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梳子价格联盟

紫禁城的黄昏

設計目錄2018-07-15 10:30:20

紫禁城的黃昏 |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中國人都是一個驕傲、敏感的民族,他們不會永遠讓自己在世界之林中落於人後。永遠不要期待他們會默認西方人或日本人比他們更優越。一些知識分子開始思考中國一直以來的狀況。右派相信漸進式改革,而左派則堅持只有從根本上變革才能拯救國家。”莊士敦《紫禁城的黃昏》



附《德齡公主回憶錄》精彩章節


初次拜见太后

总管李莲英

路途过半时,我们终于到达了城门口。一般说来,北京城每天晚上7时就要关上所有进出的门,第二天早晨才能打开。当我们到达时,城门已经大开,守门的官兵对我们解释说,他们接到宫里的命令,要打开城门让我们出城。
似乎还是黑夜,在身着官服的官员们的礼节中,我们出了城门。昔日平澹的生活与如今不平凡的遭遇不断在我脑海中重叠、回荡,我不住地猜测,太后有着怎样的性格?她是否会喜欢我?听说太后还有可能留我们在宫中,那让我很是兴奋,如果真给我们这样的机会,我们是不是可以劝说并帮助太后对中国的政治体制进行改革?我一定要尽力让中国富强起来……幻想着光明的前途,我顺手拉开了轿子的帘幕,远方的地平线上升起一道澹红色的光芒,是一个不错的天气。
我正怀疑如此遥远的旅途是否会让我们永远到不了目的地时,官吏终于来告知:万寿山还有4里地,这多少让本已不耐烦的我沉住了气。前往海淀的路上,我们还见识了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塔。海淀是一个美丽的村庄,那里有一些整整齐齐的砖瓦房,很干净,但是没有什么楼房。坐在轿子里,我听见路旁一个小孩对另一个小孩说:“这些女子都是到宫里做皇后的。”我忍不住笑了……天色渐渐变亮,鲜活的景致也在我的面前一一呈现,渐行渐过,我们离皇宫已越来越近,接着一处屋顶上覆着黄绿色琉璃瓦的宫殿就出现在我们眼前,宫殿被那些丛山间高低起伏的红墙曲曲折折地围绕着,阳光下的红墙绿瓦就那么自自然然地构成了一幅灿烂的画面。离开海淀后,我看到了一座牌楼,牌楼是一种中国特有的建筑,上面的凋花极为精美。轿子最后停在牌楼边,映入眼帘的是百码之外的颐和园大门,大门共有了3扇门:中间是一个大门,两旁各有一个小门,据说只有太后出入时,中间的大门才会开启,离大门500码的地方是两所禁卫军住的房子。我们到达时,左边的小门已经开了,我们的轿子就在门前停了下来。
轿子一停,我便听到有几个官员跑进门去,大声喊道:“已经到啦!”两个四等太监出来迎接我们,他们恭恭敬敬地站在轿门两旁,请我们进园。下轿后,又有另外两个太监带领10个小太监,把太后所赐的黄丝帘挂在轿上,这是我们的极大荣幸。一进门,我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大院子里,铺着地砖的院子约有两百码,种了很多花坛和古松,松树上还挂着不少鸟笼。进门的对面便是一排红墙,上面也有三扇门,墙的左右两边各有一排矮房子,每排都是12间屋子,那是候应室。院子里,穿着官服的大大小小官员们穿梭往来,看着忙是忙透了,就是不知道他们在忙什么,或许,这就是中国人的特色。看见我们进来,这些官员便傻傻地站在一旁,两个太监领我们进了一间屋子,屋子长宽都约20英尺,三面窗户都挂着丝帘,里头的桌椅是黑漆的,上面随意搁了些红色的垫子。
“太后有旨:请裕太太和格格们到东边宫里静候。”话音刚落,那两个引领我们的太监就赶紧跪下:“是。”在中国,见懿旨如见太后亲临,接旨时,各级官员都必须恭恭敬敬地下跪。于是,在太监的引领下,我们又从左门出去,到了另一个院子。这个院子的格局和摆设与第一个基本相似,只是现在的这个院子在仁寿宫南面,房间也比前一个院落的要宽敞些。太监带我们进了朝东的房间,房间里挂了十四座形态各异的挂钟,精雕细琢的花桌和椅子上都盖着蓝缎,四面墙壁上也都挂有精致的雕花和蓝缎。没过多久,两个年轻的宫妃过来,说太后正在打扮,请我们稍等片刻。两个半小时后,太后还没打扮好,没有时间观念已成了中国人的陋习。即使如此,因为还不时有太监送来太后赏赐的牛奶等食品,我们倒也不至于太无聊。在这一段时间内,太后赐给我们每人一个镶着珍珠的金戒指,珍珠自然又大又圆。再过了一会儿,太监主管李莲英出现了,他告诉我们,太后会立刻接见我们,并奉太后之命,送给我们每人一个玉戒指。当时的李莲英已经上了年纪,满脸都是皱纹,是唯一可以头戴孔雀翎的太监,但态度非常好。与太后素未谋面,她就已赏赐了我们诸多珍贵的东西,她在我心中的形象一下子和善了起来。

