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再难,也要走!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5-03 15:55:06





















开始···   现在台上的皮尔卡丹和古尔格离,被这一幕完全惊呆,他们第一次见识到斯拉格这个国际军火商的实力,亚利多得被打得满地打滚,贴着地面扭扭曲曲的躲避斯拉格的短棍,手中的匕首已经不知道掉落在了哪里,他现在唯一的条件反射,就是躲避躲避,再躲避。斯拉格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追着地上爬着的亚利多得一阵穷追猛打。到此,李三思和郎博才看到斯拉格本身的暴虐,原本斯拉格就是恐怖分子出身,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文质彬彬,伸士谦逊,但是一旦对付敌人,就是这样不容情面的份。    亚利多得趴在地上,口角不住的溢出鲜血,也不知道是死是活。从刚才亚利多得中棍和现在倒地不起,之间发生的时间太快,使得所有人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等到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周围的人一片哗然,不少人甚至于站了起来,而那些站起来的,多半也是飞豹帮的人,自己的老大被打成了这样,其他人全部被镇住,而且碍于慕尼黑黑手会的辛巴拉在此主持大局,两人的决斗也不容外人干预,本身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决斗,既然是决斗,胜负天定,生死自理。    只是上来飞豹帮的人把亚利多得抬出场之时,朝着斯拉格狠狠的恨了几眼。    而斯拉格也已经变成了那昏绅士的模样,短棍被他不知道收回了哪里,面对着这些人的眼神,也只是微微地笑了一笑。    “太……太吃惊了……”主持人的舌头感觉到都有些不太能够绕得过来了,“没有想到我们刚刚选出来的飞豹帮亚利多得,现在就被打翻在地,卫兵,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赶快把这个人抓起来!”    “等一下!”辛巴拉站了起来,他对下面的这个男子已经产生了兴趣,无论胆量,战略,能力,都是高人一层,如果能够被拉拢到慕尼黑黑手会里面为他所用,自然是相当好的一件事情,“这是两个人的决斗,不容许外人的干预,输,就要输得起,难道飞豹帮连这点觉悟也没有吗?既然没有把握,当初为什么又要选择答应呢!?”    辛巴拉的一句话,绝对是权威,周围的人没有一个敢于动掸,就连刚刚要上前的卫兵,也是愣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主持人一挥手,卫兵走了回去,“原谅我的激动,没有错,现在这样的情况,的的确确是两人的决斗胜负,我们实在不应该干预!”    “那么我站出来挑战巴拿马海盗集团,也应该没有异议吧,作为一个海盗,如果连挑战都不敢接受的话,那又算是什么海盗!?”郎博从舞台边缘走出来,聚光灯连忙打在他的身上,感觉就像是一个舞者即将表演一样,出来站在斯拉格的旁边。    皮尔卡丹转过头来,只看到李三思笑嘻嘻的看着他,而原本在他旁边的郎博不知道已经什么时候跑到下面去了,还要挑战巴拿马海盗团!皮尔卡丹第一时间冒出一个念头,“自己是不是遇上一堆不要命的了?”    辛巴拉站在六层的高度上面,一双眼睛扫向接下来出现的男子,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完全的失控,怎么会有人接二连三的出来挑战,不过作为慕尼黑黑手会再拜博伦城的代表,他自然是要拿出自己的风度,“当然,如果你的对手愿意,完全可以实行这次挑战!”    辛巴拉感觉到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喉咙有些干涩,***下面这两个究竟是什么人啊!海盗也不用热血成这样吧!    巴拿马海盗团可以说得上是历史悠久的了,这样的一个组织,诞生的高手也自然众多,现在的团长尤里,不光光是一个特级的高手,就连他身边三个跟随的虎将,也不容小觑。    辛巴拉这么一说,把接不接受挑战的球又丢给了下面的尤里,顿时全部人的眼睛,也同时间的看向了面前这个巴拿马海盗团的团长,要知道海盗,对于决斗有一种热衷和神圣的情感,不亚于鹰帝国中世界对决斗的贵族作风,如果谁拒绝了决斗,所有人都会带着看胆小鬼的神情来审视你,更别特像巴拿马海盗团这样的海盗,如果一旦拒绝挑战,那么这个海盗团基本上多年苦心经营的声誉,也就这样的没了。    所以尤里根本就没有选择,他生性狡猾,不打没有把握的仗,但是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不得不走上一条无以选择的道路。    尤里从包厢站起来,脱下风衣,潇洒的一丢,剽悍的气势散发出去,让周围的人一阵喝彩。    “海盗!这就是我们海盗!”不少人激动得热泪盈眶。    但是郎博也并不轻松,他从这个尤里身上,感觉到了强大的气势,尤里的能力,绝对不在他之下。    两人这么隔空一对视,顿时充满了火药味。尤里脱下风衣之后,身上是一套紧身的T恤,将他的肌肉线条勾勒出鼓胀的形状,凡是在海里面出神入死的人,肌肉都显得那么厚实。    郎博也不示弱,外套脱下,背心包囊的肌肉也露了出来,他在雷霆小组经受的训练岂是易于,堪堪和面前的尤里双双比肩。    两个都是肌肉男,站在台上的中间,斯拉格退到了不起眼的角落里面,这是他们三个事先商量好的,方便逃跑。但是现在的斯拉格,同时间感受到当时去探听纽顿房间的时候那种精神被锁死的感觉,让他出了一身冷汗,这样的感觉当然来自于六层之上的辛巴拉,他本身继承了纽顿的东方秘术,现在一双眼睛锁死斯拉格,眼睛里面的蓝焰正在节节明亮。    “喝!”站在台上的郎博和尤里两个人同时间一声暴喝,鼓着肌肉的手膀子像是两个金属做成的变形金刚,庞大的撞击力冲撞在一起。两人都是力量性的人物,这么互一交锋,硬过了几招近身搏斗,然后相互弹开去,又冲在一起拳对拳,脚对脚的交锋。”结束。。




















