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栽树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15 21:44:52

早饭后,一民到隔壁找稼林说栽树的事。百望坡上,本来树木丛生,百草丰茂,文化大革命这几年,人们缺少柴火,先后砍了树,挖了根。土地上没有树,好比人头上没有毛一样难看。一民提出今年先在百望坡中部载一片树,没有树苗到外队借,到各处找,秋天采集树种,育了苗明年偿还。他向队里要三天工时,三天以外,由他们义务栽植和管理。稼林说植树是好事,现在栽树已经有点迟,同意他们用工三天。一民高兴得一跃而起,说明天天一亮就到邻村借树苗。

一兰笑他:“你就是急性皇,讲到麦子就是面。现在是农历三月底,栽树还能活棵。”

一民回到家,华世伟、杨英、龙妹等人也来了。一民问她们怎么有空来,男同学呢?

华世伟说:“打发回去了。走来走去的,不安心干活,贫下中农会有看法。”

一民说要赶快栽树,明天上午找树苗。到哪去找树苗呢?这是个难事。一民说集中几个人,沿河而上,河岸边总会有多余的树苗。华柱说:“湿柴难点头把火。”国标接上说:“砻糠搓绳起头难。但是,我们不怕,先干起来。”

一民说:“村里有了这么多下乡和回乡的知识青年,我们这一代一定要改变农村面貌,总要干一些上代人没干过或者没干好的事。一年能做四五件事就不错了。植树造林是第一件大事。世界上有两件事不能等,读书与栽树。树不等人。先植树,再修路,再修塘,再盖房,一定把地种得多产粮,把村子建得更漂亮。为了明天的战斗,我们今晚睡得早些。”

葆珍和华世伟、杨英离开一民家,见小嫂家有灯光,又到小嫂家玩。张翠、三奶奶也在这里。张翠看见葆珍就说:“小花样,你搬到知青点跟她们一块住好了,你们是一路人。”

华世伟问:“怎么又叫她小花样?”

小嫂笑道:“你看她,长得不就像花一样吗?”

葆珍正忙着埋怨张翠,又忙着制止小嫂,笑着闹成一团。华世伟悄悄地靠近三奶奶身边,了解到“小花样”的来历。

葆珍是当地读书最多的女孩。书读多了,早早知道汇敛女孩家的气质。身体收拾得干净,头发梳得变化,衣服穿得讲究。夏天,会用手帕做个罩,遮起渐顶渐挺的胸。嫂子们那色眼看出了此姑的不凡,背后给她起了个绰号叫“小花样”。葆珍得知,生气,不让叫。有人还是偷偷地叫。

华世伟悄悄地在她耳边轻唤:花样。

葆珍回眸羞涩一笑,扬手制止她。

华世伟:“花样,花样,像花一样。名副其实,有什么不好?”

葆珍:“我若是花样,你就是花王。”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一民就让国标赶快催促葆珍、银花先上路。他和华柱、土忠很快带工具跟上。土忠扛了扁担又找绳,华柱说:“你不到屎抵屁股门子时,不知道要拉屎。”

在蓝桥西头,六人会了面。一民说去时走河东岸,东岸找不到树苗,回来时再走西岸。

大家兴致很高。葆珍边走边说:“我出一谜语给你们猜,好不好?”大家欢迎。她出道:“雕梁画栋原无数,不问主人随意住。红襟惹尽百花香,翠尾扫开三月雨。半年别我归何处?相见如将离恨诉。海棠枝上立多时,又向小桥西畔去。”

一民说这谜好猜:“说‘海棠枝上立’就透出底。幸好没说‘飞向小桥西’,要是说‘飞’那就更直白透底。”国标已猜出来是燕子。一民又说:“吴杏的谜虽然俗,但都有个素雅的谜底,这傢伙在这方面简直是个天才,很雅的谜底,她都能编得很荤很形象。”国标赞同他的看法。士忠不以为然。华柱也说:“你这话要是让她知道就更神气了。

落凤洲里有许多大树小树,可是一民不让动。落凤洲里的树要千方百计保护好。过了落凤洲,沿河岸走出半里多路就是古浪里,有几棵小树,一民不让挖。又走出二里地,就发现一条二百多米长的溪埂上有密密麻麻的槐树苗,一人多高,正好移栽。一民让国标、华柱去近处人家问问,可否间移一部分树苗。国标生得高高大大,一表人才,文质彬彬 ,温文儒雅,华柱个头不高,人却生得五官端正,眉清目秀,精神机灵,这两人给人印象都好,而且谈吐清楚,很适合办理与人交涉事宜。一会儿,他们兴高采烈转回,国标向一民报告:人家答应,可以起苗几百棵。

一民高兴地向天上一指:“放只信鸽回去搬兵来挖树吧!”两手一摊:“可是,没有。”大家被他逗笑。华柱知道光彩、长春带两个班民兵在蓝桥下游寻找树苗,一阵急跑去送信。

一民五人又沿岸向北行,行三四里,来到了都康村。都康村人家居住的房屋大多建于宋明时期,称为古民居。三两人家,门前竟有植竹栽花的,在当今这年代实属罕见。又向深处走,在一阳坡人家门前,发现一垄艳花,葆珍却认得那是芍药,看得呆呆痴痴,不动脚步。

一民走近她,说:“你去这户认个亲,给人家做干女儿,留下帮人家种花看花。”

老旧的屋里走出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一民轻声说:“此人正好可以做你干妈,去吧!”葆珍用手中青条轻轻抽他两下,转身走向老妇,不知轻声说了些什么,老妇点头答应。葆珍就从垄上挖出两株芍药回来,小心翼翼,如捧累卵。一民立即编了个草兜帮她提着,说:“你比芍药,真有相似之处!”

