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梳子价格联盟

吓人基本靠音效,结果全因迷幻药,国产恐怖片如何摆脱当今怪圈?

第一影视前沿2018-05-15 15:29:53



提起恐怖片,每个国家和地区的作品都自成一派、各具特色,比如欧美经常展现暴力血腥镜头,擅长表现人性的复杂;日本擅长气氛烘托,女鬼总有一股子“见人就杀”的劲头;泰国爱搞东洋邪术那一套,讲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而国产恐怖片则常用音效、布景吓人,什么牛鬼蛇神到头来都是精神病的幻觉而已。

 



近几年,国产恐怖片似乎都陷入了一种怪圈,有网友还特意对此写了一个顺口溜,蛮生动形象的——枯藤老树和野草,月光古宅有地窖,主角总是睡不着,深更半夜爱洗澡,镜子梳子和剪刀,萝莉没事就尖叫,黑发女鬼白衣飘,吓人基本靠音效,最后全是迷幻药……

 


其实,我们的恐怖片也有“辉煌”的时候,当年林正英的僵尸片可是风靡一时,而那部几乎成为每个90后童年阴影的《僵尸先生》就是香港僵尸片的开山鼻祖。老爷子一字横眉、身手敏捷,旁边总是有两个小徒弟,一个帅帅的,一个傻傻的,而那个傻傻的则承担了影片的多半笑料。

 


小时候那会看林正英的僵尸片光顾着害怕了,但现在仔细一回味,就可以发现其中融入了很多我们本民族的东西——红绳、糯米、冥婚、送葬、茅山道士、湘西赶尸、八卦镜、黄纸符、桃木剑……这些都是很有民间渊源的,如果说驱魔类的恐怖片是欧美文化下的标志性产物,那么当时的香港僵尸片则可以说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了。

 


相信每个观众小时候都会从长辈那里听到过些灵异的鬼故事,这是我们共同文化背景下的特有产物,在生活中取材,仿佛近在咫尺,即使听得毛骨悚然,却总能引起我们继续听下去的欲望,这或许也是林正英的僵尸片之所以会如此受欢迎的原因。

 


然而,现在的国产恐怖片很少能契合文化、民俗上的“恐怖”,很难抓住人们内心的薄弱点,恐怖效果自然也就大打折扣。虽然现在国内电影市场对于恐怖类型片存在制度与需求上的矛盾,但挖掘文化上的那些惊悚元素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再者说,真正的恐怖不一定有鬼,关键还是要营造出一种心理上的恐怖气氛。这点可以学习下国外的那些作品,比如去年颇受好评的西班牙恐怖片《看不见的客人》,它全程没有任何灵异事件,让观众真正感到害怕的是故事的未知走向和人性的恶。

 


所以,国产恐怖片的关键还是在于剧本,一个经得起推敲的剧本显然比音效、布景等浅层次的东西更令观众满意,此外还要注重民族元素的融入,从观众最为熟悉的场景和角度切入。但要想真正摆脱当今的怪圈,估计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