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北京保利十二周年春季拍卖会—御翫—明清宫廷文房珍藏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4-18 02:12:59

古玩元素网”旗下高端艺术品拍卖信息平台,古玩艺术品市场深度分析!可以关注微信号:guwan1998

御翫—明清宫廷文房珍藏
预展时间:2017年6月1日-5日
预展地点:全国农业展览馆
拍卖时间:2017年06月06日 19:00 (时间顺延)
拍卖地点:北京四季酒店A厅


  • Lot 5131 清中期 猫蝶铜纸镇

  • 估价:100,000-15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长6.4cm

  • (紫檀原座)猫蝶铜文镇,雕刻双猫戏蝶情景,整体圆雕,既凸显了造型的古朴又增加了纸镇的重量,实用性与装饰性完美结合。首部依形雕刻涎蝶蜷卧大猫,蝴蝶刻画精细,猫咪随形概括,眉目清晰,憨态可掬。尾部雕刻小猫四爪攀附于大猫之上,尾部自然卷曲,视线与大猫相对,共戏彩蝶。大猫浑圆敦实,小猫灵巧可爱,首尾相接,遥相呼应,意趣盎然。造型仿古,借鉴汉代纸镇形象,古朴自然。带原紫檀座。观古今怀抱,托豪素深心编者按乾隆书房三希堂是养心殿西暖阁里的一件小屋,在这个面积仅有4.8平方米的方寸之间巧施造化,狭长的室内进深用楠木雕花隔扇隔分成南北两间小室,里边一间利用窗台设摆乾隆御用文房用具。窗台下,设置一铺可坐可卧的高低炕,乾隆御座即设在高炕坐东面西的位置上。御坐的上方和两旁,悬挂乾隆御书“三希堂”横匾和“怀抱观古今,深心托豪素”对联。低炕墙壁上五颜六色的瓷壁瓶和壁瓶下楠木《三希堂法帖》木匣,被对面墙上落地大玻璃镜尽收其中,小室立显豁然开朗,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也。如此似乎与西方的“stu直径io”的直译相仿——从事艺术研修的工作室独立小空间。书房作为中国古代官员、学者的主要生活场所,一方面是读书求知之地,同时也是养性抒怀之所——后者似乎更为重要。在传世书画和刻本插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书房这个封闭而又独立的个人天地中,博古和鉴赏成为“自娱”画面的主题。而书房之外的园林户外,雅集和文会才是“从游”的普遍打开方式。在“自娱”精神的指引下,这种“芥子纳须弥”的书房空间经营理念在明清两朝不断发扬广大,明《长物志校注》有曰:“小斋之前叠小山最为清贵”,小斋盛极一时。明代文人笔记里对于小斋的布局陈设有着各种不厌其烦却自得其乐的记载,于起居坐卧之具亦颇多关注,通过对工匠造型和工艺的指导注入自己闲适淡雅、简而不繁的审美,更有甚者以明熹宗为代表控制不住自身创作激情之洪荒,跨阶级跨身份的亲操斧锯,开辟另一片玩乐天地。几榻有变,器具有式,位置有定。经营空间和陈设布置获取快乐外,在这个空间中进行的流动性的艺术研修活动更加丰富多彩,除了摩挲钟鼎、亲见商周的传统鉴古项目外,对当朝宫廷文房实用性外的赏玩要求也应运而生。熹宗毕竟孤例,九五至尊们还是更多的通过御用造办来体现自己的鉴玩理念。清造办档案中皇帝谕旨比比皆是,具体到一桌一椅,甚至细致到为古琴配制的琴穗颜色。宫廷文房建立在皇室收藏基础上,依托宫廷造作的强大体系,服务于皇家陈设要求,贴切反映帝王好恶与审美,就此成为宫廷工艺具体而微的集大成者。宫廷御用文房器具形成内廷恭造样式,一部分出于内廷造办处制作,一部分交由地方按内廷式样制作,也有地方巡抚官员按年例进贡的方物。仇英《临宋人画册》展示了一个意境别致的明代文人书房。画面中心一屏一榻,屏是独扇的山水插屏,榻上坐一文人,脚下是一个脚踏;床右侧置一靠几,既可靠在身后,又可搭放脚足。画面右侧书案、绣墩,案上书卷琴棋整齐有序。床榻旁站一童子,手持注子向盏中注酒。酒盏边除了果盘之外,又设砚台一方。画面左下角是一个茶炉,纱罩下放着饮茶用的托盏。屏风的一边挂有一轴人物像,是图中主人公的写真,与主人公形成一高一低、神情如一的“二我”像。清乾隆帝欣赏其中雅趣,命宫廷画家以自己为模特绘制了一幅相似的作品,画中文士变成了方巾道袍的帝王。乾隆自题“是一是二,不即不离;儒可墨可,何虑何思”,这就是《弘历是一是二图轴》(也称《弘历鉴古图》)。与仇英作品相比,《弘历是一是二图轴》中的宫廷书斋各式“御玩”陈设玲琅满目,乾隆帝坐在罗汉床上,身后屏风换作了一幅“四王”风格的山水,靠几换成了如意;纱罩下饮茶用的托盏,变成了玉璧和青铜觚;原图平视的视角也变成了微微的仰视。在宫廷书斋这一私人空间中,鸟篆蜗书,奇峰远水,罗列布置,篆香居中,而佳人玉立的身影也清晰可见。故宫藏有一套十二幅名为《雍亲王题书堂深居图》的画,朱家溍依据清代内务府档案证实这十二幅画并非雍正王妃的画像,但画中题词确系尚为雍亲王时胤禛的亲笔。档案中还记载了这十二幅画当年是贴在圆明园深柳读书堂围屏上的。由此推论,所画很可能是圆明园实景。画中汉装贵妇芳踪扑朔迷离,却全面的向我们展示了清雍正年间宫廷书房“御玩”内容,“持表对菊”、“观书沉吟”、“裘装对镜”、“消夏赏蝶”、“捻珠观猫”、“烛下女红”、“立持如意”、“烘炉观雪”、“桐荫品茗”、“博古幽思”、“倚榻观雀”和“倚门观竹”。自娱自乐怡然自得之情溢于画外,而支撑这些闲情逸致的是各式各样铺陈得当的文房器用。如六角形斑竹椅、黄花梨官帽椅、黑漆嵌螺钿的方桌、黑漆描金如意腿小桌、黄花梨百宝嵌方桌、云石面黄花梨桌、瓜棱腿斑竹桌、紫檀香几、天然木随形香几、天然木随形榻、竹制书架、黑漆描金书架、黄花梨多宝阁,又有青铜古鼎、汉壶,古籍、砚台、围棋、鼻烟壶、黑漆嵌螺钿宫灯、釉里红蒜头瓶、天蓝釉的水仙盆、玉璧连环穿插其中,西洋珐琅怀表、座钟和天球仪更是当时的宫中御玩时尚。《御玩 - 明清宫廷文房珍藏》今春精心遴选为诸家经营了一方明清内廷恭造的乐天福地。35件御制文房拍品,带款加御题的珍品占了14件,比比神完气足,值得宝藏。此序中特择三五佳器,先窥宫廷文房之精美。如明晚期 御制紫檀雕云龙纹文具盒 盒造型微妙,长方形,倒角圆润自然。从侧面观察,盒盖顶微鼓,盒身立墙往下逐渐向内收敛,至底端外翻为碗口线,加工准确精致,各处转折都起线装饰。整体造型饱满圆润,气象宏大。盒盖、四面满浮雕菱形回纹带为锦地,空处雕卍字纹,于锦地之上,浮雕云龙纹。云纹流畅自然,恍如还在流动、弥漫,期间有游龙翱翔,龙纹尖喙,鹿角,头发拧为一束前冲,正是非常典型的明万历前后样式,龙身近螭,四爪,有火焰翼,尾较长,整个身躯扭动自然流畅,曲折伸缩自如。盖顶饰五龙,有升、降、对飞等姿态。盒的前后侧各饰两龙,左右侧各饰一龙,六条龙的造型显然经过特意设计,皆是同向顺时针飞行,但是姿态各异,统一中有变化。盒的雕刻手法采用薄浮雕,与木刻版画工艺接近,近乎竹雕中的薄意留青,层次分明,各处干脆利落,雕刻、磨制精细,无一懈怠处。盒内另设紫檀屉,屉下以四块白玉为销,衬托屉盘,白玉在黑色紫檀的映衬下更加洁白醒目。历来所见匣盒,将白玉放在不起眼的屉盘下面者,尚属首见。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紫檀雕云龙纹长方盒,除了图案稍有变化外,与此盒如出一辙,附图于此,其共通性一目了然,根本不需赘言。需要提及的是两者故宫博物院所藏者实为螭纹,典型的明晚期猫脸螭,而本盒却是典型的龙纹。明代的紫檀、黄花梨器具可以用罕见来形容,此例为典型的明晚期宫廷风格,殊为难得。至于精美绝伦的雕刻技艺,堪为晚明雕刻之代表。又如明嘉靖 嵌青花瓷板红漆镙钿方香几 是件香几应原属嘉靖宫廷旧藏,早期从北京一家小拍卖公司流出,过去二三十年来在家具收藏圈里,一直是个小小的传奇。最特别的是它的青花瓷板,从釉料、纹饰可以明确断代到嘉靖官窑,这在家具断代里面是极为难得的标本。再加上当时的宫廷巧匠极尽所能地用上了螺钿、陶瓷、木作工艺,使得它的艺术水准达到一个特别的高度,绝非一般人能够使用的。400多年下来,它还能完完整整地保存到今天,没有任何拆解和修复,甚至连托泥都是完整原配,太难得了。所以,这件香几无论是从工艺、年代、品种、完整度、艺术性,都是中国文化里极致品味的经典之作,称得上是这次宫廷文房专场里代表中的代表。清早期 御制龙纹鹿角凭几 凭几是古代非常特别的家具品种,用于炕上凭靠,后来逐渐被软靠取代,存世量稀少,鹿角制凭几更是屈指可数。据推测,应是清早期宫廷狩猎而来的鹿角,在帝王指示下,在鹿角一端刻上代表皇权的龙首,制成凭几,成为一件别具韵味和意义的皇家制器。这件凭几是目前传世品中唯一发现的清早期鹿角凭几,殊为难得。明末清初 四君子黑漆百宝嵌方笔筒 第一个特点,是方笔筒。从稀有度来看,可能在100个笔筒里面,只能找到一个方的,方器在制作上自然更为精巧和讲究,透出一种四平八稳的优雅。第二个特点,“梅兰竹菊”四君子的镶嵌,精美绝伦,保存完整。第三个特点,黑漆方笔筒是空心的,再加上不是硬木制作,几百年下来,保存如此完美简直是个奇迹,绝对是明清宫廷文房里的推荐上选。另有一件清乾隆 御制紫檀满工小方花几 乍看人皆以为这件花几是凳,但特别的是,板面用影木细作,不是椅凳的做法。那么这样的香几用在何处呢?在很多宫廷绘画中我们可以看到,帝王宝座前,左右各摆放一张花几,上置宫廷器物陈设,这件花几的用途概莫如此。从工艺上看,小方花几用不镂地的角度,从边框、束腰,到牙条、腿足,几乎整件满工雕刻,翻阅目前宫廷紫檀家具,并无二例。

