波旅游团进来,举着个小旗子。

我们一直往前走,直到大成殿。
看到殿前的“万世师表”,想起孔子主张因材施教,有教无类……
心中有愧。


殿前有棵柏树,偶然听到一个导游的解说:大成殿前的这棵古树,据说七百岁了,名字叫“除奸柏”。

传说奸臣站在树下,会有树枝莫名其妙断裂,落下来专砸坏人。


本来只是棵苍老的树,有了来历,就不平凡了。

孔子说,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我们傻乎乎的在树下比剪刀手,留个影。

就连不爱照相的老D也说,我得和这棵老树照张相。你看,树上连片树叶子也没飘下来。

我答:一定是奸人太多,树叶不够用。

大成殿里,只有牌位,没有我想像中的孔子画像或塑像,牌位上书“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神位”。
我悄悄催促老D:“怎么还不跪拜孔圣人?”
他说:“心里拜了……孔子不喜欢人们跪他。”
他又回头对孩子说:“赶紧拜一下孔子。因为他,你们才有机会念书识字。”
国宝学我站着拜了几下。
女儿学着哥哥的样子,胡乱拜了两下,笑嘻嘻说:“啊,孔子,我们不熟。”


5、
参观完孔子庙,右转就去了隔壁的国子监,不用另外买票。
走路时间太长,人累了,所以没注意看什么。
只记得皇帝讲学的辟雍宫,环绕着一圈的水,已经冻上了。
能看到水底下还有成群的金鱼。
老D说金鱼都冻死了,真可怜。

我说:没有死呢,它们还在冰下慢慢的游。

果然冰面下还是活水,仔细看时,金鱼在缓慢的游动。
两个孩子被金鱼所吸引,精神为之一振,这比看古迹有趣多了。


6、
参观了国子监,累的人仰马翻,直接打车去找饭吃。
司机开导航,帮我们找附近的四季民福烤鸭店。
听说四季民福的烤鸭,比全聚德还好吃。
有一种好吃,是看得到的好吃。


首先,进门上楼,梯子旁边就是烤炉,负责烤鸭子的师傅,往里面扔木柴。、一只只肥鸭子,当着你的面烤到焦黄酥脆,如果你愿意一直看着的话。
想起《西游降魔》,高老庄里的那个烤炉,烤炉里倒挂着的一头头烤猪。


然后,烤好的鸭子用车子推到客人面前,师傅现场表演,把一只冒着热气流着肥油透着香气的鸭子,手法娴熟的皮片切肉,摆放得像艺术品,端到餐桌上。
首都的吃文化,果然是博大精深,令人叹为观止。

我要收回自己一直以来,对鸭子的鄙视。


两个孩子在旁边看得入迷了。
我为了表达敬佩之意,说:儿子,你看看人家大厨的手艺,太厉害了!你以后读书不成,就去当厨师好了。

说完,我立刻掩嘴,知道又失言了。
望向老D,他也是一脸尴尬:“你,你这么说话,被人打了我也不能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