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悬疑】我是一处神秘古陵墓内,借尸还魂之人,却由于我媳妇死去,让我走上一条恐怖及诡秘之路.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0-24 10:47:32


1990年,农历七月,中国习俗上称之为鬼月。而也就是在这一年的鬼月之中,七月十四日,是鬼月中阴气极重的一天。


恰恰也是在这一天七点十五分左右,据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隔天如实报道,在位于青海和新疆交界处,一处万壑纵横,蕴藏着无尽壮美山脉之中。


那里林深古幽,景色秀丽,满山碧树吐翠,并有飞瀑从悬崖峭壁飞流而下。有诸多资深的风水大师,曾经断言此地是昆仑山的无形龙脉地。


因为,在鬼月七月十四日前三天,有两名在盗墓界颇具声望,一直喜欢摸金倒斗的祖孙二人,胡巴,胡十九,忙里忙后的用了一些时日,根本昆仑山脉的地貌地势。


以及风水格局,用罗盘勘测出了昆仑山无形龙脉地,只要深入地表五十米内,极有可能会有一座巨大死人坟墓。


由于祖孙二人想要大发死人财,人民币危机,然后他们果断的进入了这个年代十分久远的墓地,却无意间,触动了对应十二生肖顺序排列的生肖石像机关。


因此进入了一座更加宏伟的神秘陵墓,片刻间便是开启了犹比秦始皇陵更加震撼人眼球的古墓地。


并且,在这个墓地之中,有着无数石碑矗立,残尸断脚遍地,呈现出一种荒凉,阴冷,诡异的气氛,空间十分庞大。


一旁的坟堆旁,有着许多金银珠宝,翡翠玉器等物,因为岁月的洗礼而显得有些古旧。于是惊魂未定的祖孙二人见此一幕幕,自然是满心激动,双眼发光的把一些值钱宝贝,快速收入随声携带的背包内。


不过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当他们走到陵墓正中央位置,在一处青石高台上面,竟有一口石玉棺材,棺材全身全部用青铜打造的铜钉牢牢固定死。


这石玉棺,犹如浑然天成的水晶铸造,望着极其端庄,可唯独棺材头却鲜红如血,它长两米,宽一米,静静的停放在陵墓之中,似乎是埋葬着什么邪异的东西。


而当胡巴,胡十九祖孙二人走到此地,虽然有些害怕,但祖孙二人还是用撬棍,绳索打开了这口棺材。


得见石玉棺中的所有,登时却吓得几乎魂不附体,不断颤抖着一大一小的身体。


原因无他,因为这口棺材中,竟有一具千年不腐烂,容貌雍容秀丽,满身霞光珠宝,穿着绣刺着九只凤凰道袍的女子,她安详的躺在里面。


而且,这名千年美尸的怀里,居然抱着一个脖子上挂着一块土黄色玉佩,长相可爱,眼神明亮,皮肤雪白,望着颇有灵气,疑似才出生不久的孩童。


祖孙二人见此一切,吓得寒毛倒竖,即刻收起了敛财心思,头皮开始阵阵发麻,他们知晓自己惹上了大因果,于是略微商榷之后,孙子胡十九经过一段路程奔波,前去昆仑山下云溪村内请来了常年隐居在此村,他爷爷的忘年之交,茅山老道--杨有德。


由于他们知道,不论任何死人墓地都是不可能有着活人的气息出现,更遑论而今却是出现了一个活生生的胖小子。


但若是出现就意味大凶与大难,如果应对不好便是厄运死劫。


而当杨有德被胡十九告知一切,火急火燎的收拾了一番他的家伙什儿,来到此千年难得一见的庞大陵墓,瞧见了此墓地幽深阴暗,阴森潮湿,还有着阵阵阴风会很诡异的吹到人的脊梁骨,但却十分宽敞。


并且内部有一尊尊高达三丈,长相凶神恶煞的石像,并排排列,只为了延伸到青石高台处时,他的一张老脸也是吓得有些发黑。


不过当他瞧见石玉棺中的那名孩童时,这时候,他双眼发光,即刻便从他背包内拿出了九根香,三根白色蜡烛,五叠黄纸,以及冥币,摆下了法坛。


而当他准备就绪,嘴巴里振振有词的默念了一道往生咒之后,他居然胆子颇大的俯身从石玉棺中,小心翼翼的抱出了那名看着颇具灵性的孩童,脸色极其凝重不算,嘴里还喃喃自语,道:“美尸产子,福祸何兮?茅山有德,为其抚养。是生是死,皆凭天命!”