  • Lot 5132 清 仿木纹祁阳石洗

  • 估价:200,000-3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宽17.5cm

  • (乌木原座)随形之趣源于天然,王世襄在〖自珍集〗言:「对器物而言,不经车旋,造型不规则乃至畸形者,曰「随形」或「天然型」。以紫檀为多,经其无大材也。其中较常见者为多处经刀削,高低不平,且随处突出瘿节,状其苍古。虽名曰随形或天然形,实纯出人工刀凿,俗不足取。偶遇造型如古树一截,虽亦经磨治,但无造作痕迹,意趣远胜前者,惟为数甚少耳。」此件水洗以整块祁阳石整挖制成。祁阳石因产湖南祁阳而得名,在文震亨〖长物志〗中有「永石」条目:「永石,即祁阳石,出楚中。石不坚,色好者有山、水、日、月、人物之象。」明清以来,祁阳石备受文人雅士的喜爱和推崇。此洗巧妙利用天然的形态、纹理,巧施雕琢,妙趣横生。旋转观之,根瘤凹凸,似岩间洞窟嶙峋,山涧溪流,云霁乍开;又似有平远山水,缓缓流水,造化自然,浑然天成。此类文房器物反映了文人崇尚自然的心态。古人制器喜好「载道于器」,文人书房案头陈设器物,实用之外,更是精神化的象征,是以澄怀观道,以达悠游隐逸自然,畅神尔。

  • Lot 5133 明景泰 铜胎缠枝莲纹熏炉

  • 估价:600,000-8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高8.5cm

  • “大明景泰年制”款 备注:法国拿破伦后裔-Princess Minnie 直径e Beauvau-Craon公主旧藏明初的掐丝珐琅器全部由内府辖下的御用监制造,由宫中太监严格掌控,所以数量非常稀少。待十七世纪末宫中设立作坊后,产量才增加。因此,存世的明初掐丝珐琅器更加珍罕。此件铜胎掐丝珐琅熏炉造型精巧,别致美观,两层圆顶、直壁、底承高足。器由内外两层相组而成,内胆无纹饰,外部则顶部鎏金錾刻花纹,中间镂空袅袅烟雾从此而出,外壁一周以掐丝珐琅装饰,底部鎏金,刻「大明景泰年制」款。整器莹亮润泽,光鲜亮丽,器身以淡蓝色珐琅釉为地,素雅柔和,整体装饰以缠枝莲花图案,细腻精巧,做工精良,光滑平顺,不加过多修饰,以最简洁的方式进行雕琢,构思精巧,风格简约,掏膛干净利落,打磨光鲜平滑,整体工艺细腻而娴熟,放置于书房之中,更能增添文雅之气。乾隆皇帝对于文具的有着特别的偏爱。他特意设计并下令造办处制作了一些成套的文具,陈设于宁寿宫中。乾隆三十九年十月,在乾隆皇帝的授意下,造办处珐琅作制作包括暖砚盒、笔山、水盛、压纸的珐琅文具。这套文具的先期设计及纸样经过乾隆皇帝的几次修改,并拿来明代的掐丝珐琅样本,制成后又多次鎏金,才得以完成,明代珐琅水盛是此次制作文具的样本之一。

  • Lot 5134 明宣德 铜胎掐丝珐琅缠枝莲纹盘

  • 估价:1,000,000-1,5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直径19.3cm

  • “大明宣德年制”款 备注:欧洲藏家旧藏此明宣德掐丝珐琅缠枝花卉纹盏托,呈圆盘式,折边口,盘中心凸起盏槽。底足中心阴刻楷书「大明宣德年制六字款」。盏托以浅蓝色珐琅釉为地,盏槽内饰盛开各色莲花四朵,周围以绿叶相衬。盏槽外饰珐琅彩莲花、菊花等花卉纹六组。折沿上饰宝蓝色卷草纹,旁边一圈饰以菊花纹;外壁光素,底承三矮足。本品为明宣德时期宫内御用监所制造,继承了元代掐丝珐琅的风格特点,以蓝色珐琅釉作地色,单线勾勒花叶枝蔓,花朵饱满肥硕,图案布局规范,讲究对称。珐琅釉色纯正,表面温润光泽,气泡较少。此花卉纹盏托胎体厚重,色彩纯正,为宣德时期掐丝珐琅的上乘之作。北京故宫博物院及台北故宫博物院均藏有尺寸及纹饰相似者,皆为清宫旧藏。

  • Lot 5135 清乾隆 御制“香盘词”铜香盘

  • 估价:500,000-7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长12.8cm

  • “惟精惟一”“乾隆辰翰”篆款 备注:亚洲重要私人收藏器呈随圆形。口沿折边饰回纹。内饰浮凸之卷枝蕃莲,中央有御制香盘词:「竖可穷三界,横将遍十方,一微尘里,法轮王,香参来,鼻 观忘,篆烟上,好结就卍字光;右调金字经」,另有两枚篆款「惟精惟一」、「乾隆宸翰」。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大小相仿,造型、诗文、款识皆相同的香盘,著录于〖故宫历代香具图录〗,台北,1994 年,图版93 号。

  • Lot 5136 清乾隆 错金银仿古鸭形铜水滴

  • 估价:150,000-2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高11.5cm

  • 备注:欧洲藏家旧藏此鸭形水滴铸造精美,精铜为材,局部以错金银为饰,整体以南方常见的水鸭为仿生对象,腹空为器身,背为器盖,起合方便,此鸭熏整体仿古生动,工艺精湛,包浆沉厚,姿态古朴雅趣,藏赏兼备,实为一件实用与观赏两种功能集于一体的文房珍品。

  • Lot 5137 清乾隆 紫檀木刻乾隆诗文镇纸

  • 估价:150,000-2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长104.5cm

  • 压尺即指写字作画时用以压纸的东西,常见的多为长方条形,因故也称作镇尺、镇纸。其起源是由于古代文人时常会把小型的青铜器、玉器放在案头上把玩欣赏,因有一定的分量,所以在玩赏的同时,也会兴手用来压纸或者是压书,久而久之,发展成为一种文房用具。此件压尺体量颇大,当是压放较大纸张所用。选紫檀整料而作,其上以隶书书写诗文:「既而自惕且自咲旅獒玩物称德累宝贤不用」。所用紫檀色泽沉稳,通体布满牛毛纹,极富美感。字体雕刻得线条流畅,气运贯通,工艺精湛,折转自如,妙趣横生,置于案头把玩欣赏甚是风雅。

  • Lot 5138 明 御制云龙纹珊瑚笔山

  • 估价:500,000-6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长19cm

  • 天然珊瑚笔架,颜色饱满均匀,形状天然生成,充满大自然鬼斧神工之感觉。依形雕琢云龙云海之上,更添 气势磅礴。整器选材精良,刻工纯熟,意蕴兼备,或做搁笔之用,也可做案头赏玩摆件。

  • Lot 5139 清乾隆 御制紫檀框漆地嵌玉诗文双面挂屏 (一对)

  • 估价:800,000-1,2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90×20cm

  • 备注:台湾藏家旧藏此对双面挂屏,紫檀木框双面打洼,嵌黑漆板心,漆面蛇腹断纹,一面以白玉镶嵌五言诗挂屏「和气乃佳瑞,静德即奇书」。另一面以木雕凸嵌干枝梅树、以厚螺钿嵌梅花、珊瑚为花苞。铜挂勾为原件,兽面造型并阴刻双目,做工讲究。为宫中书斋内非常具个人涵养又文雅的饰品。在清代宫廷中,皇帝及后妃的寝宫、书斋、园林内,几乎随处可见挂屏。挂屏在清初开始出现,于雍正、乾隆两朝最为风行。主要是代替悬挂的画轴,成为墙上的装饰品,一般都是成对或成套。

