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点以下 亲人的嫌弃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2-06 08:31:57

       

   攘攘闹世 ,我们不由衷地活在别人的嫌弃中,又不自觉地嫌弃别人一把,象把用油腻了的桃木梳子,先梳过了别人,再作践自己。

    胖纸就是这么被人嫌弃的,走进时装店,留连于一件最喜欢款式的衣服,“没你穿的号”,店员丢来冷冷的一句,鼻翼间堆满的睥睨都要涌到窗外了。

     大龄女子被嫌弃,往往是在热闹的聚会上“怎么还不结婚呢,快别再挑了”“差不多就行了,三十了,给你的空间不多了”。仿佛别人的不结婚,碍着了他们家二舅的自留地。

     凡此种种……

    有些嫌弃,常常露出信仰的表情和虔诚的行动,用糖衣来包裹丑陋的人性;另外一种嫌弃,无非贬人扬已来粉饰自私,自卑、虚荣。

     嫌弃别人的虚妄优越和被别人嫌弃的莫名失落让人欲罢却不能,一方面嫌弃不如自己的沾沾自喜,一方面技不如人被嫌弃时自怨自艾。

      嫌弃,发生在不相干的人身上,如风中飘落几粒沙,轻轻抖落,一切如常,毕竟人海芸芸,风过无痕。

    发生在亲人身上,常常感受到切肤的人生炎凉。

                      1

办公室来位办理文书的少妇

身材高挑,面容姣好

不易察觉地带着一丝忧郁

提供的材质有不详之处

打电话给几千里外的丈夫问问清

帮她拟好了文书

问需几份

她又拔通了丈夫的电话

“问问问,一点小事你都办不好,还能干啥?”

电话那头的嫌弃从手机扬声器中散落了一地

少妇微微一愣,面露尴尬

“没事,不够用,再来找我”我忙安慰。

习惯了被嫌弃

少妇言语行动中有一种闪烁与不安

                   2

老先生丧偶再娶个老伴

孩子们怕财产傍落

让老先生给个说法

颤颤巍巍来到办公室

只有再婚老伴陪在身边

几个子孙远远地避躲着老人身上的异味

只差没有掩鼻捂口

几米之外争相斥责老人再婚的不义

再婚后的昏聩――胳膊肘向外拐

只考虑枕边的新人

既运远觊觎老人的财产

又躲拒照顾生活不能自理的负担

窗外是三月阳春

低头不语的老人此刻是不是如冬心寒

                 3

梅子是个在嫌弃中长大的孩子

小时候

父母嫌她长得不漂亮

再大些

父母说她学习成绩不好

后来

父母说她找得男朋友不合他们标准

连她买给父母的礼物

从没有得到过他们满意

一个人被嫌弃的时候

她做的一切都是错的

明明父母生之为丑小丫

却偏偏做着化羽白天鹅的梦

梦的背景是一个叫别人家的孩子

隔墙送去艳羡的目光

回头投来满脸的嫌弃

也不看看自己并不美丽的羽翼

很多时候

我们欠孩子一个歉意

用自己的一厢情愿

刀劈斧砍也要

将孩子修长成自己心中想要的样子

                            4

被最爱的人嫌弃

从头到脚,被嫌弃的一无是处

感觉自己的存在完全没有意义

雨珠想的脑袋疼也没想通

“穿个睡衣晃来晃去,你照照你的样子”

原来的自己也是单位里屈指可数的美女

生完孩子还没有完全恢复

为照顾孩子方便才穿的睡衣

他已经是各种嫌弃

嫌弃她不修边幅

嫌弃她眼里只有奶瓶尿布

嫌弃她不是燕妮

却忘了自己也不是马克思

忘了她曾经也爱读书

也可以畅侃天下

也是诗歌里的所谓伊人

她为他放弃了条件优越的城市

她为他远离了父母亲人

她为他生育了两个孩子

她为他每次的晚归热好了粥,沏好了茶

她成全着这个家

唯独忘了成全自己

把自已活成他人杯中的半盏残茶

心塞到无语,心凉到半夏

                         5

别皱眉 ,我走就好

曾经骄傲地对谁也不低头

只对你我活成了卑微的样子

被你嫌弃没什么不好

至少让我在镜前照了自己

至少还有被人嫌弃的资格

被嫌弃的都要一一找回来

被你嫌弃没什么不好

没有脆弱到连根稻草都承受不起

没有你说的自暴自弃

哪有我今天的百般努力

没有你说的目滞面倦

哪有我今天的洒脱精致

没有你说的胸无点墨

哪有我今天的口吐莲花

不要拿我和谁谁去比

我不是任何人的影子

………………

昨天的你对我不踩不理

明天的我让你高攀不起

好霸气的一句话

    

      没有完美的人,更没有完美的人生。总会有人不喜欢你,好在人生不是用来讨好别人的,不喜欢的话,别听,不喜欢的人,别等 。

   用清澈的目光打量这个世界,用厚道的心看身边的人和事,别嫌弃一直陪你的人,别陪一直嫌弃你的人。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