牦牛文化|野牦牛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1-15 07:14:22


野牦牛


在山峦起伏的高原牧场上,一头发了威的公牦牛站在高高的山颠上,四蹄蹬开,体毛倒乍,尾巴直指天空,奋力的挺起胸,高高的扬起头,屏住全身之力一声长啸。这啸声震撼了山峦,在壑谷里回荡。这里有高山,有平原,有河流,有湖泊,有终年不化的积雪和冰川,还有飘动的白云,飞翔的鹰以及耀眼的太阳,这里才是它们真正的故乡,它们在这里可以肆无忌惮的生活。

野牦牛,学名Bos mutus(Poěphagrt mutrs),英文名wild yak,藏名音译仲。偶蹄目,牛科,牛亚科、牦牛属。是家牦牛的野生同类,典型的高寒动物,性极耐寒。青藏高原特有牛种,为国家一类保护动物。

百年前野牦牛分布范围较广,占据了喜马拉雅山北坡,昆仑山及其毗邻的山脉。近几十年的野外调查则表明,由于人类活动范围的扩大,野牦牛分布范围已缩小至海拔4000~5000米的雅鲁藏布江上游、昆仑山脉、阿尔金山脉和祁连山两端环绕的约140万平方公里的耸山寒漠中。在鄂陵湖和扎陵湖附近的黄河源头,1898年维尔比写到:“ 在一座绿色的小山上,我能够看到数百头野牦牛在吃草,我相信见到的牦牛比小山还多,到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在同样的地点,看到牦牛几乎很少,甚至没有。由于无计划的乱猎,野牦牛的分布区日渐缩小。据纽约国际野生动物保护协会乔治夏勒和西藏自治区林堪院的统计,20世纪90年代的野牦牛数量在13000—15000头左右。现在野牦牛种群数量不会超过20000头.

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在双湖县嘎措乡发起了一个针对西藏野牦牛的保护项目,根据项目团队的研究,在过去几年中,随着家牦牛数量的增加,野牦牛与家牦牛的杂交和冲突也随之增加。仅在2012年,嘎措乡的家牦牛数量就增长了9.4%,总数已经超过现存野牦牛总数的3.5倍,它们占据了嘎措乡周围野牦牛草场的88%。这导致野牦牛被边缘化(被迫迁移到更高海拔或更偏远地带的无人区),与家牦牛杂交的增加,威胁到野牦牛的基因纯度。 研究还表明,绝大多数的当地牧民(超过88%)对野牦牛持“反感”态度。 “野牦牛常常严重干扰我们的工作。他们与我们的家牦牛杂交,产下性情暴躁的杂交牛犊,混群期间阻止我们靠近挤奶。”,嘎措的一牧民说。家牦牛逃逸,加入野生牛群也进一步加剧了人与野生动物的冲突。 

该项目团队认为,冲突的关键原因是由于对自然环境保护的公众意识和教育水平低。在牧户访谈调查中,四分之三的受访者认为禁止捕猎野牦牛和野牦牛数量的增加是产生冲突的唯一原因。没有受访者意识到是由于不合理的放牧活动和技术,或气候变化造成的栖息地退化。因此,几乎一半的受访者建议对野牦牛采取侵略性的措施(如驱赶、猎杀等),而只有十分之一的受访者在可能性的解决方案中建议调整目前的放牧点。 

 野牦牛的数量急剧下降和90年代以前的滥捕乱猎有关,但随着野生动物保护法的贯彻和打击盗猎力度的加强,非法盗猎行为逐步下降,野牦牛种群的数量下降逐步得到控制,但不前,野牦牛生存最大的威胁还是人类活动,野牦牛活动空间较大,不同季节需要很大范围的转移,因此,保护好栖息地是保护该物种的关键。


 

道听途说的故事


1

 野牦牛是国家一类保护动物,高原动物中的“巨人”。似乎没人精确计量过它的体重。有说是一千斤的,有说是一千公斤的。牧民说一千斤到一千公斤的论据是:把一头野牛肢解,弃置牛头和肚内秽物,需八头驮牛驮走。每头驮牛常规载重是一百五十斤,算起来千斤有余。据说有的野牛头非常之大,两角之间的头顶部位可并排坐两个人。



2

 野牛一般不主动进攻人,它硕大的体格、从容不迫,显示一副端庄、憨厚的模样。只有在人伤害了它又没能致命时,才凶相毕露。有一件真事,很能说明问题。能打野牛的猎人枪法必须非常准。猎人们找个隐蔽处藏身,往往要躲上几天才有野牛靠近,用老式的火药枪朝心脏地方射击,一枪毙命,要打脑袋不行,皮厚穿不透。以前双湖文部地区一位乡书记猎野牦牛,一枪没打死它,激怒的野牛冲了过来,猎手仓皇逃命,首选扔掉了武器,野牛就在猎枪上踩来踩去,踩个稀烂;又把帽子扔了,野牛又踩;再把衣服一件一件脱下扔掉,狂怒野牛上了当,支书金蝉脱壳赤条条钻进一块大石底下,还好,文部一带有巨石,要在大荒坝上就完了。最后,那野牛朝巨石拱了几下,没拱动,才悻悻地走了。从此,那支书洗心革面,再不打野牛了。



3

公野牛不怕狼。就是公野牛死了狼也啃不动。野牛皮太厚,最厚部位在额头,足有三寸。一位当地人在介绍野牛习性时,说起他家用野牛额皮做的菜板,用了三十年还没任何损毁坏。野牛全身都被牧人派上用场;野牛毛发很长,尤其腹部裙毛长及地面。十头野牛的毛和尾巴剪下来,可以织一顶大帐篷;牛毛帐篷最好,挡风保暖,雪水也渗不透。牛皮可以做藏鞋底、做马鞍绳,代替金属做马镫,左侧角用来做挤奶的盛奶器,晒干的牛舌头当梳子。



4

  家牦牛与野牦牛交配所生小牛也野性十足。畜牧工作者们取野牦牛体格魁伟、适应性强的特点,数年前曾委托双湖活捉了两头公野牛,拿大敞篷车千里迢迢送到当雄。也许野性的生命力更强健,遗传时排拆了驯化性,畜牧工作者们的理想似乎未能实现。即使家牦牛一旦混迹于野牛群,一年之后竟比野牛还野。




- END -


编辑 | 西藏牦牛博物馆

制作 | 次多


 

微信:yak-museum

扫描关注西藏牦牛博物馆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