  • Lot 5140 清乾隆 御制紫檀满工小方花几

  • 估价:600,000-8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38.5×38.5×46.5cm

  • 备注:纽约佳士得,2012.3.22,Lot1724无论是小几,还是大件家具,即是满身雕刻者,其面框上也均是素面,唯有此例在四个面边框上面浮雕夔龙纹,满布整个面框空间,这种做法在家具中目前仅此一例。又可佐证这件小几或是一件帝王把玩欣赏之物。浮雕图案稳重规矩,减地浮雕,打磨圆润,颇有玉雕风范。几边框侧面雕饰回纹,回纹起线稳健平直,看似简单,其实需要极为高超的雕刻工艺和极长久的制作耐性才可制成。束腰为变体夔龙纹,图案转角饰有转珠纹,部分随图案镂空,视觉上不至沉闷,有玲珑之感。牙板和腿足亦满雕夔龙纹,其样式特别,自牙板、腿足里侧起打洼宽线,并随轮廓有曲折变化,在视觉上形成细牙条的效果,其实是一木连做,颇有匠心,腿足微往上翻卷珠云纹,下方扁矮小马蹄,圆转收尾,与乾隆时期的回纹马蹄大相径庭。此几乍看似为清乾隆宫廷方凳,然而仔细观察却是一个非常罕见的清早期方几。该器以上好紫檀制作而成,面镶瘿木显示这不是一件承重的凳子,而应是案头或者炕上陈设的小几。瘿木色泽金黄,为上好的楠木瘿。此几上的夔龙纹,形象较为具体,和清代乾隆时期已经高度图案化的夔龙纹不尽相同,其时代应该早于乾隆时期,以此几的雅致、富贵而言,最有可能的是一件雍正时期制品。翻检故宫所公布的资料,尚未见到第二例如此件者,弥觉珍贵。乾隆帝并非独爱紫檀木制家具,一切取材都是空间整体考虑。有清一代家具中对瘿木的应用极其普遍。瘿木本身所具有的金黄色夺目光彩和行云流水般的木纹,更提亮居室亮度平添活泼,向为皇族贵胄所珍。

  • Lot 5141 清乾隆 御制硬木雕龙箱 (一对)

  • 估价:500,000-8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51×29×28.5cm

  • 硬木制,造型端方稳重,色泽古朴,古色古香。上开盖,正面安装圆型铜鎏金錾花龙纹合页及拍子,两侧安装铜提环。箱体正面铲地造出立体海棠开光,起线饱满圆润,大小开光内皆深浮雕云纹为底,双龙戏珠于云朵之上。有趣的是箱子龙纹的设计有阴阳之别,一个两两相对戏珠,龙形起伏明显,神灵活现;另一件双龙回头相望,戏藏于云中。雕工圆熟、纹饰布局错落大器,为标准高档之紫檀乾隆工。此对箱的五爪龙纹及海水波涛纹饰,无疑是风格明显的清宫御制用器。成对出现,更为难得。

  • Lot 5142 明 黄花梨石面翘头案上案

  • 估价:200,000-3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43.5×22×15.5cm

  • 以黄花梨为材,面攒框嵌云石,石纹如画。案面两端嵌入小翘头。边抹四边底端押窄线,下接牙板,牙头铲地浮雕卷云纹,边缘起线。腿足以夹头榫纳入案面,腿足间绦环板透雕如意,雅致可观。此件小案虽非大器,但榫卯严谨考究,标准明式做法,造型秀美悦目,朴质简练,平淡耐看。历经多年传承,保存完好,尽显文人生活意趣。

  • Lot 5143 明末清初 四君子黑漆百宝嵌方笔筒

  • 估价:1,000,000-1,5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16×16×17cm

  • 备注:欧洲藏家旧藏笔筒方形倭角,矮而敦实,是明晚清早期造型特征。黑漆撒螺钿为地,螺钿满布器身,光泽闪耀,其上四面百宝嵌花卉,为萱草、梅花、竹、菊花四种花卉,点缀蛱蝶,色彩艳丽,构图清淡文雅,如同彩画而成。笔筒内髹黑漆,色泽黑亮,偶发蛇腹断纹。笔筒的历史并不久远,目前所知只有明清二代。一般所见笔筒有竹、木、漆、铜、牙等质,圆形最为常见,车旋即可得,方形少见,有「百圆不见一方」之说,故而凡是方形,就显得孑然出群。百宝嵌工艺始于明晚期,以周柱镶嵌最为有名,故而名为周柱镶嵌法,清代宫廷器具中多有百宝嵌者,以屏风、宝座等器具多见,其以玉、玛瑙、珍珠、松石、珊瑚等宝石镶嵌,富丽堂皇,极具装饰性。佳者构图有绘画意趣,高贵而雅致,如此笔筒即是。

  • Lot 5144 清乾隆 御制剔红雕漆鼓琴宝盒

  • 估价:600,000-8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直径17.5cm

  • “大清乾隆年制”“鼓琴宝盒”填金楷书款 备注:亚洲重要私人收藏清代雕漆在乾隆时期是一大发展的品种,此件「鼓琴宝盒」特点在于用刀不藏锋,各种花纹处处运刀如笔。此圆盒外部满雕朱漆,盒底及盒内髹黑漆,黑漆鲜亮,漆质上佳。盖面雕云纹和水纹锦地,其上雕文人乘舫鼓琴图,人物的表情、山石的皴法和松藤、水草的勾勒,俱于刀锋处见笔力,虽然是在一色鲜红的漆面上,但因不同的刀法仿佛出现了不同的色感,其立体感更直逼平面绘画的真实效果。盒盖外缘雕回纹圈口,盒外壁饰满六角花卉锦纹。盒盖内刻阴文填金「鼓琴宝盒」,盒内底部刻阴文楷书填金「大清乾隆年制」,为宫廷造办处典型之作。清代的漆器生产规模很大,除了在京城设立「造办处漆作」,专门从事宫廷漆器的制作外,全国各地纷纷形成制漆中心,具有鲜明的地方特色。扬州的百宝嵌漆器仍在发展,浙江嘉兴以戗金银最为发达,福建的福州、漳州、龙岩等地的脱胎漆器畅销海内外,广东漆器则以装饰富丽、镶嵌丰满见长。此外,北京、四川、山西、湖南、贵州、甘肃等地的制漆业都有相当的成就。清代髹漆品种齐全,呈现出雕漆、填漆、戗金、描金、螺钿、百宝嵌等多种技法齐头并进的繁荣景象,而且各种工艺相互结合,相互映衬。  紫禁城西六宫里的咸福宫,在乾隆年间是皇帝的书斋,后殿西室曰“画禅室”,专门收藏董其昌的书画,而东室曰“琴德簃”,庋藏雍正用过的宋制鸣凤琴与明制洞天仙籁琴。台北故宫博物院藏有清宫廷画师沈源所绘制的《琴德簃图》,其上有乾隆题跋:“我皇考所贻古琴以宋制鸣凤、明制洞天仙籁为冠,皆有御铭。每一静对,穆然神移,不待抚弦动操始知至德之和平也,因箧藏于咸福宫东室,而以琴德颜其楣,并命画史写南熏之图。嵇康赋云理重华之遗操,慨远慕而长思,实获我心矣。乾隆敬识”。此“古琴宝盒”应是收藏于“琴德簃”。

  • Lot 5145 明晚期 御制紫檀雕云龙纹文具盒

  • 估价:1,200,000-2,2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28.3×19×10cm

  • 备注:美国重要私人收藏盒造型微妙,长方形,倒角圆润自然。从侧面观察,盒盖顶微鼓,盒身立墙往下逐渐向内收敛,至底端外翻为碗口线,加工准确精致,各处转折都起线装饰。整体造型饱满圆润,色如蒸栗,气象宏大。盒盖、四面满浮雕菱形回纹带为锦地,空处雕卍字纹,于锦地之上,浮雕云龙纹。云纹流畅自然,恍如还在流动、弥漫,期间有游龙翱翔,龙纹尖喙,鹿角,头发拧为一束前冲,正是非常典型的明万历前后样式,龙身近螭,四爪,有火焰翼,尾较长,整个身躯扭动自然流畅,曲折伸缩自如。盖顶饰五龙,有升、降、对飞等姿态。盒的前后侧各饰两龙,左右侧各饰一龙,六条龙的造型显然经过特意设计,皆是同向顺时针飞行,但是姿态各异,统一中有变化。雕刻手法采用薄浮雕,与木刻版画工艺接近,近乎竹雕中的薄意留青,层次分明,各处干脆利落,雕刻、磨制精细,无一懈怠处。盒内另设紫檀屉,屉下以四块白玉为销,衬托屉盘,白玉在黑色紫檀的映衬下更加洁白醒目。历来所见匣盒,将白玉放在不起眼的屉盘下面者,尚属首见。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紫檀雕云龙纹长方盒,除了图案稍有变化外,与此盒如出一辙,附图于此,其共通性一目了然,根本不需赘言。需要提及的是两者故宫博物院所藏者实为螭纹,典型的明晚期猫脸螭,而本盒却是典型的龙纹。明代的紫檀、黄花梨器具可以用罕见来形容,此例为典型的明晚期宫廷风格,是宫廷木雕高手制作的盛装名册的「拜匣」,至于精美绝伦的雕刻技艺,堪为晚明雕刻之代表,殊为难得。

  • Lot 5146 清康熙 黑漆嵌百宝花鸟方柜 (一对)

  • 估价:3,600,000-5,6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85×42×135cm