杨有德话说完之时,他似乎看见了一名脸色惨白的美女对着她甜甜一笑,还朝他轻轻点了点头,顿时他寒毛倒竖,面色大变,当下细声的告诉胡巴,胡十九,让二人千万不要带走这个墓地内任何器物,不然绝对会沾染大因果。


而胡巴,胡十九极为信任杨有德,听了他的话之后,马上便从两个单肩背包内尽数的倒出了,些许非常古旧以及有些残破的玉器,文物,字画等古物。


这一刻,古墓地内忽然隐隐响起了一声声诡异却很微弱的有些阴森之声响,它仿佛鬼哭之声,又极像有人在不知名的地方念经,墓地内的一幅幅石刻壁画仿佛都活了过来。


胡巴,胡十九听闻之后,几乎吓得三魂七魄都要离体而出,紧接着便是如同一阵清风般消失在了这片墓地内,一边跑一边吓得大叫。


就这样,杨有德看见两人离去,深深的凝望了这片古墓地一眼,便带走了那名孩童。


不过素来心性淡泊,胆子颇大的他,在快要走出古墓地时,心里还是一直在发毛,他总觉得有人就站在他身后盯着他


而当他终于从古墓地出来时,他竟然吓瘫在了地上,十分怂包的尿了裤子。


因为,杨有德知道,刚才在里面看似一切风平浪静,但若是只需出现一丝变故,那么他的小命绝对会交代在里面,不会有丝毫侥幸。


如今看来自己能够顺利走出墓地,摸金倒斗的祖孙二人会吓得跑路,似乎都是因为他怀中抱着的这小屁孩导致呢。


杨有德心念到此,摸了摸脸上冒出的一滴滴大汗,便是朝着云溪村疾驰归去。


而第二天,不知道什么人传出了这道昆仑山脉内有大片死人墓地之信息与墓地内的一张张诡异图片,并还把它们发布在了网络上。


然后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报道人员知晓后,连夜赶到此地,使用高科技手段,让一架装有摄像头的无人机飞入古墓地内,这才拍摄到了一些十分真实且珍贵的照片。


当下方才会有“昆仑山脉内惊现神奇死人大墓”这则灵异新闻,在新闻联播上面报道而出;并且随着它的播出,竟致使社会各界反响极大,甚至于一些名人政要,富商巨枭,考古学家,隐世高人等人物,皆是纷纷出现在昆仑山,只为了探险以及考究这片神奇墓地。


不过,当这些社会上面各个领域内赫赫有名的名人异士,蜂拥而至的来到以前的事发地点,却发现那片古墓地却离奇的消失了,它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可是作为当事人的胡巴。


十九,杨有德道长,以及那名新闻工作人员,他们却清楚的知道,那件事情是真真实实的发生过。


而所有的故事,便从这里开始了…


烈日如火,灼热的阳光从天空上倾洒下来,令得云溪村仿佛处在了一片蒸腾之中,在村头杨柳微垂,枝桠依依摆动。


本是十分美丽的一副画面,却被一名上身穿着大白背心,下身穿着一条随时会滑落的黄色短裤衩,脚上套着一双不是很合脚的红色拖鞋之小老头,而破坏了大好风景。


只见他右手拿着满是油渍的一只大鸡腿,津津有味的不断啃食,左手拿着一本《金瓶梅》,双眼发光的不断翻阅。


这名小老头有着显目的满头白发,他身材削瘦,眼神懒散,样子长得倒是有些独特韵味,而他就是当年的杨有德道长。


很显然现在他这般模样,应该是在村头等什么人回来?


不过看他现在这模样,除了大口大口的吃着鸡腿,然后就是颇为好色的翻阅着他手中那本有图有字的限量版,金老师正品,那还有闲功夫注意远方是否有人到来?


“他奶奶的,小五这个鬼小子,不是说十五分钟就到了,贫道都等了整整三分钟,可是为什么他还没有出现。


看来待会贫道要好好教育教育他。都那么大的人了,一点时间观念都没有。”杨有德吃完了鸡腿,抬眼望了下远处的高速公路,发现根本没有人影出现,不禁有些抱怨的说道。


可有德道长的话这才刚刚说完,而后低头继续看起了金老师的完美身段,在大约五十米的地方,便有一辆大巴车缓缓停了下来。


这时候,我拎起了画了八卦图案还贴着三张驱邪符纸的黑色行李箱,缓步下了大巴车,当下看到不远处的有德道长,仍旧还是没有变样,我不禁高兴的大叫道:“有德哥,你的乖徒弟回来啦。


哈哈,说说,您老想我没?”