开始···   茂密树林的岛屿,奇怪海螺的庞大建筑,环绕着黄白相间的沙滩,湛蓝的海水,这些真实存在着的现在和过去那些悠远的日子,像是两条各不相同的线段,一个曲折婉转,一个平滑自然,却被硬生生的连接在了一起,形成了李三思独特的人生。    而最中间的转折点,就是海山城让所有人为之疯狂的风暴一一魁地亚奇,也就是因为魁地亚奇的风暴,使得他的命运也因此改变,被吸入了一个看不见尽头和来路的旋涡,过去和现在像是落差了几百年,有种隔世为人的感觉。    他甚至认为自己其实已经死在了魁地亚奇当天,现在是在另一个世界重生了过来,没有苏紫轩,没有林清儿,没有父母,没有海山城,实际上,这里也不是从前的大陆和世界。    但是似乎不是这个样子,刚才的其中一个和尚说肯德基已经出到了爱尔兰烤鸡腿堡,已经持李三思的遥想拉回了现实,他突然得这个世界开始美好起来,至少自己,还能和爱着的人共处一个世界。    和尚宽大的手掌带着破空的劲风横扫过来,那一刹那,李三思有种面对着千军万马的感觉,面前这个和尚的动作,虽然比起祖圆来还要慢上那么一拍,但是攻击过来声势却十分惊人,掌击还没有来到,李三思的头发已经被风力吹荡,掀起一些潦乱的毛角。    这一掌如果被拍实,李三思即可保征对他造成的伤害效果,绝不亚于祖圆的手刀,同时,李三思也清楚地明白自己的身体,再也承受不起一记那样的攻击了。    他脚步后蹬,身体迅速后滑,和尚的手掌擦着他的鼻头划过,李三思退了几步,鼻子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虽然和尚对他能够避开自己全力一击显得有些诧异,不过很快在无数决实战中磨砺出来的冷静就接替了李三思带给他的惊异,他也进一步的测试出,面前的这个好像乞丐一样的男子,确实有几分真才实学,让他没法轻视,他再次踏前像李三思逼近,手间千变万化,或击或打,或推或抓,分成无数的影子,千手罗汉一般,朝着李三思扑涌而来。    其实,李三思和面前的这个和尚,在实力上根本没法比,李三思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身体素质根本比正常人都不如,他只是借着上天赐予给他的超级能力意识流,一次一次的在关键时刻化为夷,而和尚则是从来训练的就是最强的格斗技术,更有丰富的实战经验,两人相较之下,李三思只是靠着取巧能贪得些小便宜,是如果要打上持久一点的战斗,李三思几乎可以在分分钟落败,全没有悬念。    阳光晒在广阔的布满龙纹的空地上面,反射出明晃晃的光彩,带着些干裂的热气,胜负已分,李三思一个躲闪不急,被和尚拍中后脑勺,顿时晕了过去,和尚拦腰将他抄住,刚才还在一边看热闹的其他几个和尚,立即起身围拢来。    “我就说嘛,还是大师兄比较厉害,这么一个小子,你出手秒秒钟就摆平了!”    “这小子竟然能让大师兄也吃了点亏,看来来头不小!”    “去!你懂什么,那是大师兄在轻敌毫无防备之下才让这家伙讨了一两招的优势!”    抄着李三思被众人叫做大师兄的和尚手一挥,七个和尚立即停止了说话,“没事不要来拍我马屁,这个人着起来还很年轻,来历不明,我现在就去把他送往长老院,你们各自回去尽忠职守,不擅离岗位,防止外人入侵!”    “明白!”七人立即轰然应诺。    ※※※    李三思睁开眼睛的时候,刚好看到窗户外面摇曳的树影,在日光下面,泛着绿的出油的光辉,影影绰绰,一股懒意又重新回复他的身体里面,让他迷糊得几乎睁不开眼睛。    于是他再决的闭上眼睛,心想着就那么再睡会,手一探出,到了软锦锦的枕头,再一捏捏,他开始慢慢的睁开眼睛,大脑从沉睡中回复过来,重新的恢复话力。    自己竟然躺在床上!李三思在摸到软锦锦的床铺之后,突然吃了人参果一样的惊喜。    “哈哈,果然是梦!”李三思林床铺一跃而起,脚下却踩到什么东西,一个仆趴漂亮的倒地,摔了个青头包。    他从地上撑起身来,转头看过去,床的下面莫名的多出了一阶梯,用来放鞋子一类的阶梯,好像古时候清朝那种配套的大床。    李三思猛地转头左右四顿,房间很大,也古味十足,有放着茶盏的檀木圆桌,有角落里的盆栽木雕,像是七八十年代流行的摆设,安静得摆在那里,就连刚才他透过去看到树叶摇晃的窗户,也带着雕花镂刻的格纹。    李三思一时间,有种回到了民国时期的感觉,他怕把门一拉开,就可以看到外面八国联军正在联手劫掠北京的场景,到处鸡飞狗跳,到处是嚣张跋扈的军队,没准哪个黄毛鬼子还对着自己惊慌的开两枪,那自己的大好青春美丽年华就这么的在枪声炮火中消逝了。    