  • 备注:法国马斯-伊维尔伉俪(Zeineb &Jean-Pierre Marcie-Riviere )旧藏平顶长方形合页门,通体髹黑褐色大漆,柜正面及两侧面使用白色厚螺钿、各色玉石作镶嵌。正面图案以玲珑剔透的太湖石为中心,分别向左右各延伸一树花鸟,用梅花、喜鹊组成喜鹊登梅、喜上眉梢,用绶带鸟、海棠花、玉兰花、芙蓉花等组成玉堂富贵吉祥图案。除了主体图案外,柜下方的花牙上也装饰各种朵花。柜的两侧也作了精心设计,上为扇面形开光,下为长方形开光,开光内点缀嶙峋的山石和五颜六色的蝴蝶、海棠花、菊花等,仔细观察便可发现,在大漆的表面阴刻了树干及树叶,为突出花朵的美丽,仅仅花朵使用了色彩艳丽的寿山石作装饰,可谓匠心独运。柜内髹黑漆,置两个抽屉,抽屉表面同样装饰了朵花。  这对大柜,虽为对开门,但装饰图案却以正中心展开,给人的视觉是一个完整的画面,足见设计者的用心。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两点,其一,无论是鸟的羽毛还是花朵的轮廓、叶脉均采用纤细的阴刻法,有栩栩如生的装饰效果。其二,巧妙地运用了镶嵌与刻漆的有机结合,如梅花的主枝干由硬木镶嵌,而细枝干和叶子则采用在漆器表面阴刻的方法,以烘托绽放的梅花。而石边的小草则用阴刻戗色的方法来表现,相得益彰。  马斯-伊维尔伉俪(Zeineb & Jean-Pierre Marcie-Rivière)作为法国奥赛美术馆捐赠人、蓬皮杜国家艺术中心资助人、慈善家,是法国最负盛名的收藏家楷模,其中Jean-Pierre Marcie-Rivière更是于1997年至2013年连续十六年担任法国国家现代美术馆副主席。马斯-伊维尔伉俪的收藏覆函了当代艺术、古印度雕塑、中国古董、装饰艺术以及著名设计:Zeineb倾心于石刻雕塑和来自中国的精美家具、器皿,而Jean-Pierre则对西方经典油画以及战后艺术情有独钟,两人在各自的鉴藏方向上均有不凡的造诣。他们的婚姻引发出了一种奇迹,将两种性情,两种天性结合在一起,彼此分享对方的品味,同时接受另一种深邃的艺术灵感。马斯-伊维尔伉俪还以热情款待和慷慨大方而闻名,他们将多年以来精心收藏的艺术品陈列在巴黎Rue 直径e Varenne大道的寓所中,这是一个无以伦比博物馆空间,又是一个充满魅力的生活场域!在寓所中Zeineb和Jean-Pierre各自享有独立的一整层,每层都显示出他们个人对艺术的敏感性,以及从未停止过的收藏热忱。他们独一无二的高尚品位,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令他们的Rue 直径e Varenne大道私人豪宅成为了众多艺术名流、上层人士趋之若鹜的聚集之地。富丽华贵的黑漆百宝嵌花鸟纹柜文/张荣  百宝嵌是漆器制作工艺之一,兴起于晚明的扬州,因是周姓人创制,故又有“周制”之称。最全面的记录是清·钱泳(1759-1844)《履园丛话》,“周制之法,惟扬州有之。明末有周姓者,始创此法,故名周制。其法以金、银、宝石、真珠、珊瑚、碧玉、翡翠、水晶、玛瑙、玳瑁、车渠、青金、绿松、螺钿、象牙、密蜡、沉香为主,雕成山水、人物、树木、楼台、花卉、翎毛、嵌于檀、梨、漆之上。大而屏风,桌、椅、窗槅、 书架、小则笔床、茶具、砚匣、书籍,五色陆离,难以形容,真古来未有之奇玩也”。这段文字记录了百宝嵌工艺创始的时间、地点、创始人、制作方法、装饰图案、制作的品种。  谢堃(1784-1844)《金玉琐碎》说:“周翥以漆制屏、柜、几、案,纯用八宝镶嵌,人物花鸟,亦颇精致。”  吴骞(1733-1813)《尖阳丛笔》记载:“明世宗(嘉靖,作者注。)时,有周柱善镶嵌奁匣之类,精妙绝伦,时称周嵌。”这里的周制、周嵌,所指的都是姓周的人创始并制作的百宝嵌器物。  我国现存唯一的古代漆工专着——明代隆庆年间(1567-1572)成书的黄成著《髹饰录》,把百宝嵌划为斑斓类:“百宝嵌——珊瑚、琥珀、玛瑙、宝石、玳瑁、螺钿、象牙、犀角之类,与彩漆板子,错杂而镌刻镶嵌者,甚贵。”明代漆工杨明注曰:《有隐起者,有平顶者。》意思是指百宝嵌所成的物像,有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一种是隐起如浮雕,一种是没有起伏,与胎地齐平的。显然,如浮雕者所产生的视觉效果更佳。  综合以上文献记载,可以清楚地知道,所谓百宝嵌工艺,是以紫檀、花梨、大漆为材质,表面镶嵌色彩缤纷的各种玉石,组成赏心悦目的图案。大可制作家具,小可制作案头文玩。这种工艺的产生时间大约在明嘉靖前后,发展的高峰在清代中后期。  本文要隆重介绍的黑漆百宝嵌花鸟柜,高135厘米,面宽85厘米,进深42厘米。平顶长方形合页门,通体髹黑褐色大漆,柜正面及两侧面使用白色厚螺钿、各色玉石作镶嵌。正面图案以玲珑剔透的太湖石为中心,分别向左右各延伸一树花鸟,用梅花、喜鹊组成喜鹊登梅、喜上眉梢,用绶带鸟、海棠花、玉兰花、芙蓉花等组成玉堂富贵吉祥图案。除了主体图案外,柜下方的花牙上也装饰各种朵花。柜的两侧也作了精心设计,上为扇面形开光,下为长方形开光,开光内点缀嶙峋的山石和五颜六色的蝴蝶、海棠花、菊花等,仔细观察便可发现,在大漆的表面阴刻了树干及树叶,为突出花朵的美丽,仅仅花朵使用了色彩艳丽的寿山石作装饰,可谓匠心独运。(插图1)柜内髹黑漆,置两个抽屉,抽屉表面同样装饰了朵花。  这对大柜,虽为对开门,但装饰图案却以正中心展开,给人的视觉是一个完整的画面,足见设计者的用心。此外特别值得一提的还有两点,其一,无论是鸟的羽毛还是花朵的轮廓、叶脉均采用纤细的阴刻法,有栩栩如生的装饰效果。(插图2)其二,巧妙地运用了镶嵌与刻漆的有机结合,如梅花的主枝干由硬木镶嵌,而细枝干和叶子则采用在漆器表面阴刻的方法,以烘托绽放的梅花。而石边的小草则用阴刻戗色的方法来表现,相得益彰。(插图3)  无独有偶,故宫博物院的藏品中也有同样的一对大柜,尺寸略大,高186厘米,面宽126厘米,进深61厘米。造型完全相同,唯装饰题材不同,故宫大柜装饰的是婴戏图。(插图4)故宫的这对大柜不是清宫旧藏,是1949年之后进入故宫博物院的藏品。除此之外还有一件黑漆地百宝嵌竹梅图笔筒,(插图5)亦不是清宫旧藏。这五件百宝嵌器物有几个共同点,漆器本身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细小的裂纹,所镶嵌的石料本身也具有与清中期百宝嵌完全不同的岁月痕迹,还有一点最重要的是,家具的制式具有晚明到清初的风格。装饰如此华丽贵重的家具是什么人享用呢?大漆家具始终是明代和清初最流行的材质,虽然晚明开始流行花梨家具,而清代皇家流行紫檀家具,但大漆家具,在晚明清初使用的很多。特别是嵌螺钿和百宝嵌家具一直在皇家和贵族家庭中使用。  明末清初的张岱(1597—1679)在《陶庵梦忆》云:“陆子冈之治玉,鲍天成之治犀,周翥之治嵌镶,赵良璧之治梳,朱碧山之治金银,马勋、荷叶李之治扇,张寄修之治琴,范昆白之治三弦子,俱可上下百年保无敌手。”  清初王士祯《分甘余话·卷二》载:“康熙乙丑,余奉使南海,见六榕寺(在今广州市)一立佛像,皆以珠玉、珊瑚、玛瑙、琥珀、蜜蜡、车渠诸宝庄严之,已为希有。顷闻京师鬻一紫檀坐椅,制度精绝,亦以珠玉等诸宝为饰。一方伯之子欲以百二十金购之,德州李庶常文众棅力止之,乃已,此真所谓奇技淫巧者也。”  康熙乙丑年是康熙二十四年(1685),文中所云百宝嵌之紫檀座椅,欲卖“百二十金”,这在当时是相当高昂的数字。王士祯是清初杰出学者、所以他对属于镂金错采之美的百宝嵌还是存在成见,将工艺复杂、宝石镶嵌视为奇技淫巧。  上述两段文字,记述了晚明清初文人对百宝嵌的认知及当时百宝嵌作为新的高档工艺品的价钱。  实际上百宝嵌工艺的大发展时期是在清代中后期。嘉庆皇帝生活简朴,但亦喜用百宝嵌器物。钱泳《履园丛话卷十二---周制》载:“嘉庆十九年圆明园新构竹园一所,上(嘉庆皇帝)夏日纳凉处,其年八月有旨,命两淮盐政承办紫檀装修大小二百余件,其花样曰榴开百子,曰万代长春,曰芝仙祝寿。二十二年十二月,圆明园接秀山房落成,又有旨命两淮盐政承办紫檀窗棂二百余扇,鸠工一千余人,其窗皆高九尺二寸,又多宝架三座,高一丈二尺,地罩三座,高一丈二尺,俱用周制,其花样又有曰万寿长春,日九秋同庆,日福增贵子,日寿献兰孙,诸名色皆上(即嘉庆皇帝)所亲颁。”说明华贵富丽的百宝嵌工艺同样受到皇帝的青睐,并从民间走入皇家。清宫旧藏的百宝嵌器物大部分都是制作精美的箱盒类小品,而作为建筑上的装饰实属罕见。  这对黑漆百宝嵌花鸟纹大柜,保存完好,制作考究,装饰华贵,在沉稳的黑褐色漆的衬托下,愈发彰显出百宝嵌五颜六色纹饰的华美,是不可多得的清早期集髹漆、镶嵌、制铜工艺于一体的即可实用又极具观赏性的家具。在晚明清初朝代更迭的时期出现装饰富丽华贵的家具,能满足清初新贵们求新求奇的心理,符合当时贵族的审美标准。

