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化美人吧,小狐狸.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08 01:25:37


十人说


中国最优秀的故事合作社区


十人故事



(Tips:文章建议阅读10~15mins)



文 | 木樨雪



十人说


“小狐狸,你快些修行,化个美人,嫁我为妻吧。”男人一双眼里带了醉意,嘴角含笑。他转身,扶住墓碑,话语忽的带了无尽悲凉:“化成她的模样,嫁我为妻吧。”他不知道,一旁的小狐狸清澈的眼里,全是他寂寥的身影。


文 | 陆小六 


十人说




后来,小狐狸为了读懂他眼中的神情,夜以继日的修炼,险些走火入魔。


它废寝忘食,只记得那坟前的桃树开了又败百次又百次,等它勉强能变人形,通人性时,它已狼狈不堪。浑身的毛脏兮兮的。


它变成人形跳进潭中,水中雾气很大,伸手都看不见五指。无意识的向前游着,却触手一片滑嫩。突然,它的手被拽住,连带着身体也被拽了过去。


一双戏虐的桃花眼撞进了懵懂的眼中……


文 | 我妻由乃 



眼前人温润的眸子早已在小狐狸心里刻下不可磨灭的印记,只是眼神不再像记忆中那般满含化不尽的的悲凉与爱恋。


“哪里来的小丫头,溺水了竟也不挣扎。”那声音语调微微上扬,带着几分笑意。


小狐狸盯着眼前面目含笑的男子,啊啊叫了起来,未曾想化成人形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自己苦苦修炼为的报恩的恩人,一时间激动的躺倒在地上,想露出自己软软的肚皮以示友好。


可是小狐狸忘了,它现在已经变成“人”了。


那男子轻声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丫头怎还如此粘人。”


说罢,伸出双手摸了摸小狐狸的额头,起身要走。


小狐狸急的不行,怎奈何还未完完全全学会人话,只能低低的呜咽起来,两臂自发的粘上都男子的双腿。


男子无奈,他低头轻声问道:“小丫头,你家住哪处,我送你回家。”


小狐狸急忙摇头,只是睁大双眼,想用自己的法力迷惑他,让他先把自己带回家再说。


可小狐狸才刚刚化为人形,能维持多久人形还是未知数,又哪里来的多余的法力迷惑他人。


男子看着小狐狸水汪汪的大眼睛,心里萌化了,却面不改色,装作难为道:“你想跟着我?”


小狐狸忙不迭点头,张开双臂向男子怀里跳去。


男子摇了摇头,怀抱着小狐狸,往山上的小屋走去。

那男子本是京城富家少爷,却不幸家道中落,落得落魄下场,本想努力读书,考取个秀才可以教书,却落榜三次,便来到山林深处,静心精修。


小桥流水,鸟啼莺鸣,桃树落花,又是一年,书生的院里不再只孤单一人。


小狐狸不知书生经历了什么,只是觉得他身上的气息比以往更加沉寂,即便是他表面常常温温柔柔的笑,但是他并不开心。


小狐狸不知道怎样哄一个人开心,于是她就去抓山鸡野兔,偷偷放在书生门前,又假装不知情,惊喜的吃着书生的烤兔肉烧鸡腿。


这天小狐狸变成小狐狸去抓野鸡,它叼着鸡脖子就往院里跑,怎料下山去选购书籍的书生提前回了家,小狐狸眨吧眨巴眼,狐狸毛炸起来,惊的心里一阵发虚。


书生眯眯笑,蹲下身子摸摸小狐狸的毛,问道:“小狐狸,这些天的野味都是你送来的吗?”


小狐狸点点头,放下野鸡转头就想走,被不想被抓住了尾巴。


书生把小狐狸抱在怀里笑到:“为什么呢,莫非你是来报恩的~”


小狐狸眨眨眼,伸出舌头舔了舔书生的脸庞,算是答应。


书生语气又轻快起来:“你莫不是个小妖怪,心悦于我?”


小狐狸脸颊有点发热,却被绒绒的毛发遮住,又有些羞于看书生的眸子,只能把小脸埋在书生怀里。


“小狐狸,你快些修行,化个美人,嫁我为妻可好?”

