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冢遗音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06 23:21:17

点击蓝色文字关注我们吧!

文/月涯

 


1

奇遇

  

我在末班公交上偷了一对情侣的钱包,没想到被他们发现了。俩人不依不饶地把我揪下车,竟然打车带我去了郊外。这三更半夜的,荒山野岭连个鬼都没有,我越想越发憷。

 

我们下车后又走了好远,男人终于停下来,在草丛里拿出一把铁锹扔给我,说:“在这儿挖个坑出来。”

 

我一听这是要活埋我啊,腿一软就跪下了:“大哥,都怪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求您给条活路啊!”

 

女人凑过来踢了我一脚:“哪儿这么多废话?”

 

我无奈,开始在他们指定的位置挖了起来。

 

他俩倒是有说有笑地坐在一边,点起篝火,似乎在研究一幅古画。

 

突然,铁锹“铿”的一声,碰到了硬物。

 

男人立刻跳下来,拔去浮土,看到是块刻满铭文的砖头。他抬头向女人点了点头,女人十分兴奋,但瞥了我一眼又板起了脸。我心中豁然:原来是俩盗墓贼,看来今天不用死了。

 

盗墓贼也是贼,只不过我偷活人家,他们偷死人家,分工不同而已。贼最大的共同点就是谨小慎微,不会轻易犯人命。

 

男人拿过铁锹,以熟练的手法亲自挖起来,看来接下来是技术活。果然,几分钟后,整个砖面露出来,是个蛋壳形的凸面,应该是古墓的穹顶。

 

女人跟下来,撬起两块浮砖,下面“嗖嗖”地射出两支劲弩。她轻轻巧巧地往旁边一闪躲了过去,我回头看那男人一点儿都不担心,似乎这种事是家常便饭。

 

他们一起清理出一个洞口,男人从包里拿出一根绳子顺下去,对我说:“爬进去。”

 

我心想敢情我是个趟雷的,苦着脸问:“大哥,我没经验啊,下面会不会有僵尸?”

 

女人“噗嗤”一乐:“我都入行十几年了,还一次没见过呢。”

 

我松了一口气,顺着绳子向漆黑的古墓里爬去。可是没爬几步,脚踝就被下面什么东西抓住了。那对男女过来救我,可是我百忙中没抓到他们的手,只握住了那幅古画,然后就连人带画被扯进了墓里。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觉得屁股下有点儿硌,伸手摸了摸,发现自己居然坐在弩机的发射口上。想想刚才那两支箭的力道,我吓得血都凉了。

 

我把情况跟上面的二人一描述,女人说:“千万别动,可能还有箭。”

 

话音刚落,刚才扯我下来的家伙凑了过来,两支冰凉的手指按在了我的眼皮上。黑暗中我看不见他的模样,但却有阵阵恶臭飘来,我颤声说:“要杀要剐随便,轻点别引发弩箭就行。”

 

上面那女人一笑:“你还挺在意遗容啊?”说着扔下个荧光棒。借着冷光,我看到对面是个猩猩一样的怪物,脸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

 

女人说:“看,它腰上有控制机关的石钥,拿下来放进弩机的凹槽里就行了。”

 

我定神一看,怪物腰上果然用铁环栓着一枚石钥。

 

这活和我本职工作比较接近,我踏实了点,伸手去够。怪物手指在我眼皮上按着,却也不扣我眼睛,不知是几个意思。我好不容易抓住石钥,一扯,没想到铁环是刺穿它的腰连在身上的。

 

怪物吃疼,猛地向我扑了过来。

 

我心想顾不了那么多了,向后一滚,怪物一个趔趄恰好凑到弩机上,被两支弩箭刺穿了。

 

  

2

活画

  

情侣从上面跳下来,我忙摸黑把那幅古画藏到了自己身上。

 

男人扶起我:“身手挺快啊!”我一惊,正要交出古画,却听他继续说,“刚才那一下普通人根本躲不开。”

 

我这才明白他不是指这个,说:“废话,老子隔三差五就得和失主赛跑,能不快吗?哎,这怪物是什么玩意儿啊?”