  • Lot 5147 清18世纪 紫檀硬木嵌彩石蝶恋花图灯笼式柜 (一对)

  • 估价:700,000-9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13.5×13.5×33.5cm

  • 备注:欧洲藏家旧藏方口,微外侈,短束颈,平肩,方腹,腹以下渐敛,呈筒形,带须弥座,造型形似长方形灯笼。雍干之世,好古之风盛行,金石玉铜陶瓷木竹诸类工艺品皆以三代遗物为范,大肆摹仿,其中古青铜器对当时制作影响尤巨,此器以青铜尊为范仿制而成。整体风貌古雅朴拙,虽是化铜为木,却不失古意。腹部锦地为框,开光内取金黄色瘿木,以彩石嵌蝶恋花图案,片片精细入微,古朴别致。柜门可拆装,柜内分层收纳,取下另有一番储藏天地。此器造型端正敦厚,尽显雍容大度,皇家气派,成对出现,值得典藏。

  • Lot 5148 清乾隆 御题白玉诗文扳指

  • 估价:150,000-2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直径3cm

  • 扳指白玉质,圆筒状,中空。白如截肪,润如羊脂,选材上层。其上以工整馆阁体,阴刻御制〖舟行〗五言诗一首,诗曰:「春光渐可寻,春水一篙深。溪转看花抱,行舟逐鸟吟。锦丛醺蝶醉,绿藻隐鱼沉。物物皆天趣,悠然称我心。乾隆丙辰(1736)御题」。原诗见载于〖清高宗御制诗文全集〗,第一册,424页。丙辰年(1736)为乾隆元年,此枚扳指是乾隆帝初登大典所制,也是乾隆御制扳指中年代最早的,意义非凡。从诗文内容可看出弘历当时意气风发,洋洋自得之情,也侧面显露其指点江山,大有一番作为的心愿。扳指原称「韘」,为骑射扣弦护指之用,故宫博物院藏〖威弧获鹿图〗,即描绘了乾隆皇帝手戴扳指、行围射猎的场景。满族入主中原之后,扳指渐变为装饰物,成为一种权利身份的象征。扳指的大小纹饰,会依使用者文武身份定夺,武扳指为素面,文扳指多于外壁精刻诗句或花纹。拍品为文扳指,且属帝王赏玩之物,更重材质及雕工,故精美非凡。

  • Lot 5149 清乾隆 黄玉雕龙纹珮

  • 估价:350,000-55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长7.5cm

  • 备注:纽约佳士得,2011.03.25,Lot1551黄玉尾部皮色,莹润光泽。长圆形片状,两面纹饰,器表阴刻,器身镂雕,琢成夔龙,龙身铲地阳起勾云纹,亦见勾爪。清代仿汉代佩较多,皆以优质玉材制成。有子辰佩,鸡心佩,龙螭佩等。此佩雕工精细,形态逼真,风格圆润厚实,是清乾隆时期仿汉制蟠螭佩的典型器物。

  • Lot 5150 清乾隆 青白玉仿古单耳杯

  • 估价:400,000-6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高10cm

  • “乾隆年制”款 备注:欧洲藏家旧藏选用上等白玉雕琢而成,质地温润细腻,包浆厚润,古朴自然。扁圆形。椭圆口、圈足,口沿外撇,中空。口外沿阴刻回纹间拐子龙纹一周。杯体一侧浮雕蚰耳圆环,正可作杯之单耳,构思巧妙,雕工细致精湛,造型典雅庄严。自宋代兴起的效古之风至清代发展为一个顶峰,仿古玉器大量出现,各种方法层出不穷。此玉杯器形仿古代彝器,此种玉作的大量出现顺应了当时清人好古风的需求,反映出清人对古玉的浓厚兴趣。此器属清中期,是当时宫廷仿古玉器的佼佼者。

  • Lot 5151 清乾隆 碧玉雕通景山水图笔筒

  • 估价:1,000,000-1,5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高14cm

  • 备注: 美国 T高e Lever collection 旧藏整器由一块精选和田碧玉一气掏挖而成,玉质莹润,色泽鲜艳,浓淡相宜更平添立体之感。圆筒中空,器壁以深雕、透雕技法琢饰通景,隐起阴刻纹理,工艺极为复杂,多层次雕琢,景色愈远而雕刻愈浅,近景以高浮雕表现,疏密得体,刀法娴熟,一丝不苟。高山峭壁处悠然见一闲亭,又见小桥湍水,参天古木盘绕其间,枝繁叶茂。画面立体感强,编排细密,比例适度。器底有等距三只矮足。是件笔筒画意盎然,既可实用做文房用具,又是极为珍贵的几案陈设,充分显示了乾隆一朝制玉工艺之精绝。玉雕艺术在清乾隆时期达到巅峰。乾隆本人爱玉成癖,使得清代宫廷玉器做工之精、器型之众、使用之广、数量之多,是历史上任何一个朝代所不能媲美的。这些玉器是对数千年来传统制玉的集大成者。例如横空出世的大型玉雕山子,取材于山水图画,立意情景交融,攻克巨材,成为清代玉器繁荣的主要标志。又如仿古器物,由于乾隆对汉族传统文化备加崇仰,对古旧文物尤其珍爱,加以倡导和鼓励,才使得当时制作的仿古历代玉器成就斐然。据清宫档案记载,乾隆二十年至二十四年间两次平定回疆之后,新疆每年有2000公斤贡玉运达京师,造办处及苏、扬二地将和田玉材广泛应用。和田玉已然成为宫廷用玉的主流。根据〖中国和田玉〗一书的考证成果,在我国新疆和田地区所产的玉石之中,只有白、青、墨、黄四色。但在遗存的乾隆宫廷玉器作品中,除了白玉和黄玉之外,更有大量的碧玉作品,在重要庆典譬如寿辰频繁使用碧玉来制作玺印、文房器物以示纪念。

  • Lot 5152 清乾隆 御题青白玉雕阿迎阿机达尊者山子

  • 估价:1,500,000-2,0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高18.5cm

  • 备注:美国重要私人收藏本品巧雕一罗汉于山中岩壁之下,雕刻刀法流畅深峻,人物刻画栩栩如生,乃乾隆时期的精品。〖内务府造办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中,曾多次提及御制玉罗汉,如「青白玉一块……做罗汉十三尊书的纸样呈」及「玉罗汉上旧刻之字磨去具照新贴本文另刻字」。罗汉山子一般十六或十八成套,上有高宗专为各位罗汉而作的御制诗。不同套组的罗汉玉山子,刻诗的书体笔法皆略有不同,其中多做楷篆,行书则为乾隆御笔,甚为仅见。本品以楷书刻诗,则应由御作坊工匠据乾隆御笔书法精工细作而成。罗汉,乃佛陀得道弟子,让一切智,六根清净,修成正果。本罗汉玉山子雕第一位阿迎安几达尊者,细雕罗汉颦眉闭口,袒胸露肩,右手拿拂尘,左手持香炉,芬芳袅袅。四周山崖石壁,峭拔浑厚,犹如集天下之灵,存聚于斯。据说信徒闻香味可获得持戒的芬芳甘甜,触拂尘可去除烦恼和疾病。乾隆御题:「阿迎阿机达尊者厐眉皓首赤脚露肘一亦不立二复何有左执提炉香云无量以拂拂之是真供养。」见御制诗文集(一) 初集卷二十八 赞七。十六罗汉又称十六应真,罗汉又名阿罗汉,是永住世间护持佛法的十六位罗汉,〖大阿罗汉难提蜜多罗所说法住记〗记有十六罗汉的名称。乾隆皇帝对十六应真图像,十分重视、笃爱、欣赏,多次提赞,如御制〖吴彬十八应真图歌〗、〖西番古画十八应真赞〗、〖庄豫德摹贯休补卢楞伽十八应真赞〗、〖贯休画十六应真像赞〗等,都是对图画及罗汉的赞誉。罗汉信仰传入西藏受中原佛教的影响很深,关系也密切,但与中土的系统不尽相同。其排列顺序为第一阿迎安几达尊者,第二阿资达尊者,第三拔纳拔西尊者,第四嘎礼嘎尊者,第五抜杂哩逋答喇尊者,第六哈抜达喇尊者,第七嘎纳嘎巴萨尊者,第八嘎纳嘎喇錣杂尊者,第九抜嘎沽拉尊者,第十喇乎拉尊者,第十一租查巴纳塔嘎尊者,第十二毕那楂拉哈抜喇錣杂尊者,第十三巴纳塔嘎尊者,第十四纳阿嘎塞纳-马恩省尊者,第十五锅巴嘎尊者,第十六阿必达尊者。清帝乾隆,笃信佛教,在紫禁城内开展了大量佛事活动,制造、绘制了大量佛像,法物及佛事图画,且诵经祀典、著文写诗,其文其诗,是清代宫廷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记载这些诗文的物品,多为清代宫廷遗物珍品也是清宫重要的佛教文物。台北国立故宫博物院中,藏二件相类似题诗罗汉玉山子,见于〖宫廷之雅:清代仿古及画意玉器特展图录〗,国立故宫博物院,1997年,编号39及43,有一罗汉玉山子曾展于〖玉缘:殿堂藏玉〗故宫博物院,北京,2004年,编号33;另有两例售于香港苏富比2003年4月27日,编号33,以及2004年4月25日,编号98;香港佳士得1995年5月1日售出相类似玉山子,编号801。