就在李三思胡思乱想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利落的门响,带着突如其来打破空气寂寞的突兀,差点惊得李三思一下子跳到张着起来很名贵的檀木茶桌上面去。    不过就算他没有跳到茶桌上面,也差只不远了,他现在已经身在了圆凳上,紧张的盯着进来的人。    一个灰袍老僧步了进来,虽然面目枯槁人形老迈,但是还是饰不住他那双精光闪烁的眼睛,就因为有了这双眼睛的存在,得他整个脸颊看起来有种历轻沧桑的睿智。    老僧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三思,旋又看到他处身于圆凳上面,脸上那张本来紧绷如岩地,稳重如泰山的表情立即山崩地裂,“你…你…你怎么在我的宝贝凳子上面,快下来!”    眼看着面前老人一副快过来和自己拼命的样子,李三思赶忙的跳下凳去,看着面前古怪的老僧举着袖子在圆凳上面珍而重之的擦了又擦,那样子,比擦一个传家水晶球还仔细。    “其实…也没有那么脏啦…”李三思想安慰下,又不知道么说,话在嘴边千结百绕,最粹化成了这么的一句话。    “废话!这个东西又不是你的宝贝,当然你不心疼!你知道你才送来的时候多脏么!?”    李三思这才记起来,原本自己是上半身赤棵,下半身裤腿全粘着泥巴的,就连鞋子恐怕都和脚掌腻在了一起,而现在,他穿着宽和松软的承物,身体也被洗了个干干净净,没有刚开始他从泥桨里出来的那种恶臭味道,想到自己之前,李三思都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老和尚打量了他一下,“恩,看起来,这套中号僧袍还比较适合你,你以前的裤子和鞋子已经丢了,脏得简直不用洗。”    “什么?我穿僧袍?”李三思脑子里顿时浮现出汤姆克努斯着唐装的怪异模样,手下意识的摸了摸头顶,还好,自己的那座鸟巢还在,基本上还没有被莫名的遭到灭顶之灾。    老僧看着李三思的样子,“嘿嘿”直笑,那种笑声直透进他心灵,让他产生了一种看到中世纪巫婆的威,“老…老伯…你笑什么…”    老僧走到床边,坐了下去,“老纳有几句话要问你,你如实回答我,假如让我发现你说的任何谎话,保管你走不出这个房门。”    不就是问个话嘛,你威胁个什么劲,虽然这么想,李三思表面还是客客气气,毕竟这个大林寺处处都透露着古怪的氛围,“嗯,你尽管问我就是,一定如实回答。”    老僧左脚跷起来放在右脚上面,然后双手搭在膝盖上,神情轻松的问,“你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在这座岛屿上面?”    “我叫李三思,本来是一个小城市里面的高中生,却不料发生了一件根本无法想象的大事,我要是说出来,你是不会相信的。”    老僧眼神炯炯,来了兴趣,“还有什么比你来到这座岛更加离奇的呢,说出来,让我听听。”    “也对,本来这里就不可思议的了。”李三思沉默了一下,抬起头来,“有一个很厉害的人物,想要盗取对于我们那座城市十分贵重的东西,他最后阴谋败露,想要乘坐滑翔翼逃跑,我在阻止他的同时,也被带上了他的滑翔翼,只后就腾云驾雾,等自己醒来后,就来到了这座岛上面,我知道这个故事很离奇,但是它确实那样的发生了,你要相信我。”    “恩,我相信你。”老僧回答的爽快程度,大大的出乎李三思的预料。    “你真的就这么相信我?”李三思有点不那么自信。    “你已经解释了你的来历,我为什么不相信?”老僧显得很平静。    “你不觉得这个故事太离奇了,太不可思议了,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理解吗!?”李三思眼睛瞪得很大,他本来还想吹嘘一下如何的勇斗祖圆,维护全城人的梦想,但是这个老僧接受的程度太快了,让他措手不及。    老僧有些开怀,“这有什么离奇的?呵呵,年青人,既然你到了这里,那么就请你明白,你的人生,已经彻彻底底的改变了,你很快就会发现,更加离奇和可怕的事精,还陆续有来。”    老僧随即掀开自己的长袖,赫然现出手腕上的黑色表,他细细了拨弄了一下那块黑色小手表,然后接下来的动作让李三思的眼珠子都差点乒乒乓乓掉了一地。结束。。