有德道长听见了我的声音,收起了他的书,快步走到我身边,道:“小五,贫道可不会想你,大爷是男人,只喜欢娇滴滴的美娇娘。


但家里的戚婷,你做任务的这段时间,不在她身边,她可是时时刻刻都在念叨你,特么的烦死贫道了。”


“对了,搞定了那只厉鬼没有?找我们公司驱鬼的人,给了多少钱?”有德道长不容我说话,继续问道。


“嘿嘿,你的得意弟子出马,自然是轻松搞定了那只厉鬼。


而那位找我们公司驱鬼的人,也没有给了多少,也就三万人民币吧!”我笑了笑,轻声回道。


“我去,居然那么多钱,你给为师全部交出来,为师替你存起来,以后讨媳妇用。”有德道长迫不及待的伸出手来,找我讨要,一副守财奴模样,打起了师父的名号。


我一脑门子黑线的望着他,暗想道:“我这个师父,其他的地方都没啥可说的。就是这个好色与贪财,他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据他所说,当年他会收养我,把我从一个坟地里带出来,还传授我茅山正宗道术,就是因为看中我自小挂在脖子上面的这块黄色玉佩值钱。


以及想要找个免费苦力,以后好替他驱鬼赚钱。”


“而颇有生意头脑的有德道长,由于已经传授我道术十年了,他满心认为我已经有些火候,可以出山了,因此他竟然在网上注册了一家捉鬼公司。


名叫茅山正一道教驱鬼有限公司,而他是董事长,我则是总经理,戚婷是董事会主席,整个公司就我们三人。”


“并且颇会营销手段的有德哥,还写了特别高大上的公司宣传语,茅山正一道教驱鬼有限公司,绝对是脏东西,鬼物,僵尸,妖怪等物的克星公司。


一定会为深受它们迫害的人们,带来光明与温暖,伸张正义,主持公道。只要,各位顾客的人民币跟上,再怎么厉害的鬼,本公司也能搞定。本公司有实力,有道术,有法器,但这些都需要各位大老板用钱驱使......”


我想了想我这位奇葩师父的所作所为,不禁暗自腹诽,若是正一派祖师爷--张道陵天师,知晓他的不孝徒孙杨有德,这挂羊头卖狗肉的奇葩之举,兴许搞不好会从坟墓之中蹦出来,打死这个见钱眼开的老道士。


我想罢无奈的叹了口气,道:“有德哥,钱我可以给你,谁叫你是我师父。但是这厉鬼,可还在八卦箱子内土罐内装着,你需要自己处理。”


“行!贫道果然没有收错徒弟!”有德道长把他的《金老师七十二幅春宫图》丢到了我手里,然后从我的手里接过了八卦箱子,随便称赞了我一句话,就没在搭理我了。


有时候想想我自己,还真是命苦。打小就不知道自己的亲爹亲妈是谁,被有德道长抚养长大,今年刚好二十岁。并且从小学,中学,高中。


自打上学起,就要每天回家给有德道长带鸡腿,买日本岛国的影片,一直风雨无阻雷打不动。


搞得那些卖我鸡腿的老板,以及岛国片的店主,看我的眼光,颇有一种这孩子,长大之后一定是“社会骄傲、国家栋梁”的意味。


如今我这才上了三年大学,在某知名大学研读与钻研我十分喜爱的考古学。


才刚刚放了一个暑假,却被有德道长发配到湘西一带有些古老的村落,去帮他驱抓一只厉鬼。


而这笔生意,据说还是他在一个论坛上面认识了雇主,然后自己死皮赖脸的打给雇主电话,大肆的吹嘘,我们茅山正一道教驱鬼有限公司。


绝对是茅山正一派的正宗传承门派,什么诛妖邪,杀厉鬼,伏僵尸,降妖怪,那都是小菜一碟,不费吹灰之力。


只要找到我们,就是找到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当然如果钱给得足,那直接可以变为大慈大悲的如来佛祖,任凭妖魔鬼怪道行高深,也是逃不出我们的五指山!?


人民币到位,旱魅也能收!?