  • Lot 5153 清乾隆 白玉雕瑞兽笔舔

  • 估价:300,000-4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长8.6cm

  • (紫檀原座)白玉质,匀净无暇,洁白细润。洗外凸内凹成椭圆。一侧圆雕瑞兽首,双角双耳贴于口沿和器壁上。神态温驯,造型别致,琢工精细规整。带紫檀原配底座。笔舔是文房用具,清代使用更加广泛,造型题材繁多,绝大多数作品讲究精挑细刻,琢玉水准极高。这件笔舔属清中期文房用具佳作,亦为精美陈设上品。

  • Lot 5154 清18世纪 御制紫檀云石面座屏 (一对)

  • 估价:400,000-6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17.5×10.8×31.5cm

  • 备注:台湾藏家旧藏整器以紫檀木制作,底座与站牙皆以细致起线装饰,造型秀雅,韵味隽永。紫檀攒框,屏芯是一块难得的天然云石,石长方形,纹理犹若丝丝细雨之后,云雾飘渺,似苍翠迭嶂,群峰迭置,云白与淡灰层层交融,若隐若现,犹如世外仙境,令人叹为观止。此座屏工饰简洁,朴素雅致,制作规整,形制稳妥,包浆见古,甚为精美。天作之木衬托自然之石,充分体现了文人雅士的清赏之求,崇在自然,乐在心趣。成对出现,陈设于条案之上,又常与砚配置,别具文玩之趣味。

  • Lot 5155 清中期 紫檀雕龙纹座式镜架

  • 估价:600,000-8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37.5×23.5cm

  • 紫檀雕花插屏式镜台,底座用两块厚实的紫檀大料雕卷草纹和如意纹作墩子,上竖两根厚实的紫檀立柱,再由两对几乎圆雕的整挖紫檀夔龙作为站牙抵夹。夔龙用料同样是厚实异常。立柱间是两根厚实的紫檀横枨;横枨间的紫檀绦环板是透雕的二龙戏珠;以虚间实,给人以空间感和灵动感。杖子下面的披水牙板铲地浮雕卷草纹,地子平整,雕工精细,一丝不苟,完全是造办处木作的典型工艺。这种透雕和浮雕结合的做法使得整个镜座更富有装饰性,插屏式镜框一反常态,设计清雅素净,略带西洋风格。在乾隆时期,玻璃镜本身就是十分稀罕奢侈的物品。这件紫檀雕花插屏式镜台在十八世纪的价值,远非一般官窑陈设瓷器所能比拟。西洋风是清朝皇宫贵胄追求的时尚之一。用紫檀这种当时最贵重的材料来做一面大镜,又用中西合璧来精雕细作,除了宫廷大内,无人可以为之,民间传世实物不多。

  • Lot 5156 清乾隆 紫檀雕云龙如意纹展腿四抽炕桌

  • 估价:800,000-1,2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103×29×35cm

  • 炕桌紫檀用料,四面平桌型结体,桌面边抹用粽角榫与四足相交。足间安抽屉四具,屉脸长方开光,陷地满雕深刻云褔纹,云纹朵朵,跌宕多姿,层次分明。中央安装鎏金铜制小菊花叶及叶型拉手。拉手下有一浮雕正位蝙蝠,造型写实,为典型乾隆纹饰风格。直足外翻如意云头,费料取形,搭配足间皆饰有透雕螭龙角牙,雕工娴熟,龙型圆转流畅,造型优美,有画龙点精之效。此件家具造型独特,是一件气质高贵而优雅的清宫书斋炕上家具。

  • Lot 5157 清中期 紫檀雕夔纹莲纹灯架

  • 估价:300,000-5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高56cm

  • 此灯台全部由昂贵紫檀木制作,其灯座底部以弦纹装饰五圈,十分精致,中间坡面一圈饰有浅浮雕莲花纹,又称「巴达马」,为标准的清宫常用图案。立柱分成三段,曲线优美,周身素光,雅致大方。四方的灯框铲地工整,边线雕刻规矩优雅,使整件作品显得素净沉稳。灯框下的四块倒挂花牙透雕简化的夔龙,让这个静穆的物件多了些灵动感。目前我们所见到的木制宫灯,全面紫檀木的并不多见,形制上多是吊灯和落地式灯台,座式灯台甚为罕见。这件紫檀夔龙纹灯台,是一件很难得的清乾隆紫檀文房艺术品。清初帝王对西方文化所带来的新鲜造型风格,在器物及建筑上多有取用和揉合,此例的西化立柱造型即为一例,此种立柱应用可见于帽架、灯台、烛台等,而仰俯莲纹为明代家具少见的纹式,但在清宫紫檀家具中属典型特有纹式,是由佛教须弥座所发展出的型式,多见于有束腰的家具。整个灯架用料考究,古朴简洁,纹饰吉祥,颀长而稳定,亭亭玉立,为文人书斋之雅具。

  • Lot 5158 清乾隆 鸡翅木雕夔龙回纹平头案

  • 估价:800,000-1,2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187.5×44×86cm

  • 㶉鶒木,亦写鸡翅木。明曹昭〖格古要论〗载:「㶉鶒木出西番,其木一半紫褐色,内有蟹爪纹,一半纯黑色,如乌木。有距者价高……常见有做刀靶,不见其大者。」鸡翅木材纹理精致绵密,大材极为珍罕,本案面以格角榫攒边打槽平镶拼板面心,边抹冰盘沿上舒下敛内缩至底上下起边线。案面直牙条牙头,两侧腿间装横枨,镶方形绦环板,直腿,侧角收分,足下承托泥。造型简约,素雅可人,各部分比例恰到好处。牙条腿足精雕以御用夔龙纹缀以回纹,工艺繁复而华丽,属上乘之作。平头案亦可当作书案或画案使用,在文人的书房里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明式家具的精髓是简约,这件平头案硬朗的线条、巧妙的雕饰、豪爽的用料,使它成为明式家具的上乘之作。

  • Lot 5159 清早期 御制鹿角凭几

  • 估价:500,000-7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长52cm

  • 凭几起源甚早,〖庄子·齐物论〗中有「南郭子綦隐机而坐」句,「机」即凭几。汉代已经根据级别的不同,规定使用凭几的材质。凭几的造型而言,常见的有三种,一种是直凭几,一种是弧形凭几,〖语林〗载孙冯翊拜访任元褒,任的门吏凭几见之,孙请任辞退门吏,门吏狡辩为「得罚体痛,以横木扶持,非凭几也」。孙冯翊斥责:「直木横施,植其两足,便为凭几,何必狐蹯鹄膝,曲木抱腰?」所谓「直木横施,植其两足」者,即是直凭几,「狐蹯鹄膝,曲木抱腰」者为半圆形凭几。第三种凭几就是用天然木之类,槎桠四出,无规矩形态。〖长物志〗言「几以怪树天生屈曲若环若带之半者为之」,明人杜堇所绘〖伏生授经图〗中,儒者伏生所凭的就是一个天然木的凭几,再往前追溯,湖北九连墩战国墓即出土一件木雕彩绘兽形凭几。凭几是古代尊者或老者所用,身份的象征。在所有的家具门类中,凭几是在各个历史时期从未间断使用者,从席地而坐时期起,绵延各代,直至垂足高坐时期尚有使用,清宫也遗留有康熙、雍正、乾隆各朝实例。但是自宋以来,凭几已经不是主要用具,故而传世者绝少。本例鹿角龙纹凭几,其实与天然木凭几接近。作为游猎民族的满族以马上得天下,入主中原后,帝王贵胄沿袭游猎传统,刻意保持尚武勇敢的民族特性,故而经常进行狩猎活动,木兰围场等地都是专为骑马狩猎所置,其中麋鹿是重要的猎物之一。以麋鹿角制作器具,也成了清代皇族独有的习惯,在沈阳故宫博物院收藏有努尔哈赤用的鹿角宝座,清代紫禁城保存有数件鹿角制作的宝座,这些宝座的鹿角来自于康熙皇帝狩猎所得,乾隆皇帝特意令人将御制诗铭刻在这些宝座上,其内容一则怀念圣祖,二则记述清代统治阶级游猎尚武的民族传统。因此,这些鹿角宝座于清代宫廷的意义,已非家具范畴所能囊括,而是上升到记录国家重要习俗的高度。麋鹿在中国本土至清晚期时只有北京南海子圈养十几只,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劫掠一空,自此麋鹿在中国绝迹,现在所见者都是从外国引种。清代宫廷中遗存下来的鹿角器具有鹿角宝座、鹿角脚踏,熟料今日又见到鹿角凭几,目前所知仅此一例。是几以天然鹿角制成,角端雕刻为龙首,整体形状如黄龙卧地。摩挲数百年后,其光泽内蕴,包浆厚重。不但是使用器,也是一件帝王闲暇把玩的文房用具,殊为难得。鹿角记鹿,阳类也,夏至感阴生而角解。然解者,自其委蜕,而新茸即渐长以成角,则六阳之义益明。蜕其旧而新生,必较旧加长且丰。两叉、四叉、六叉、以至八叉,历数十年而后成。或逾八叉者不可辨其年岁,盖千万中一遇,而其鹿亦必数百千年之寿矣。常阅武库所藏皇祖时鹿角一,记曰康熙四十八年九月五日上于巴颜陀罗海所获,其长自脑骨至尖各三尺九寸有十分寸之五,两尖抵直得七尺有九寸,两末径距凡四尺。叉之数十有六,最末者不尖而博,状如鱼尾,又如芝朵。近脑者,其围八寸有十分寸之二,既坚且泽,不珍而昔,景铄哉?是盖我皇祖神威所摄,山灵不敢閟其珍用,出瑞兽以燕圣人,而什袭天府,示我后昆,俾毋忘前烈,诘戎益勤也。予小子敬仰之下,不讶鹿角之奇,而思鹿角所由来者奇。庸可不表章厥迹,勒册府以永垂乎!〖月令〗仲夏鹿角解,仲冬麋角解。今木兰之鹿与夫吉林之麋,无不解于夏。岂古之麋非今之麋乎?是又不可得而知矣。〖汲冢周书〗至谓麋鹿之角不解,为兵戈不藏不息之兆,荒诞更甚,毋容辟讹,因为鹿角之记,遂并识之。乾隆壬午新春笔(1762年)