累了,
不要倒下。
想想家中的父母,
也要挺住,
告诉自己这不算什么。


倦了,
不要放弃。
其实放弃的不是一些事物,
是自己,
珍惜自己。



烦了, 
不要抱怨。
上帝不知道你是谁,
要好好生活,
享受你正在做的事情。


受到打击了,
不要垂头丧气。
不要认为自己天生可以把每件事都做好,
但要努力把每件事都做到自己的最好。



不要动不动就说自己孤独,
其实你就不懂什么是孤独!
有家人,有朋友,
没经历过风吹雨打,
哪来的孤独?


不要觉得自己很重要,
缺了你地球照样转,
更不要认为自己无足轻重!
对于你的父母来说,
你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



不要为了追求自己更美好的生活,
而继续让父母处于永无止尽的劳累责任。
他们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不应为我们而活。


要积极、不要堕落,
不要把我们的颓废归咎于社会这个大环境。
为什么别人能为了理想而奋斗,
堕落是因为内心的懒惰。




每天走路,
关注一下脚下的草、身边的花、枝上的叶,
他们如此卑微的生命都美丽的活着,
相比之下,我们反而显得更渺小。


要为自己而活,
做自己喜欢的事。
要为别人而活,
做在乎自己的人喜欢的事。


有时间多出去走一走,
看看大好河山,
舒心畅气,
养心养气。



不要对身边的事情过分挑剔,
存在即合理。
既然不关乎我们的生死存亡,
为什么还要给自己增添烦恼呢。


不要评论别人,
特别是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人,
我们只有资格批评我们爱的人。


在自己生气的时候不要说话,
因为过后我们往往为这些话追悔莫及。
要原谅别人对你的伤害,
但不要养成习惯。



即使再不能理解你父母的想法,
也不要指责他们。
要知道,
他们才是全心全意为你好的人,
你不能辜负他们。


表达你的爱,
表现你的成长,
让他们有收获的快乐。
要知道,
我们是他们养育的。
时间最长的庄稼,
他们把全部的精力心血都放在了这里,
不要让一场洪水让他们颗粒无收,
一夜白了发。



看到自己的快乐,
珍惜自己的幸福,
感恩自己的拥有,
追求自己的理想!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