正殿门口,我们遇到一个与庆王服饰相仿的女子,只是她的珠冠中间比庆王多了一只凤。这位女子微笑着向我们伸出手来,姿态非常从容、自然,在我眼里,即便是欧洲贵妇也不过如此神采,后来,我知道了她就是皇后,也就是光绪皇帝的妻子。她对我们说:
“太后让我来接你们。”皇后温文尔雅,虽然不是那种很漂亮的女性,但让人觉得很知性。这时殿内传来声音:
“传她们进来!”我们马上进殿,一位身着黄缎袍的老太太映入了我的视野,那便是太后了。太后的凤冠上缀满珠宝,中间是一只玉凤,两旁饰着各种珠花,另有一串珠络挂在凤冠的左边。太后的黄绣袍上绣满了大朵大朵的红牡丹,上面是一件网状披肩,披肩用3500粒鸟卵大小的珍珠串成,每粒珍珠的大小、颜色都一样,又圆又光,披肩的边上也都是珠络。太后的手上是两副珍珠镯子、一对玉镯子和几只宝石戒指,右手的中指和小指则分别戴了3英寸长的金护指,左手两个指头上戴着一般长短的玉护指。最后进入我视野的是太后的鞋子,上面也缀满了珠子,中间镶着各种珠宝。
见到我们过来,太后便微笑着起身与我们握手,就那一瞬间,她对我们如此熟知宫廷礼节感到异常诧异,对我母亲说:“裕太太,我真佩服你,把两个女儿调教得这样好。虽然她们在国外住了多年,但是中国话讲得和我一样流利,又知书识礼。”
“她们的父亲平时对她们一直都严加管教,”母亲回道,“我们自己在国外教她们中文,她们自己也很喜欢学习。”