而我现在我想起那名红衣女鬼,她眼球全白,满脸铁青的模样,我不禁仍是心有余悸。


若不是有德道长把他的桃木剑借给我,又给了五枚五帝钱,以及几张他亲手画的六丁六甲驱鬼符,说真的,我还真的不敢前去湘西那古老村落,收服那只厉鬼。


不过用他的话说,老子从小就训练你,每天下蹲三百,负重越野两公里,扎马步两小时,十多年雷打不动。


然后还教你道术,传你法坛,自打你十岁起,贫道只要每逢驱鬼,都把你带着身边,如今你都二十岁了,若是一只小小的厉鬼都搞不定,那你不如找块豆腐撞死算了。


而我也是因为,有德道长如此激我,我骄傲固执的性格上来了,于是生平第一次我远走湘西,一个人带着一些驱鬼的必备物品。


如:黑狗血,黑驴蹄子,降魔除妖符,六丁六甲驱鬼符,牛眼泪,桃木剑;然后一个人毅然决然的坐火车来到了湘西,与需要驱鬼的那家人联系之后,再次坐了汽车,以及摩托车才去到要驱鬼的那位雇主家里。


我还记得,我收服那只红衣女鬼,她是在阴宅里,那是一个常年没人居住的古宅,阴气十分的重。


而我用了整整五天时间,方才搞定了她。由于她一直躲在古宅深处,我是耗费了极大精力,与我的聪明才智,和半吊子的道术,不断的和她周旋,这才把她封入了一个小土罐里带了回来。


但是,即便我收服了她,却发现我搞不死她,用有德道长的话说,就是我道术还没有达到一种可以随意杀厉鬼的地步。


我站在原地,愣愣出神的寻思着我这十几天得遭遇,也没有管有德道长已经打开了八卦箱子,准备做掉这只厉鬼。


忽然,这时候我裤兜里面的苹果6S手机铃声清脆的响起,我掏出手机一看,是小七姐戚婷打来的电话。


于是我用手划开了手机屏幕,接起了电话,这时戚婷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犹如珍珠落盘般的传来,“杨邪,你有没有安全到达村口了,到了么,带着我老爸赶快回来,现在香气袅袅的饭菜都快要凉了。


对了,不要把东西忘记在车上。还有,我想你啦!”


我听了戚婷的叮嘱,告诉她我已经在村外了,等有德哥处理一点事情,就快速回来了


然后,我挂了电话,静静的站在了一旁看着有德哥,如何做掉这只厉鬼。


这时有德哥用他满是油渍的右手,抹了抹他的一头白发,神情极其装逼的从裤袋内,拿出一包香烟,然后用火机点燃,当他叼起了烟,张口吐了一个圆圆的烟圈,这才慢慢的从八卦箱子内,拿出一个贴着六丁六甲驱鬼符的黄色土罐。


接着又在八卦箱子内,取出了半瓶黑狗血,涂到了被他随手抄起的桃木剑剑尖,语气冷漠道:“太上老君,教吾杀鬼,与吾神方。


上呼素女,收摄不详。何方鬼怪,胆敢不从,神师杀伐,除治厉鬼,急急如律令!敕!”


当有德哥念完口诀,用桃木剑刺破了那土罐,顿时间一道凄厉的女声,震的我耳膜发麻。


然后只见一团黑雾渐渐从土罐之中出来,不多时,一个满头披头散发,面色白的不像话,红衣飘飘的女鬼,便是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内。


“呦呵,你这名红衣厉鬼,胆子倒是不小,居然学我们伟大的祖国,红旗飘飘万里红啊。今日若是不杀你,贫道都对不起列祖列宗,更加对不起雇主给的整整三万元人民币。”


有德道长叼着烟声音逐渐冷酷,而后又把剩余的半瓶黑狗血,全部淋到了红衣厉鬼的身上。


顿时,他又是一剑刺出,直指红衣女鬼眉心处。而红衣女鬼赵翠花,因为一道道阳光暴晒,和被黑狗血泼了一身,她之身体居然冒起了丝丝黑气。


此刻她面色痛苦的盯着有德道长,森森道:“你个臭道士,自古,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既然你那么喜欢多管闲事,老娘大不了和你玉石俱焚,拼了。”


说着,她的嘴巴忽然大大张开,满脸狰狞之色,便朝着有德道长极速飘去,已经准备拼命了。


而这时,有德道长身体一个加速,微微弯曲了下身子,然后用全身臂力,狠狠的掷出了桃木剑,精准的插到了红衣女鬼赵翠花的左房心脏,贯穿到了后背。


“啊,啊,啊......”此时红衣厉鬼,她有些恐怖的鬼脸已经痛苦的不成人样,那一声声凄厉的大叫,哪怕是在大白天听到,也不禁让我毛骨悚然起来。


这时候,有德道长又是拿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鬼符,精准的把此符,用力的贴在了红衣厉鬼的额头处。刹那间,六丁六甲驱鬼符便不点自燃,开始发挥巨大威力。