 

女人说:“古人驯养来守墓的一种猴子,寿命很长,叫‘守墓童子’。”

 

我过去踹它尸体一脚,骂道:“这么丑,起这么秀气的名字,遭报应了吧?”我其实是来拿石钥的,打趣的同时,把铁环从它腰上生生地扯了出来。那对情侣被我的玩笑转移了注意力,没有发现,这也是我们小偷的看家本领。

 

我们打起火把,发现眼前是个陪葬坑,到处都是殉葬者的尸骨。陪葬坑侧面有个小门,门里散发出腐臭味的热气,十分诡异。地面正中间则是一个紫檀木匣,那把弩就安在木匣顶上。

 

男人推开怪物的尸体,打开木匣,里面是一把雅致的古琴。

 

女人把古琴小心收好,说:“侧门外面应该是甬道,咱们进去吧。”

 

在甬道里走了几米,我故意大喊了一声:“糟了,刚才那幅画还在地上,我去拿。”说着我跑回去,把古画打开用最快的速度浏览了一遍,又跑回甬道交给女人,假装是刚捡回来的。

 

他们迟早会发现古画丢了,而且我和他们一起根本没机会打开看,只有用这招。刚才电光石火间,我基本记清了古画的主要内容。平常在公交车上,我必须一眼记住所有人的位置,分辨哪些容易下手,所以速记一幅画并非难事。

 

画的内容就是这座古墓,墓的规模极大,刚才那陪葬坑只是其中不起眼的一角。他们进墓之前就有了墓里的结构图,显然已做了十足的功课,同时也说明我们不是第一批进墓的人。

 

我还没来得及细想,甬道一转,一个壮观的温泉出现了在我们面前,刚才的热气就是从这里飘来的。看过古画的我自然已经知道这儿有水池,但为了掩饰这一点,我假装惊叹了一声:“啊,好壮观!”

 

这话刚开始是伪装,但说到一半就变成发自肺腑的了。

 

因为我发现温泉里浸泡着无数的尸体。

 

而在尸体中间,一把晶莹碧绿的古琴十分显眼。

 

  

3

梧桐玉

  

男人恶狠狠地对我说:“下去,捞上来。”

 

我看出来了,这小子虽然横,脑子却一般。这种人只要顺着就行,我没顶嘴,准备下去。

 

那女人却拦住了我:“我来吧。”说着脱掉外衣跳进池中。

 

本想趁这个机会近距离观察一下这把古琴的,这古琴一定是他们此行的重要目的。可惜被女人看出了我的想法,我只好看着她姣好的身姿游向古琴。她抱起古琴,装进随身携带的不透明塑料袋里,这才回身向岸边游。

 

我恨得牙痒痒,这女人太谨慎了,一丝机会都不给留。

 

正在这时,男人忽然指着水底说:“这、这怎么可能?”

 

我顺着视线望去,发现水里的尸体居然动了!

 

“快游,诈尸了!”

 

女人也是一惊,低头去看,果然看到很多尸体都伸出了胳膊,似乎想把她拉下去。清澈见底的温泉池水中,浸泡其中不知几百年的尸群突然复活,气势十分壮观。

 

女人加快了速度,拼命游向岸边。男人想下去,我忙给拦住了:“你去也帮不上忙啊!”

 

这时,我忽然发现不对劲儿:那些尸体虽然在动,但却非常慢,似乎并没有攻击性。女人身上的皮肤却变得非常红,同时水底开始冒出气泡,水面也涌起了波纹。

 

这不是诈尸,是水在逐渐沸腾!水的活动冲击着尸体,再加上波纹带来的干扰,就使人产生了尸体复活的错觉。

 

不过这恐怕比诈尸还糟,女人很可能会被活活煮熟在水里。

 

这时,我无意中撇了一眼她事先脱在岸上的外衣,古画也放在那边。画里的水池中,也有个在游泳的女人。

 

我看得头皮一阵发麻,我记得很清楚,画里这部分原来是没有人的。

 

这时我听到男人一声欢呼,原来女人已经游到了岸边。我和男人忙去拉她上来,但就在这一刻水温急剧升高,她的左脚被严重烫伤了。

 

随后水彻底沸腾了,滚烫的水花溅起两米多高。水底尸体的碎片不断地被抛起来,场面简直就像是传说中的油锅地狱。

 

男人把女人背起来,却听她说:“这里要炸了,快跑。别忘了古画。”

 

她男朋友空不出手,这下她没办法,只好让我去拿古画和陪葬坑里取出的古琴。

 

接触古琴的瞬间,我心中一凛,温泉室里气温已经极高,可是这把古琴却十分清凉!我以前也偷到过些古董,销赃时怕被人骗,所以自学过点儿相关知识。

 