“我很赞同她们父亲的做法,”太后称,“他对女儿如此用心,让她们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她亲了亲我的两颊,拉我的手对我母亲说:
“我很喜欢你的女儿,让她们留在宫里和我作伴吧。”我们谢过了太后,并接受了太后的邀请。随后,太后问了我们很多与巴黎服装相关的问题,她说在宫中没有机会看到这种装束,所以希望我们常常穿这样的衣服,我们还发现太后特别喜欢路易十五的高跟鞋。在我们和太后谈话时,一位气宇轩昂的人就站在我们不远处。过了一会儿,太后对我们说: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光绪帝,你们要称他为‘万岁爷’,称我为‘老祖宗’。”光绪是一个美男子:他额头宽广、鼻梁高挺、眼睛乌亮、嘴唇宽厚、牙齿洁白,身高约五英尺七英寸,虽然看上去非常瘦弱,但表情颇为坚毅。太后介绍完,他略带羞涩地和我们握了握手,我们面前的他永远微笑着,但我发现他似乎有着重重心事。
李莲英又进来了。他跪着向太后报告说,上朝的轿子已经备好,太后邀我们同往,又说上朝的地方距离这里只有5分钟行程。太后的轿子特别大,由8个穿宫服的太监抬着,李莲英扶轿走在左边,另一个二等太监扶轿走在右边。轿子前面是4个五品太监,后面是12个六品太监,每人分别手捧太后的衣服、鞋子、手巾、梳子、刷子、粉盒、镜子、笔墨、纸、旱烟和水烟,最后一个人拿着太后的黄缎凳子。2个老嬷嬷,4个宫女也跟着一起去,这串长长的队伍很是有趣,就好像是带着轮子的贵妇人化妆室,可以推着跑。皇帝的轿子走太后右边,皇后的轿子走左边,其他宫眷的轿子也都走左边。
朝堂长约200英尺,宽约150英尺,殿堂的左边是一张铺着黄缎的长桌。太后下轿后便走进殿堂,登上宝座,皇帝在太后左边一个较小的座位上就座,大臣们隔着长桌向太后跪下三呼万岁。
朝堂后面是一个长约20英尺,宽18英尺的平台。平台的周围是两英尺高的雕刻极为精美的栏杆,前面是两个门,登上6个台阶后才能进得此门,门仅能供一个人出入。平台后面是一座小小的屏风,屏风正面摆放的是太后的宝座,宝座后面还有一个屏风,这个屏风是木刻的,我这一生都没有见过如此精致的物事,它大概有20英尺长,10英尺高。太后的宝座前是一张狭长的桌子,左边依然是皇帝的宝座。平台上的各种器具和装饰品都有着华丽的雕刻,大概都是些凤凰和牡丹花。太后宝座的两旁各有一枝用孔雀毛做成的大掌扇翣,大掌扇翣的柄用黑檀木制成。整个宫殿似乎都是用黑檀木建造的,殿内一切陈设都用黄丝绒铺饰。
太后入座的时候,我们和皇后、宫女等都要站到屏风后面去。那里,我们可以清楚地听到太后和大臣的谈话,不久之后,你便可以知道我如何借助这个机会完成了自己心愿。