天下万物,各有共性,人间一人一性,花间未尝不是一花一性。以人对花,以花应人,应该有一人一花的比照。

国标三人又问好了一批树苗,而且是槐、榆、楝,椿、桃、柳等杂树。五人立即带上工具前去起苗,苗仅有三四尺高,是近二年内新发的。“文革”初的二三年里,这里的树苗也被砍伐一光。这些幼苗是树根上新发出的。

一民对树情有独钟。农村孩子,一会走路就与树为伴,日久天长处出了感情。他对许多树性特别熟悉,每挖到一种树苗,就介绍它的特性。

椿树移栽要注意保持原来的方向。树干光滑的一面朝南。它的根、籽都可繁殖。

枣树不仅结枣可食,它的用材也好,材质发红,最好做八仙桌的边、腿。材质甜味,易生虫,用料需沤透。

侧柏生长慢,几十年才可用材。做八仙桌面,天下一绝,碰个小窝磕个小痕,用水一抹,一夜之后平滑如新,它有自愈功能。

楝树全身苦味,有良好的环保功能。它百虫不侵,用材极好。家前屋后如植几棵楝树,蚊虫稀少。

榆树在当地有四种:朴榆、疙瘩榆、铁榆,近几年又引进生长快的东北榆。榆的材质特点是韧。木工做榆木活,三个时辰磨工具,一个时辰用工具。

柳的特点是易栽易活,折一截枝条也可以插活。每年发芽早。柳多为风景、护坡、固堤之用,用材较少。树干弯曲,树根虬生。

士忠挖到一棵不认识的树。当地住户一个老人在一旁说那是黄檀树。一民高兴,与他协商,挖出五棵幼苗。一民说,紫檀是世界上最名贵的木材。它木质坚硬,纹理细致,生长速度缓慢,五年才长一个年轮,百年才能成材。大多粗不盈握,节屈不直,因而紫檀无大料。俗语说:十檀九空。即使生长成大材也是空心的。所以,用材精打细算,多用拼板。紫檀奇重,比重是水的两倍,大大超过与之类似的红木,是木材中最重的木料,入水即沉。其硬度也是木材之首。用它做的器物古朴自然,尽显尊贵之气。自古以来称为“帝王之木”、“木中之王”,有寸金寸檀之说。紫檀有多种。根据外观形态,可分为金星紫檀,鸡血紫檀、牛毛紫檀、花梨紫檀、豆瓣紫檀、黑紫檀、红檀木等。紫檀木性稳定,不翘不裂,易于雕刻,横茬不断胜于一切木料。静穆沉古,不裂不变形,纹理细密,如牛毛。新料发红,旧料发紫。老旧的浸泡也不掉色。在料上染色也是一擦就掉。黄檀比紫檀差一些。

老人叹惋,现在还讲这些有什么用?檀树快砍绝了,檀木家具快烧光了。

五人与光彩、长春汇合后,大家欢天喜地,分两趟向村里运树苗。其他几个小分队也多多少少找回了一些树苗。

接下来栽树,紧张热烈地进行。白天栽,晚上栽,青年栽,小学生也来栽。栽到天黑,张忠劝道:“麻个栽不行吗?一民就是恨活!”杨英不解:怎么叫麻个?恨活又怎讲?葆珍解释:“土话。麻个,就是明天。恨活,是要多干活。你个洋小姐听不懂乡窝人话。”

过路黄栽树最积极。他观察发现,华柱、士忠最好玩,这两人最好。说:“士忠跟华柱,好比两个哑巴亲嘴,好得没话说。”

华柱说:“你看见两个哑巴亲嘴了?”

过路黄说是讨饭时学来的。士忠说你挺好学的,讨饭还讨话。

一民立即叫来光彩,交给他一件任务,叫他教过路黄认字,一年学完一年级的两册语文书。光彩连忙应承下来。

陆续还有人送树苗来,银花如同燕子衔泥,一趟一趟,翩翩而来,每趟送来三棵两棵小树苗。

春色将阑,莺声渐老,红英落地,青梅尚小。半个百望坡的土地终于抢着季节植树成林。

国标回头看百望坡的树行,满怀希望。照这样跟着一民勤奋劳动,用不了十年,蓝桥就会更美丽。这样扎根农村才有意思。

栽完树的第二天,下雨了。一民心情很好。下雨有利于新栽树成活。下雨天也不闲着,一民拿了十几斤小麦磨面。一个人推不动石磨,每次推磨国标都来帮他。上下两片半尺厚的石磨,上片有磨堂磨眼,中间有磨沟磨齿,下有土或木制的磨架,上扇磨页安有磨孔拴磨棍。推磨人把磨棍横在肚子上,便推动了磨的上扇页转动,上扇磨一般在一百二十度各开一个可拴磨系的孔,所以,磨是三个人推的,两个人也可以推,一个人难推动。他们一人抱着一根木棍,拴在圆圆的石磨上页,棍的一端横在腹上,向前推磨转动,麦子从磨眼淌入磨上下页之间,再淌下来,变成面粉。葆珍从来不帮一民推磨,因为磨在木槿家。今天,杨英走来看稀奇,她推着试一试,太吃力,就主动帮助筛面。用瓢盛了磨盘上的粗粉,倒进箩筛,在光滑的竹架上来回拉筛,她觉得好玩,笑声不断。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