  • Lot 5160 清乾隆 浮雕龙凤纹洒金铜双连瓶

  • 估价:400,000-6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高20.3cm

  • 备注:欧洲藏家旧藏这类由两个尺寸不同瓶体瓜跌绵绵组成双连瓶,具有体型小巧、局部以鎏金洒金装饰的共同特征,为乾隆时期首创的仿古新样,应是清宫造办处专门制作,存放于多宝格中供乾隆皇帝赏玩的御用器,传世少见,极为名贵。双连瓶形制独特,大小两瓶以腹部相连,高低错落。大瓶直口细颈,自口沿以下以夔龙纹为地饰卷草花蔓;小瓶低矮,直口细颈,自口沿以下以夔凤纹为地饰卷草花蔓。全器造型精巧,工艺复杂,仿古铜色古朴肃穆,与灿烂的鎏金相互映衬,构成一种既古雅又新颖的奇特氛围。

  • Lot 5161 清乾隆 双夔龙耳铜壶尊

  • 估价:300,000-4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高14.5cm

  • “乾隆年制”款 备注:欧洲藏家旧藏此器铜制,直口,垂鼓腹,肩两侧以夔龙为饰,圈足。造型庄重,上平下收,挺阔精神。线条简素利落,沉稳大方。器表光素,器身栗子殻色,深沉肃穆。干嘉之际,金石学兴盛,此件既是模仿战国在青铜酒器中占有极其重要的位置的铜尊器形。尊底「乾隆年制」楷书款,笔锋顿挫表现淋漓,笔意尽显,虽铸尤写,彰显高超的铸造工艺。此壶法度严谨,庄重典雅,大气蔚然,皇家之气难掩。

  • Lot 5162 清早期 御制“敕命之宝匮”牌

  • 估价:200,000-3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长12.7cm

  • 该牌选料上乘,双面刻工,上部刻云福龙纹,龙形威武雄健。牌面呈圆形,边饰刻纹,中心竖刻满文、汉文牌名。「敕命之宝匮」。敕命用于敕封外藩、谭恩封赠六品以下官员及世爵有袭次者,为滚动条形式,六七品为二轴,八九品一轴。敕谕则有敕任官员、敕谕臣民、敕封或谕告外藩之别,足见其规格档次。

  • Lot 5163 清乾隆 御制文殊菩萨石造像

  • 估价:500,000-8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42.5×18×62cm

  • 此尊与之文殊菩萨石造像以青石为材,髹朱漆,朱漆大面积剥落,然雕刻的细节则更加完整的呈现出来。文殊采用高浮雕的手法,面容饱满,眉如弯月,头戴宝冠,缯带外飘,飘带如清代造像的服饰仪轨一般飘于体侧,颈部着项饰,下身着群,结全跏趺坐与仰覆莲台之上。莲台高束腰,束腰处装饰联珠,上下莲瓣扁平,瓣尖上翘,刻画的细致入微。背光处装饰蔓草及联珠纹,文殊的所执的莲花上托剑与梵筴自然铺开于背光之上,如繁花盛开之地,观之如有香气袭来。明清造像雕刻中吸收了唐宋石刻的优秀传统,特别注重细部的描摹。宋陵石雕中纯自然主义的成分较多,明清陵墓石雕更多典雅秀美之理想化内容。人物形象皆清秀典雅,衣饰表达清晰,图案雕琢得纤毫毕现,人体比例、面部刻画、整体感与精神的气魄等方面,则多显程序化。但这一时期的石雕造像非常注重表达平面石像的立体效果,古代大多数的陵墓雕刻都以立体圆雕为主,而明清时期则倾向于在二维平面的石龛上以多重雕刻来表现人物形象的饱满与立体。此尊御制文殊菩萨石造像即为这一风格之代表,同类风格可参考裕陵地宫石雕,二者在造像比例、背光形制、莲座样式等皆有相似而严格的程序,而背光的刻画均精致,造像的面貌都脉脉含情,气质皆温婉恬静,肌体丰满,神态自若,如少女气质般清丽。佛教造像进入明清之后越来越少以石刻为材,而此御制文殊菩萨石造像则是这一题材之遗珠,极为珍罕。

  • Lot 5164 明嘉靖 嵌青花瓷板红漆镙钿方香几

  • 估价:1,600,000-2,6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65×65×95cm