秋天里的故事

八月十五是中秋节,又称“八月半”。
中国人一般都认为月有阴晴圆缺,而中秋的月亮是最圆的。那天晚上,月亮爬上柳梢时,宫里的人就要由宫女们领着大家一起跪拜月亮,仪式和端午很相像,御剧院也会演一场戏。戏里讲述一个在月亮上住着的仙子,她有只叫“玉兔”的兔子陪伴着,有一天,玉兔化身为一位美女私自下凡,一只来自太阳的“金鸡”也化身一名美男子下凡,两人一见钟情,便相爱了。这时候出现了另外一人——凡间红公鸡化身的王子也爱上了“玉兔”,并和“金鸡”一决雌雄,只可惜这只红公鸡最终还是敌不过“金鸡”,当然也取代不了“金鸡”的位置。后来,月宫的仙子知道了这些事,便让天兵把“玉兔”带了回去,“金鸡”也因为在凡间没了牵挂,终也返回了太阳。
唱到这时,太监头带了一个年轻人过来,他向太后叩头,这种场景在宫里很少见到,每个人都看着他。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人,不过长廊那边有两三个宫眷在窃窃私语,不时笑着,还过来问我认不认得,我说我不认识,又反问说她们比我早进宫,倒应该认识。那个人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丑。也就是那天下午,太后问我有没有看到那个人,还说他是一个大官的儿子,父亲过世后继承了爵位以及很大一笔遗产。太后对我说那么多一个年轻人的事让我很吃惊,我也不便说别的,只说他很丑,太后又和我解释了一通,我也不知道她解释了些什么。又过了几天,我替太后坐着画像时,太后和我母亲在房间的另外一头说着话,并拿了张照片给母亲看,似乎在问她照片上的人如何。母亲回答说:“不大端正。”太后接着说:“也没必要这样苛求。”我意识到,这事应该和我有点关系了,大抵是太后要我嫁给这个人。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这场灾难,但太后的命令不能违抗,不过我又想,要是让我和一个不喜欢的人结婚,特别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人,那我不如离开这里好了。午睡醒来后,太后召见了我,问我愿意一辈子服侍她,还是回国外去,我说只要她不觉得讨厌我,我愿意一辈子跟着她。太后对我说,她很希望我嫁给那个男子,又问我觉得怎么样。我回答说父亲一日未能康复,我便一日不会出嫁,以免父亲心里难过而导致病情加重。太后说这事可以先搁一下,只要我不回国外去,事情就好商量,我说我宁愿长伴太后。太后说:“我不想听你的解释,这事我已经和你母亲说过了,奇怪的是,你母亲说要我和你自己商量。要不是因为你年纪大一些,和别人不大一样,我早就把你许了人了。”除了哭泣我什么都不说。我对太后说,我不是那种嘴里说不愿意出嫁,而心里却很想出嫁的人,对我来说,宫中的生活挺有意思的,我也愿意一直都这样伺候太后,更不曾再想回国外的事。接着我又强调说,要不是因为父亲去巴黎,我也断断不会去外国。太后说:“唔,不错,我也很开心。不过也因为去过国外,你才能帮我很多啊,否则,你就不能帮我什么了。”我们又接着聊了一会儿,太后说:“这样吧,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就算你不喜欢我给你挑的那个人,还有很多其他人可以挑啊。”我松了口气,暗自庆幸自己暂时躲过了一关,我知道自己迟早会被太后嫁出去,但我想既然已经逃过一劫了,总还能逃过第二劫吧。这件事情后来也就不了了之,太后也没有说什么,一个月之后,那个年轻人也和一个王公的女儿订婚了,这事让我的心情一下子放晴。
八月廿六也是一个要纪念的日子。我们的祖先历经了千辛万苦才打下了满清江山,有一天甚至到了个弹尽粮绝、啃树皮为生的地步,那天是八月廿六,满洲人就把这天作为自己的节日来纪念。那天,举国上下都不允许有任何奢侈情形,宫里更是戒荤,只能吃些蔬菜下饭。这一天吃饭也不能用筷子,要用手抓着吃,这是一种对先人打江山之艰辛的纪念,即便太后也都要遵守这些规矩。
待到八月底,春天时种下的葫芦熟了,太后天天带着我们去看。在这些葫芦里面,太后挑了只颈最细的,也是她认为最好的,用带子绑了个标记。有一天,她指着葫芦对我说:“看到这个葫芦,我就想起你进宫时穿西式服装的模样,好在你现在换回了旗装,这比那时候好看多了。”待到葫芦全熟了,我们就尽数摘下,太后用刀把葫芦表皮刮掉,再用湿布盖在上面。晒干后的葫芦就变成了棕色,被用来装点颐和园。颐和园里有个专门摆放葫芦的房间,里面陈列着大约一万多只形态各异的葫芦,即便如此,我们还在不断添置葫芦,太后要求我们定时清洁,以保证葫芦的光亮。一天,我又在清洁葫芦,一只老葫芦的顶被我不小心碰掉了。这些都是太后的宝贝,这下让我惊慌失措,有个宫眷让我赶快把弄坏的葫芦丢了,说太后的葫芦很多,丢了也肯定查不出来。思虑再三,我觉得还是实话实说为好,即便被罚也好过撒谎。
所幸太后没有发火,她说:“老葫芦的顶自然会掉下来,只是正好在你擦的时候掉了下来而已。”我说我自己也太不小心了些,弄坏了太后最心爱的东西,心里很为不安,这事就这样过去了。宫眷们都在应候室等我,见我出来,纷纷询问太后怎么处理这事的,我便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她们都感慨说,要是她们把葫芦碰掉了,那是少不了要受鞭杖的,不过因为我是太后喜欢的人,所以即便有事也都没事了,这话让我颇为尴尬。事情过后,我把这事也和皇后说了,皇后夸了我,说我说实话是对的,还叮嘱我,现在很多人都很嫉妒我,要我自行小心。
九月初,菊花都慢慢崭露头角了,我们天天要去修剪,每个枝头只留下一朵花骨朵,其他尽数剪去,这样开出来的花才会绚烂无比。太后也很喜欢这些花,经常自己下地去修剪,如果我们的手很热,她就不允许我们去触摸那些花,说热手会让叶子蔫了。九月底十月初的光景,菊花满枝头怒放。太后有一种特殊的本事,花还在结苞时就知道花开出来会是什么颜色,她会很肯定地说:
“这花是红色的。”我们就把花的颜色、名称写在一根竹条上插在花盆里,她又到别的花前说开白花,我们就再用竹条做个记号,这样就做下了很多记号。太后对我说:

“你今年才来,肯定会觉得很奇怪。等到花开了的时候你就知道啦,我从来都不会猜错,要不你等花都开了的时候再看。”事实证明,她一直是对的,后来开出来的花跟她说的完全一致。我们怎么都不明白为什么她就能说得那么准,一次都没错过,我有一次去问她,她说那是秘密。
那时候,画像进程很慢。有一天,太后问我画像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又问我说如果在欧洲画像要给些什么报酬。我说应该要付钱,不过太后说付钱不是中国人的习惯,还说给钱不好,所以并不赞成。太后还说要送一个勋章以表彰卡尔小姐的工作,我当时也不便说什么,也只能看机会才能和她解释这些事情了。
九月,北京城还来了个俄国的马戏团,大家也经常拿这个话题闲聊。太后听到大家都在谈论着马戏团,便问我马戏团是个什么东西。我向她解释了一番,她觉得那还颇有意思,于是决定要看一下。我母亲觉得如果太后要看,就让他们在颐和园表演,因为那里的地方宽敞一些。太后也比较赞同,并下令开始准备。一切都准备完毕后,马戏团就在颐和园边上驻扎了下来,喂养这些马戏团动物的钱要我们自己出,不过,既然是太后要看,说实话这点钱也算不了什么。马戏团先用了两天时间准备所有必需的东西,也搭建了帐篷,这两天里,太后不断接到有关马戏团准备工作和表演节目的报告。
开演前一天,太后带着恼怒退朝了,我们便去询问何事。太后告诉我和我母亲,几个御史上书,说宫里从来没有过马戏团表演,他们要求太后取消这个计划。上书让太后大为恼火,对我说道:
“你看看,我现在处在什么境地!连看一场马戏的资格都没有。照我看还是给点钱,让他们回去好了。”对我们来说,当时她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过她想了想又说:
“帐篷反正已经搭好了,该说的他们也都说了,我干脆看了再说。”马戏团按既定的程序开始了,除了母亲、我和妹妹,大家都没有看过马戏表演,所以太后和宫里的许多人都看得很高兴。一个小女孩在一个很大的球上跳着舞,太后觉得很喜欢,就让这个节目重复了几次;有个秋千表演也很有趣,太后一直担心那个荡秋千的人会掉下来;滑背马术也是太后感兴趣的一个节目;一个表演者带了一只小象进场,表演了一组可爱的动作,太后很喜欢,表演者见太后如此喜欢,就把小象当做礼物送给了太后。太后最终拒绝了马戏团的狮子表演,她说把这些猛兽带进宫中本来就很危险了,更何况要表演节目呢,她宁愿不看。马戏一共演了3场,最后一次演出时,马戏团的老板对我说,他很想让狮虎也出来表演一下,因为那很值得一看,并且再三保证不会有任何危险。我和太后就这事商量了很久,她终于点头了,但还是叮嘱说不能让那些动物到笼子外面来。