古琴都是木质的,可是触手生凉是玉器的特征。这俩特点一联系起来,只有一个结果:这古琴是“千年梧桐玉”制作的。

 

千年梧桐玉琴,世上只存在过两把。

 

其中一把被俞伯牙摔碎了,剩下的这把就是天下第一名琴:号钟。

  

 

4

文武弦

  

一般人只知道火药威力大,却不知道沸水加上蒸汽的力量也豪不逊色。

 

温泉池瞬间沸腾,产生大量蒸汽无法排出,竟生生把这个墓室“炸”毁了。好在我们动作都不慢,在道路被封死前进入了下一个墓室。

 

这个墓室整个用墨玉砌成,大致呈长方形。墓室底部比外面的甬道低一米多,是个浅坑,我第一眼看去以为自己是在俯视银河。

 

数百颗灿烂的星斗,还不时闪动着。

 

但仔细一看,我吓傻了。哪有什么星星,只是数不清的鳄鱼,星光是我手中火把的光线反射在了它们的眼睛上!

 

如此雅致的墨玉墓室,居然是个庞大的鳄鱼池。

 

我注意到,墓室里有七根平行的绳索,想要通过墓室只能像走钢丝一样走过去,稍不留神就会掉下去成为鳄鱼的美餐。

 

我问男人:“你成吗?”

 

他还背着个人,行动本来就不便,让他走钢丝未免有点强人所难了。没想到这家伙十分自信地说:“没问题。”说着他背着女友抢先走上一条绳索,脚步居然十分平稳,功夫真是没的说。

 

不过我却越看越觉得可笑:他如果用公主抱的姿势,把女人横过来抱着走,一方面可以直起腰,另一方面女人也可以发挥平衡木的作用。这家伙居然只顾着逞强,连这一层都没想到。这肌肉男迟早被女朋友卖了,还给人家数钱呢。

 

我凝神静气,也走上一条绳索。

 

走到半路,女人的伤脚碰到了绳索,身子一缩打乱了男人的节奏。要不是男人身手好及时稳住,两人全都喂鳄鱼了。不过他们这么一动,绳索跟着剧烈地颤动起来,发出一阵悦耳的声响。

 

我怔住了,看看七条绳索的位置,这分明就是一把巨型古琴啊。

 

墓室门是“琴额”,之后从“岳山”到“龙龈”,古琴的部件一个不少。

 

刚想到这里,我们各自脚下的绳索先后传来断裂之声,下面的鳄鱼们兴奋地围拢过来,等待这绳索崩断的时刻。

 

男人这下不神气了,回头用哀求的语气说:“小偷哥,怎么办?”

 

我也紧张得要命,可是越慌脑子越乱,绳子是六股细绳拧成的,现在第四股都崩断了。

 

怎么办,怎么办?

 

我脑海中灵光一现,叫道:“琴弦!”

 

墓室象征古琴,那么这七根绳索自然是象征七根琴弦。其实,上古时期古琴只有无根琴弦,分别意味着“君”、“臣”、“民”“事”“物”五个等级。传说周文王被拘于羑里,思念自己的儿子伯邑考,就加了一根琴弦,称为“文弦”;再往后武王伐纣建立周朝,又添了一根“武弦”。这才形成七弦古琴。

 

没有时间细想,我告诉男人:“你们往武弦上跳!”说完,我自己跳上了文弦。果然,只有这两根弦是安全的,另外五根纷纷落入鳄鱼池中。

 

我得意忘形地说:“瞧,你有功夫我有聪明。所以你站武弦,我站文弦。老天爷真有眼光!”

 

牛还没吹完,就听女人虚弱地说:“把古画和第一把琴给我,上面有下一步的线索。”

 

  

5

画葬

  

我没多想,凑到他们的绳索边,探过身子把东西交了过去。

 

女人接了过来,然后指着我,对男人说:“杀了他。”

 

我吓得差点儿掉下去,边保持平衡边说:“你们过河拆桥啊?”

 

男人犹豫了,对女友说:“是啊,刚才如果不是他……”

 

女人坚定地说:“这人太聪明了,留着是祸害。”

 

男人显然更相信女友,伸手在兜里摸出一把飞刀,瞄向我。

 

我长叹一声,抬起右手,手上是那个挂着石钥的铁环。

 

只要他们杀了我,我和石钥就会掉入鳄鱼池。这才三个墓室,我们就已经迭遇险情,谁都不知道后面的机关有多可怕。这枚据说能控制机关的石钥太重要了,所以我赌他们不敢杀我。

 

“算你狠。”女人咬牙说道,然后让男人把飞刀收了回去。但我却没有把手收回来,她说,“你还要怎样?”