  • 备注:1.2002/12/08, Lot277 北京盘龙拍卖2.北京藏家旧藏几有香几、炕几、条几等多种品种。明代高濂1591年编撰的〖遵生八笺〗中述及香几最早用途,居中供置,「置之榻上,侧坐靠肘,或置熏炉、香盒、书卷」。而高足香几的出现,则因为明代在书斋、卧室内普遍有焚香习惯而衍生。当中传世明代香几甚稀,形制有方形、长方形、八角形,圆形或各样的花叶形。本品几面呈方形,四边起拦水线。高束腰,三弯脚,足端上翩,下承圆珠,踩方形托泥。此香几造型简练,比例适度,尤其棱角处理柔和、圆润,充分显现黄花梨木木材的自然美,显得既淳朴厚重又空灵秀美,典雅清新,体现明代文人追求典雅、精致的审美态度。整器通体髹朱漆,风格高古,漆层厚实。束腰处嵌青花瓷板,上绘花鸟小景,情趣可爱。香几于朱漆上绘饰花草图样,并相隔点缀嵌薄螺钿莲花纹。几的弯腿曲线圆润,富有动感,加之饰以花草图样,使其更为美观。髹漆家具作为明代家具的主流,讲究家具和绘画技法的结合,此几制作规整,髹漆精美雅致,漆色古朴,纹饰描画细致传神,大气秀美弥足珍贵。整器颇具明代风韵,乃大美之物。香几,又见香几!一件也许是嘉靖皇帝焚香告的香几  几面正方,沿边高起宽拦水线,望之如大方盘搁置架上,庄严持重。拦水线上描金球路纹,点缀十字花形,这种锦地图案在明晚期漆器上时有所见。面中以描金回纹为边,镶嵌青花五仙献寿图圆瓷板。几面中间圆而边框方,与古代天圆地方宇宙观暗合。瓷板则可以搁置香炉等器具,既有装饰作用,又有保护漆香几的作用。  瓷板绘一处松柏青翠的佳景,山石间灵芝生出,五位老者,二三成组,有一手持钓杆,一手持寿桃者;有一手持卷,一手持笔者;有捧手卷者;有长袖者;有拱袖者;有叉手为礼者。有仙鹤出没,图案中心则为一梅花鹿,背负圆光福字正面而立。图案为五老献寿图,寓意六合同春、福寿双全。五老皆着虎皮短裙,腰挎葫芦,具体所指不确,可能是道教神话人物。  从青花瓷板来看,应是明中晚期所制,最接近嘉靖时期。  嘉靖时期景德镇官窑制作开始实行“官搭民烧”制作,民窑的水平逐渐提高,精品与官窑接近,此时的青花瓷最佳者发色浓翠,蓝中泛紫,艳丽而浓烈,观之明快清新,正与瓷板相近。  嘉靖皇帝信奉道教,大量的道教纹饰开始出现在该时期的青花瓷器上,除了各种瑞兽、仙草外,神话人物开始普遍的应用于瓷器装饰,诸如群仙献寿、老子讲经、茅山道士等题材,而“福”“寿”等字也出现在纹饰中,最有嘉靖特征的是以青烟或者松柏曲折盘绕为一笔福字或寿字。  不唯瓷器,在漆器等其他门类中这类题材也得以大量出现,再举故宫所藏明嘉靖剔红五老献寿图盒为例,该盒所雕饰五老,形态和本香几面瓷板所绘甚为接近,甚至有的局部特征趋同,为瓷板的断代提供了可靠的参考。  青花瓷板发色浓艳、明亮,绘制笔法自然率真,寥寥几笔就将形象生动刻画出来。从剔红圆盒来看,这种五老献寿图案是嘉靖时期非常流行的纹饰。  几面瓷板周匝以彩绘饰缠枝莲纹,枝干强壮,叶片肥厚,花头丰硕,正是明中晚期缠枝莲的典型样式。  最为奇特处在于缠枝莲的花头为薄螺钿镶嵌而成。薄螺钿即所谓的软螺钿,是将贝壳截薄至0.2毫米左右,分截壳色,随彩而施,再勾划纹路。明晚期江千里最善制薄螺钿,有“杯盘处处江千里”之说。此几薄螺钿难得之处有二,一则尺寸较大,薄螺钿费工耗时,一般制作盒、匣、盘等小件物品为主,大件家具的制作较为少见。  二则所见薄螺钿器具,或者满嵌薄螺钿,或者仅在局部镶嵌薄螺钿,其他地方一任光素,如本香几彩绘描金与薄螺钿工艺结合表现纹饰者,甚为少见,目前所知仅故宫有一件“大明宣德年制”款的海棠式香几,为黑漆地上彩绘图案,兼有螺钿装饰龙纹。至于还兼有镶嵌瓷板者,目前并无二例。香几高束腰式,冰盘沿和托腮相呼应,如同台座,更显庄重,又令人惊喜的是束腰上有海棠式开光,嵌相同样式的瓷板,瓷板发色明艳,白地青花,与薄螺钿花头呼应,在深红色的背景衬托下,更加清新明亮,悦人眼目。  从瓷板海棠形轮廓可以判断,这都是为制作香几特制的瓷板。束腰上四面的瓷板花鸟纹并不相通,构图类似,基本都是中间立怪石一拳,背后生出荔枝、桃花、石榴之属,有燕、锦鸡、黄莹等鸟类,成双成对,飞翔其间。绘制天真烂漫,形象生动活泼。这种花鸟的样式也是明晚期流行样式。  外披壸门牙板,曲线弧度甚大,悠扬变化,中间山字形,雕饰有葵花状分心花,该是寓意多子多孙、福泽绵长之意。牙板两头成披肩状,为一丰硕的卷云纹。牙板上彩绘描金缠枝莲纹,花头薄螺钿镶嵌,保存状况较好,光泽耀目。  圆腿足,三弯,亦满布薄螺钿花头的彩绘描金缠枝莲纹,富丽堂皇,腿足末端外翻,向内收卷为卷珠状,另有花叶搭在腿足上,往下踩在圆球状足上。  香几下另附底座,清代香几多用托泥,明代香几除了托泥外,更多用的是底座,一般都带有束腰、腿足,造型更加稳重。此处底座面上彩绘图案已经漫漶不清,依稀看见的是一株旺盛生长的花卉,引得粉蝶飞舞。  底座有束腰,彩绘描金缠枝花卉,矮三弯腿足,敦厚有力,牙板壸门式,采用铲地浮雕的方式,结构上更加结实。  这种高束腰外披牙三弯腿带底座式的方或长方香几,是明晚期香几常见的造型,可举法国集美博物馆所藏相近时期的黑漆螺钿群仙贺寿香几为例,该几从造型特征和各处纹饰内容都与本例有呼应处,可知是该时期较为流行的组合样式。  明代尚红,对红色和描金使用有极为严苛的规定,《明太祖实录》载明洪武六年:  癸巳礼部言:礼以辨上下,定民志……近者官民渐生奢侈,逾越定制,恐习以成风,有乖上下之分,诏申禁之。……  其服用、酒器、伞盖、床榻、帐幕、舟楫、鞍辔、房舍之类俱有等第,除一品至五品酒盏用金,其余器皿俱不得棱金、描金,幷雕刻龙凤,妆饰金玉珠翠及朱红黄色彩画古先帝王、后妃、圣贤人物、宫禁故事、日、月、龙、凤、狮子、麒麟、犀、象等形,御赐者许用,既弊不许托此再造……违者罪之。   时至明晚期,虽然政令松弛,但是如此间朱红漆、描金、螺钿和青花工艺集于一身者,确实非宫廷不可了。  中国家具研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困惑,便是断代问题,因为大部分的家具没有款识,也缺乏足够的科学参照,此几借助青花瓷板,可以较为准确地将它断在明嘉靖前后。从学术意义上,此几为家具的断代提供了较为可靠的参考资料。  翻检故宫公布的资料,目前明代香几较早者多为万历款识,虽然前述有一件“大明宣德年制”款香几,但是该香几从螺钿装饰的龙纹看,是比较典型的明万历风格,换言之,是否宣德本朝所制,尚需进一步研究。  如此,则本香几有可能是目前所知年份最早的宫廷家具了。明世宗嘉靖皇帝朱厚熜笃行道教,大半生都在烧丹炼药中度过,那时期的器用也被他打上了深深的道家符号,香几自然是他日常祷告焚香中必不可少的器具,我们无法确定这件香几就一定跟他有关系,但是也不排除他曾经在这件香几旁焚香一炷,祷告不已。  时间闪回四百多年前的一日,西苑的某个宫殿里炼丹的炉火跳动闪烁,光线并不明亮,影影绰绰的只有香几上的瓷板和螺钿闪烁着光芒,在黑暗的背景里如此鲜艳,彩漆上描金的线条也随着炉火灵光乍现般的跳动着。  嘉靖皇帝拈香一炷,那一刻,也不知他心中所想何事,是在盼着仙丹炼成可以长生不老?是在期盼国祚绵长?还是在回味严世蕃那簪花妙笔写出的青词?也许的也许,只有香几自己知道它的主人曾经是谁,曾面对着它祷告过什么。悠悠四百余年,白云苍狗,人的过往冷冰冰的记载在纸张上,我们通过繁杂的文献在拼凑着过去。只有物品,诸如这件香几,它矗立在那里,触手可及的就是刹那间数百年,看得见,摸得到,真真切切。  姑且不论香几与嘉靖皇帝有无直接关系,众所周知,黄花梨等硬木家具的制作自明晚期始,但是在宫廷中,仍然是漆家具为主流,记载严嵩抄家的《天水冰山录》里,奢侈的严嵩用的家具基本都是漆家具,只有些小型的盒子是硬木。目前所见故宫所藏的明代家具中,几乎清一色都是漆家具。以此可见漆家具在明代宫廷中的广泛应用,像这件镶嵌瓷板者,特殊性自不必多言了。  北京故宫收藏有明熹宗天启皇帝的坐像,在宝座两边对设朱红漆香几,上陈瓶花之属。香几的造型为方形,高束腰,三弯腿,下附底座,面和束腰上镶嵌有石板,与本例香几的造型和装饰手法有相近处,也可证这种样式在明中晚期宫廷中得流行。  抛开这些不谈,只从香几本身来看,可总结如下:一 、工艺而言,集彩绘描金、嵌螺钿、青花瓷于一体,这是目前所知的孤例。在明代家具中,镶嵌瓷板的,极为罕见。二 、纹饰而言,缠枝莲纹、五老献寿纹、花鸟纹都是典型的明晚期特征,而且纹饰具有浓厚的道教风格。三、年代而言,借助青花瓷板,结合前述纹饰,可以比较准确的将其断代在明代嘉靖前后。无疑,这也是中国家具断代的重要参考之一。四、造型而言,弥足珍贵的香几,是中国家具造型最为美观的一类。五、出身而言,各种工艺和题材,都将之指向了宫廷家具的范畴。六、品相而言,虽然螺钿等处有所剥落,但是整体结构无散失掉落处,历经四百余年还能如此,也可想见历代主人的爱惜。  “明嘉靖嵌青花瓷板红漆螺钿方香几”,诞生于中国家具制作最高峰时期,见证了明晚期宫闱秘事,体现着数百年前的宫廷审美,集合了当时最佳的工艺和设计,启发着风流数百年的明式家具,静默无言,矗立在那里……四百余年尚能保存完整,不得不慨叹造化之神奇!

  • Lot 5165 明 金漆上马墩

  • 估价:200,000-300,000 RMB

  • 拍品说明

  • 尺寸:70×32×46cm

  • 墩呈马鞍状,仿石质上马石风貌,底为须弥座,周边雕塑出繁缛精美兽面锦绣图案,外罩金漆,富丽高贵,更加印证出身不凡。方便携带,便利随时随地蹬鞍上马与下马。上马石起于秦汉时期,相传西汉的王莽个子矮小,不易上马和下马,开始竖立上马石,以后就成为风尚。特别是清代最为流行,成为一道风景。清代满蒙等民族有骑马狩猎的祖习,清代朝廷规定:满洲官员出门,无论文武,均需乘马,以不忘先祖遗风,清官员有「前引」、「后从」的定例,即主人外出时,仆从也要骑马,前呼后拥地跟随,即使后来主人们乘车、乘轿,仆人也要骑马左右跟随。每当主人欲上马时,仆人便牵马备鞍放置上马墩,主人就可以轻易地脚登马蹬骑上马背。

更多精彩推荐:

2017北京保利十二周年春季拍卖会—瑰映如茵—玫茵堂暨欧美搜储康熙、雍正御窑精华

2017春拍战报 | 清雍正粉青釉双龙尊1.4054亿破纪录!佳士得24.5亿港元横扫香港2017春拍

获取古玩拍卖信请关注典藏拍讯微信公众号

guwan1998

参加拍卖请加微信号

guwanyuansu

广告投放请联系


13641627067 陈先生  13818437994 申先生


典藏拍讯  .  guwan1998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