狮子和老虎进场的时候,所有人都过来围住了太后。过了一会儿,太后让他们各自散去,说:“并不是我害怕它们,我只是担心它们会伤了其他人。”演出结束后,太后赏了一万两银子,马戏团也离开了。主人离开后,那头小象便也不肯表演了,它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我们只好把它关回了象房。
此后两天,我们一直都在谈论着马戏团,后来太后也谈起了此事,她说她本以为节目很奇妙,不过看了以后也觉得不过如此。太后的性格一向如此,再有趣的东西也就是5分钟的热度。太后对我说道:
“在我看来,外国的东西也就这样了,没什么出奇的。就拿这次画像来说吧,有什么好呢?画的线条那么粗(太后也不懂油画),而且,为什么一定要有人坐在那才能画呢?在中国,画家只要看过我穿什么衣服、鞋子便就知道该怎么画了。这个卡尔小姐看起来也不像个画家,不过别把我的这些话告诉她。”太后又自顾自说了下去:
“你替我坐着画像时,她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我看她的表情好像有很多话要和你说。我不明白她想说什么,你小心一些,千万不要和她说我们宫里的事,也不要教她说中国话。我经常看到她问你一些东西用中国话怎么说,你不要告诉她,她知道得越少,对我们就越好。现在看来,她还不知道我们宫里的事情,如果被她知道我如何处罚这些太监,还真不知道她会怎么想呢,我觉得她肯定会认为我们很野蛮。有一次,我发了脾气,你就带她去了别处,这个做法很不错,不能让她看到我发脾气的样子,否则她出去后会说三道四,真希望这画像早点完成。马上就要冬天了,我们也需要添置一些冬衣,除了那些西式衣服,你就没有冬衣了,所以也要给你做一些。下个月是我生日,生日庆典过后,我们还要搬回西苑,卡尔小姐到那时怎么办呢?西苑没地方给她住,那她就要搬回美国大使馆了,这是件麻烦事,现在她过来只要10分钟,但她从美国大使馆到西苑要走一个小时的路。再说了,冬天我们还要回紫禁城,到那时就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先去打听一下,这画像什么时候能完成。”趁这机会,我对太后说卡尔小姐也很想早点儿完成画像,只是太后坐的时间太短了,这样她画不下去。卡尔小姐画像的地方就在太后寝室边,只要太后一休息,她也就画不成了。太后说:
“如果画像需要从早坐到晚,那我宁愿不画。”接着又补充了一句:
“我知道你也坐腻了,想让我去坐着,不过我也坐得很烦了。”我回太后说,能坐在她的宝座上是我的荣幸,我怎么可能觉得腻呢,又解释说卡尔小姐希望太后能够多花一些时间去坐,而不是我在那儿坐着,太后很干脆地让我别管那么多,听她的吩咐就行。

接下来的10天,我们都忙着选衣料做冬装,因为太后马上要做寿了,我和妹妹也需要准备礼服。太后下令让我们用大红缎来缝制冬装,衣服上要绣上吉祥物,吉祥物衬以蓝色的云彩,再在衣服边镶上金边,里面衬上灰鼠皮,袖口和领子再缝上貂皮。太后正吩咐的时候,皇后对我招了招手,我便走了过去。皇后说:
“太后赏赐袖口和领子上的貂皮是很大的恩惠,通常只有郡主才有资格那样穿,你要赶快给太后叩头谢恩才是。”我赶紧进去给太后叩头谢恩,太后说:
“很多郡主都不是皇室的人,你对国家有特殊贡献,比这里的任何一个宫眷都更有用,而且一直忠心耿耿,我当然要把你当郡主来看。你自己可能没注意到,但我一直都在留意你做的每一件事情,我认为郡主这个称号你当之无愧,我也一直把你当郡主来看,甚至觉得你比一般的郡主还要好一些。”说完这话,她扭头对一个太监说:“去拿我的皮帽来。”帽子用貂皮缝制,上面还缝有玉石,太后说她要赏给我的帽子和她的帽子一样,就是颜色不同,她是黄的,我是红的,这让我兴奋不已。除了帽子,太后还赏了我们便服两套,一套是羊皮料的,一套是灰鼠皮料的,还有4件更好一些,分别是黑狐皮和白狐皮的,衣服都镶有金边,分别绣着花。所有这些之外,还有两件便服,粉红的那件绣着很多蝴蝶,红色那件绣的是翠竹,连带着几件短皮外套和马甲一并赏给了我们。
拿着这些东西出来的时候,一个宫眷说我运气真好,得了那么多的赏赐,她说她已经在宫里待了差不多十年了,太后赏给她的东西加起来都没这么多,我觉得她的话里有很浓的醋味。这时候,皇后插话说我们进宫的时候就没什么旗装,要不是太后赏些衣服的话,我们就只有西式衣服了。这是另外一件让我们和其他宫眷不和的事,最初我并不在意这些事,但有一天一个宫眷说,我们还没来之前,她是太后最喜欢的人,我说她们没有资格这样说我。后来皇后也说,如果她们再这样对我,她就要告诉太后了,这似乎是个很好的办法,之后就没有什么人敢对我如此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