日暮远山,长河落日。
故人,旧语。
小狐狸睁大眼睛盯住书生的眼眸,却看不到前世深沉绝望的爱恋。


文 | 子夜麟  




当小狐狸重新化为人形传着不舒服的衣裳跌跌撞撞的回到竹屋的时候,书生已经开始准备今天的晚饭了。

小狐狸慢慢走到了在灶前忙活的书生身边,靠着他的腿蹲了下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灶台里噼啪作响的柴火,嘴里呜呜呀呀的不知道说着些什么。

书生弯下腰揉了揉小狐狸的脑袋,温柔的用手指替她抹去脸上的尘灰,拿出一条早已准备好的鸡腿来递给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小狐狸。

看着小小的姑娘不顾姿态的啃着那大半截鸡腿,书生禁不住笑了出来,他熬着锅里的鸡汤对小狐狸细语道:“慢慢吃,慢慢吃。对了,你知道吗,我们这些天吃的鸡都是一只小狐狸送来的。”

跟在书生身边也渐渐识得几个字的小狐狸听到书生说起自己,急忙咽下了嘴里的一大块鸡肉,抹了抹满是油的嘴支支吾吾的说着:“付、付…付腻…”

“对,”书生将鸡汤从锅里盛到了白瓷碗中,“也是奇怪,这小狐狸不仅每天都送东西来,还一点都不怕人,怪可爱的。”

小狐狸早已趴到了桌边,用油油的手指指着自己费力的说:“付腻!”

“你也看到狐狸了吗?”书生将碗放到了小狐狸的面前,“话说回来,和你相处这么久了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这些日子不回去你的爹娘也不担心吗?”

小狐狸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滚到了书生的怀里,将满是油的脸埋在书生的衣服上,蹭的到处都是。

书生拉开了小狐狸,替她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言语里的温柔都快溢出来了:“你是说你没有爹娘吗?”

看着怀里不假思索点头的小狐狸,书生禁不住笑了出来:“胡闹,哪有东西是没爹没娘的。我看你大概是自己贪玩跑丢了掉水里去了吧?”

小狐狸看着书生那一双好看的桃花眼艰难的说:“不四、不要…我…”

“…是爹娘不要你了吗?”书生沉吟片刻有些心疼的开口,看着小狐狸干脆的点了点头后叹了口气,“多好的孩子…罢了,你就和我一起在这里读书识字也不错。”

小狐狸开心的放开了书生,跑到自己的碗前用脏兮兮的小手抓起一边的竹筷叮叮咚咚的敲着碗。

“看来你也没名字吧?”书生往她的碗里加了一勺饭,看着埋头呼哧呼哧扒饭的小狐狸说,“锦苍…以后便叫你锦苍如何?”

小狐狸不顾脸上的饭粒朝着书生点头,然后似想起什么一般的指着书生的鼻头。书生看着小狐狸那水汪汪的琥珀色大眼哑然失笑:“我叫叶恒舟,你可以叫我恒舟,恒、周。”

“恒…舟…”小狐狸咽下嘴里的白米饭依葫芦画瓢跟着念,看到书生朝他点点头后才心满意足的埋头吃饭。

书生点上灯,也捧了碗饭坐到坐上,静静地吃着,全然不似小狐狸般的狼吞虎咽。

从这天开始,叶恒舟的命里便彻彻底底的多了这么一个小狐狸。起初,狐狸还是怨自己的。怨自己法力不够,不能像故事书里那样变个倾国倾城的美人来和书生相伴。她的法力太弱,只能勉强维持这个小姑娘的身子。但日子久了,狐狸就发现小姑娘也有小姑娘的好处。

虽说已是初春了,风吹在身上还是有些凉嗖嗖的。化成人形没了毛的狐狸更是遭不住这冻人的气候。加上早些时候落水寒气侵体,手脚总是冰凉的。书生怕她落了病根,没事总抓着她的手搓着,还没事就去山下给她抓些难以下咽的中药回来。尽管讨厌,小狐狸当着书生的面还是乖乖的喝了。

而每当晚上,独卧书房的书生总能觉得有个小小的东西钻进了自己的被里。掀开一看,果然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楚楚可怜的看着自己。先前几次还赶赶,一来二去日子久了也就罢了。每晚小狐狸都能钻到书生怀里,两人靠着入眠。

有一次书生给她梳头时,小狐狸看着书生那白皙修长的手指捏着檀木做的梳子,伸进她乌黑的长发里这样一上一下的梳着。满足的闭上眼,喉咙里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书生却笑着开口:“锦苍你夜里老是不老实,这样日后大了给人看去还怎么嫁人?”