 

我说:“我要知道这墓的来头。”

 

女人说:“你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我深吸了口气,说:“果然是雷王墓。”

 

雷家是历史上一个神秘的家族,掌管宫里殿堂、陵墓的修缮,是盗墓行人人知晓的传奇。但是在巴蜀之地,雷家还有个神秘的分支,他们是最优秀的制琴家族。

 

雷家最优秀的琴师是雷威,后世都称他为雷王。

 

雷王制作的古琴是宫廷御用之物,传说他经常在大风天气进山,倾听风吹过树木时的声音,以此判断木质优劣。有时会有凤凰主动停在他选的木材上,所以雷王做的琴会发出凤凰鸣叫之声。

 

不过雷王死后,生前收藏和制作的古琴也随之陪葬地下。偶尔一些雷王琴残片流入古董市,都拍出了天价。我听古董圈朋友说过,雷王半寸琴残片,可抵人间万样珍。

 

陪葬坑里你把古琴是“号钟”,而他们在水里得到的那把则是“绿绮”,这是排名天下第一、第二的古琴,而且都是完好无损的!

 

我说:“这两把琴已经价值连城了,你们还要什么?”

 

女人缓缓说出四个字:“画冢遗音。”

 

我毕竟不是这行人,了解有限,这个名词我还是头回听说。

 

女人讲述起来:

 

雷王的技艺太过高超,引起他儿子的嫉妒。后来,那小子竟然残忍地杀害了雷王,偷走了雷王制作的古琴,谎称是自己所造。从那以后他成了最好的琴师,被称为小雷王。

 

不过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雷王的葬礼上,雷家的古琴纷纷自己奏响起来,而且有两只凤凰盘旋在坟墓上空哀鸣。小雷王本来已经为父亲设计了墓地,这时又惊又怒,决定只用墓地的设计草图裹住尸体,草草埋葬。那幅草图的名字就叫《画冢遗音》。

 

可是小雷王没想到的是,下葬之后,奇迹发生了:多年后人们发现这里的地下出现了一座古墓,墓的形制居然和草图中所描绘的一模一样!

 

所以,这幅神奇的草图古画就成了比琴更值钱的宝物。

 

我听到这里,说:“你是说,我们身处其中的这座墓,是一幅显灵的古画‘建造’出来的?”

 

她点点头:“至少大家都这么说。我随身带的那幅画就是《画冢遗音》的复制品。我们这趟就是来来找真迹的。”

 

我又问:“可是你们为什么要带我来?”

 

她说:“古往今来,无数的土夫子都曾打过《画冢遗音》的主意,却从来没有成功过。我想,既然《画冢遗音》是小雷王画的,而小雷王又是偷父亲古琴和名气的小偷,也许只有盗贼才能了解他的思维。我们观察了很久,你是这座城市里最高明的小偷,所以就设局把你骗了进来。”

 

  

6

黑手

 

 原来如此,我乘机提条件:“美女,我劝你别再想杀我了。大家谁都不知道前面有何危险,多个人就多个帮手。我不贪心,事成之后画归你,琴归我。”

 

他俩对视一眼,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点头答应。

 

我们艰难地通过文、武两根弦度过了墨玉墓室。在墓室门口的匣子里,我们找到了第三名琴:焦尾。

 

按照我对古画的记忆,前面就是主墓室了。

 

道路一转,视野顿时开阔,雄伟壮观的主墓室让我们三人不约而同地发出赞叹之声。

 

墓室的墙壁居然是木质的,细看来其中半数都是“千年梧桐玉”,剩下的多半是紫檀和黄花梨,光这些木料就价值连城了。

 

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雷王的棺椁。

 

棺是由几乎透明的玉石制成,隐约能看到雷王的遗体,不过遗体的姿势十分古怪,看得出不是善终。男人把女友放下,和我各用肩膀抵住一面棺盖,用力一顶。棺盖发出一声如同乐音的轻响,棺材被打开了。

 

雷王的遗体是俯卧的,但是头和脚向上翘起,血肉当然早已腐烂殆尽,只有经过特殊处理的七条筋依然坚韧。这些筋都是从死者身体上完整剔出来的,一端在头顶,另一端在脚后跟。

 