小狐狸不知是怎么的,但书生就看到两粒豆大的泪珠就这么突然的从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滚了出来。眼前的小人死死咬着苍白的唇一言不发,浑身都在微微颤抖着,紧握的双手更是变得冰凉。

自此之后,书生再也不敢和小狐狸开这样的玩笑。而小狐狸则像长在了书生身上一样日日粘着他,连野鸡野兔也无心去抓了。

直到那天,书生看她无精打采的扒拉着碗里的笋干时恍然大悟的说:“好几日不见那小狐狸了,可千万别给猎人抓了去。”小狐狸才想起了什么。那夜她难得没溜去书房,第二天,书生的院里堆满了各色各样的野鸡野鸭野兔什么的。屋里卧着一个精疲力尽的姑娘,睡得甜香。

转眼到了春末,小狐狸经过书生的教导能说会道了许多。有空时她经常在书生的书房里咿咿呀呀的读些还看不大懂的书。那天书生正在画画,捉完野鸡的小狐狸偷偷摸摸的溜过去,看到的却是画上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

书生的画技也是高超,小狐狸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逝去的妻子。而画上美人那似曾相识的眉眼却也让小狐狸忽然记起了自己和书生的前世今生。


文 | 树梢上的芒果 


十人



小狐狸眨巴着大眼睛,看着书生脸上露出与之前不一样的温柔神色。


书生摸着小狐狸的头,轻声地问,“她可与你相像?”


画上女子纵美丽万分,温柔逑婉与小狐狸的稚嫩,找不到哪一点相像。
“罢了…”
书生长叹一声,把画收了起来。本想挂在书桌前,又觉不妥,最终还是挂到了衣箱旁,不显眼也不隐蔽。

小狐狸已经记不清自己跟书生在一起几个年头了,只觉得书生让她越来越捉摸不透。她自认是聪明的生物,也不少跟着书生上过集市。人情冷暖不能摸个全透,却也有半成。


“你怎么又拿着这幅画发呆?”


小狐狸见书生没有反应,挠了挠头,静静地看着书生。


“她若还在,估计也是像你这般爱闹吧…”
他是在说画上那个美丽的女子吗?


小狐狸的心跳漏了一拍,她也不知道心里有种奇怪的情愫在蔓延。


可能太久没有静心修炼了吧,小狐狸这样想着。


迷迷糊糊中又到了书生教她练字的时间了,书生总说“姑娘写一手漂亮的字总是讨喜的。”


于是便天天教小狐狸写字。一开始她根本静不下心来,看着那毛茸茸的笔,又想到山上的野鸡…看着白白的纸,又想到野兔的皮毛…为此书生没少教育她。


文 | 竹阿马 



有一日跟着书生去了村中最热闹的地方,有位说书先生,被围于人群之中,他说的故事是讲一个妖族公主爱上了一位天上的神,那神倒也生的俊美无比,但是这妖族和神族都已经在几万年前老死不相往来了,这段姻缘注定有始无终。但是妖族的公主宁愿放弃自己高贵的身份也要变为一个凡人与神相恋,但是殊不知,神也放弃了自己的身份。众神附加了一个条件就是他必须把他的神之记忆全部抽取,也贬为凡人,公主历经几年才找到这个没有了记忆的神。 


“我们走吧……”书生语气有点伤心。


“锦苍,我有没有说过你和一个女子很像?现在我带你去见她”书生低头不再言语,只顾往前走。


小狐狸默默在他身后。


书生带着她进了一个洞中洞,洞中挂满了那个他日思夜想女子的画像,她的一颦一笑都人沉迷,美得不像人。


小狐狸注意到有一张上。这个女子抱着一只狐狸,而这狐狸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有些事,在冥冥之中越来越清晰。


原来那个神就是这个书生,而这个女子就是被贬为凡人的公主,狐狸就是她,是,公主从交界带回来的一只灵宠。


文 | 锦瑟流年-龙xu 


十人说



画像就像一把钥匙,唤醒了我沉睡已久的记忆,往事历历在目,它告诉了我从何而来,为何而来,何以用处!困惑了我那么多年的疑问,终于在此刻全部得到了解答,眼泪不争气的滴落了下来,眼泪夹杂着太多的味道了,味道多的压的她喘不过气来,她开始迷茫了,更加困惑了,因为她知道眼泪中占大部分的味道是自己对眼前这个人的情愫,而这个人就是主人的爱人,同样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情人,更何况此时面前的这个人还把我认错了,这个真相压的小狐狸喘不过气,他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毕竟当初主人把我留在此人身边只是单纯的照顾他,而不是取代主人在他心中的位置。越发想到着,眼泪更是肆无忌惮的流下。


一双温暖的手轻轻的划过我的脸颊,很宠溺,小心翼翼的将我的眼泪试掉,生怕我收到一点点伤害,脸颊上还透露着不忍心的表情对着我说:“能再次与你相遇,我真的很高兴,无论过了多久,身心煎熬,不管是海枯石烂还是沧海桑田,我都会相信你总有一天会出现在我的面前,哪怕只有一瞬间,一刻钟,一天我都觉得这是值得的。我的坚持没有错,终于我还是等到了你站在了我的面前。”


等到时间的尽头,就叫做海枯石烂,时间让一切都消失了,不留一丝痕迹,这就叫做沧海桑田。多么打动人的话语,为什么我开心不起来,为什么听了之后我反而更加的悲伤了呢!为什么?为什么?我心中一直在反问着自己,其实心中早就有了答案,只不过是不敢去面对。别在骗自己了,你不是他等待的那个人,他只是错把你当成了主人,你永远也代替不了主人在他心中的位置。


真像有时候总是伤人的,直到现在,我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爱他,爱到连告诉他真相的勇气都没有,生怕他受到一点点打击。也罢就让他把我当成主人,我会一直代替主人照顾他,陪在他身边,直到他与主人的重逢。



文 | 木樨雪

十人



只是……用狐族天生的幻术迷惑他,使他眼里看到的自己变成主人的样子,甚至篡改了他的一点记忆,让他以为,自己是主人,这是个弥天大谎啊。


锦苍看着眼前的人温柔喜悦的眼神,她咬咬牙,不,这是为了保护他,是为了让他开心,主人,锦苍是真的,只是在保护他。


不要再让他嘴角含笑,眼底却是冰潭;不要再让他眸似遥夜,盛着看不懂的悲凉;不要四月暖阳,八月微风,美好都似与他无关。
只是,想让他开心而已。
但是,真的,只是这样吗?

锦苍忽的想起以前,书生教她习字的时候,教过她“谎”字。


那时,他说:“谎啊,是言语的荒芜之地。这里像是最广袤的沙漠,蒸腾掉一切有生命的美好的东西。谎言就是如此,一旦开口,就必然有些东西,再也无法生长了、”


彼时,她只是嘻嘻哈哈的听着,斜睨一眼,表示自己永远不会与这个字挂钩。

但现在,她和这个字,绑在一起了。


那个字的一笔一划,都好似化作锋利的箭矢,把她的心刺的血肉模糊。


她忽然开口:“平青,你,会原谅善意的谎言吗?”是啦,她是主人的模样,终于可以直呼他的名字。但第一次叫他,就带了掩饰不了的颤抖。


平青有些诧异:“怎么想起来问这个?”
她不答,没有勇气再问下去,只能僵硬的等他回答。她知道,他的回答,可以让她掉进地狱,也可能让她升入天堂。


他想了想:“你知道,我没有遇上过善意的谎言呢。真的遇上了,也许,可以原谅吧。”


她刚止住的眼泪差点又流出来,他说,可以呢!


那一瞬,如溺死之人抓住浮木,她一下松了口气。


看着身边的人,他眼里像是吹入了春风,化开了积年冰雪。


“霜泷,回来了,就嫁给我为妻吧。”他开口,几分期待,几分欣喜。


锦苍站在那里,忽然一阵眩晕。


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这句话忽然在脑海里炸响。


她这是,窃了什么?以保护为名,她好像,偷了皮囊,偷了不属于她的情意,偷了不属于她的美好时光?


脑海里嗡鸣,她好像……应了声“好”。


//

“故事未完待续,来写吧。”

//



• END •

编辑  |  妮可酱

图片  |  网络

长按二维码下载IOS版十人APP

长按二维码下载安卓版十人APP


↓进入十人续写更多故事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