因为尸体的头和脚微微上翘,这七根筋被绷得很紧,就像古琴上的七根弦。

 

我忍不住伸手一弹,声音无比悦耳,在主墓室里绕梁不绝。

 

女人慨叹到:“小雷王太残忍了了,盗取了父亲的成就不算,还把他的遗体做成了琴。啊!”话音陡然变成惨叫,只见男人手握着飞刀柄,刀刃已经没入了女人的脖子。

 

男人几乎同时向我扔出两把飞刀,却被我躲了过去。

 

他惊讶地说:“我这两刀事先毫无预兆,你是怎么躲过的?”

 

我用怜悯的语气说:“很简单,我早就在提防你了。”

 

“怎么可能?”

 

我说:“作为你的伴侣兼搭档的她,或许也被你的演技骗过了吧?我本来也被你骗过了,直到刚才在鳄鱼池上的时候。我告诉你‘武弦’是安全的,你就立刻跳到相应的绳索上。古琴这东西,一般人根本不了解,很多会弹古琴的人都未必知道哪根弦又被称为‘武弦’。而你,一个表面愚蠢鲁莽的男人,居然认识‘武弦’。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在装傻。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她?”

 

他狞笑着说:“为什么?嘿嘿,这就好比只有一个苹果,两个人分,每个人只能吃到半个。”

 

盗墓行为了利益,父子兄弟相残的事也不是没有,情侣间下黑手更是稀松平常之事,我没时间为女人伤感。

 

这混蛋连恋人都忍心杀,当然也不会放过我了。

 

我深呼吸一下,对决即将来临。

  

 

7

盗贼

  

我俩之间,隔着雷王的棺椁。

 

我在雷王尸琴上弹了几下,他扔出一刀。古琴的音色庄严典雅,有直达心灵的妙用。他被乐音分了心,刀的准头自然受到了影响。我急忙一躲,就算如此还是被划伤了。

 

他得意地一笑,伸手又去摸刀,却发现兜里空了。

 

他大怒,冲过来想和我打斗。

 

我扬手,一把刀子飞出,刺进了他的脖子。他难以置信地捂着伤口跪下来,两眼死死地盯着我。

 

我淡淡地说:“在公交上见面的时候,我不仅偷了你的钱包,还有你的一把刀。”

 

现在他每一次呼吸,都会使大量地鲜血涌出来。

 

可是他还是忍着剧痛,不甘心地说:“画,冢,遗,音……”话音不断被血流呛住,让人心里发毛。

 

人真是贪婪,死到临头还在想着发财。

 

我说:“你一直在找的《画冢遗音》真迹,其实一直就在你身上。《画冢遗音》没有复制品,只有一幅真迹。”

 

他不敢相信,但已经说不出话,只不断发出怪声表示疑问。

 

我说:“你女友那么聪明,怎么会看不出你的心机?她知道一旦你知道身边的画就是真迹,立刻就会杀死她。所以她只好假装画是复制品,这么做只是不想离开你,所以编制了一个谎言而已。”

 

男人带着震惊和悔恨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8

尾声

  

其实,小雷王恐怕也是这么做的。

 

如果我的推断没错,真正的盗贼不是小雷王,而是雷王自己。

 

雷王生平造的琴,其实都是他儿子的作品。不过小雷王非常孝顺,只要父亲的虚荣得到满足,琴是谁做的对他而言并不重要。不过雷王十分要强,一心想胜过儿子,最终想到了用自己的身体做一把旷世无双的琴。他亲手在自己身上剔出七根筋作为琴弦,但是来不及定音就死了。小雷王非常伤心,可是他不愿外人知道真相,就把罪名都揽到了自己头上。他知道父亲爱好虚荣,集毕生精力修建了这座大墓,却故意让别人以为这墓是一幅画幻化的假象,以此为雷王的传说画上了最圆满的句号。

 

如果说这件事中真有小偷的话,应该是雷王。他“偷”了儿子的孝心,让他默默承受了千载的骂名。

 

我犹豫片刻,把价值连城的《画冢遗音》放回了雷王的棺椁里,然后走到女盗墓贼的尸体边,替死不瞑目的她合上眼睛。我叹道:“我才不是什么最厉害的小偷,最厉害的小偷是这些偷心的人啊。”

 

长按指纹,识别二维码,一键关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