而红衣厉鬼的身体,渐渐的也似如黑色云雾般隐隐消散。


“赵翠花,你多年前,因为嫌贫爱富背叛家庭,抛家弃女,只为了跟着一个老男人,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


可是你没想到的是,那个挺土豪的老男人--马广兴,他只是一个大骗子。亦是因为他,你被贩卖到国外做了小姐,最终你患病而死。”


“可是,冤有头债有主,你不去找那个老男人马广兴索命,却满心的认为,当年是你的婆家没钱,你男人没有本事,你才会被马广兴贩卖到国外,方才会被老外们蹂躏致死。


所以,你就算死了,也要化作红衣厉鬼,逃脱六道轮回,找你老公家的一家子报仇。你这段时间吓疯了你婆婆,还天天缠着你老公。


要不是你老公与贫道在一个道家论坛认识,然后许下重金,让贫道收服你。”


“贫道还不知道,如今这社会竟有你这么奇葩的女人!”


“你这种臭婆娘,脑袋内是不是长霉了,还是发酵了,这特么的是什么混蛋逻辑。


大爷的,怪不得你会客死异国,这就是报应啊。今日贫道不杀你,兴许以后还有更多无辜之人,枉死你手......”


有德道长见到红衣厉鬼的身影,已然快要消失,便是再次展动手臂,用力的把桃木剑从红衣厉鬼的心脏内抽出,然后一脸鄙视的说着。


“道长,如果你还能见到我老公,劳烦你告诉他,翠花知道了错了,翠花对不起他。没想到,我到了魂飞魄散这一刻,这才明白,曾经我也有个幸福的家庭,只是我被利欲迷惑了心神。


不仅断送了自己的幸福,还自己害死了自己。”


红衣厉鬼在即将魂飞魄散时,眼神渐渐清澈起来,她变成了一个有些美丽女人模样,目光不断闪烁间,她仿佛想起了以前温馨家庭内发生的一幕幕,当下她眼角流下了两行清泪,便消失在了天地间,而好听的声音却在空气中隐隐传荡。


我以前就知道红衣厉鬼赵翠花之事迹,而今又在一旁见闻了刚才之一切,不禁有些感叹唏嘘道:“如果这世间,任何错事,都要到了死去的时候,才会想起要去悔改。


那样辜负了自己的生命不算,还折磨了在乎自己的人,这样有必要吗?真是可笑至极?”


有德道长听见我说的话,他呆呆的站在了原地,似乎想起了曾经的往事,顿时他有神的眼神渐渐有些朦胧了。


不过当他看见,在红衣厉鬼消失的地方,有一张百元面值的人民币,从他身旁飘过。


顿时,他双眼发光,眼疾手快的把钱抄到手里,紧紧的握着它,才对我说道:“小五,你这次表现不错,竟然能够制服红衣厉鬼。


算是没有丢我们茅山正一道教的脸。


诺,拿着。这是师父给你的奖励,一百块钱。”


我满脸无奈的盯着有德道长,恨不得把他打的满脸桃花盛开,小爷我辗转几千公里的路程,来回折腾了十多天,难道得到的酬劳,仅仅只是一百块钱,这特么叫什么事情。


心念到此,我这才刚想开口抱怨,忽然,一阵大风呼呼吹来。这时有德道长,因为没有系皮带的缘故,他松垮垮的黄色裤衩,哗啦一下,便被大风吹得的掉落到了脚后跟。


“有德哥,你这个为老不尊的家伙,你怎么可以穿我的内裤。”我见此瞪着眼,咬着牙,朝有德道长大叫。


随着我气急败坏的大叫,有德道长立刻低下头,然后快速提起裤子,这才脸皮颇厚的说道:“你妹啊。你懂个屁。刚才那个叫行为艺术。


师父是想让你看看,师父的大好身材,算是给你一路颠簸解解乏。”


“小五,师父的良苦用心,你要何时才能知道啊!”有德道长脸不心不跳的再次说道,听得我也是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行,有德哥,你够无耻,小爷懒得和你计较。”我把从红衣厉鬼那儿掉的一百块钱,从有德道长手上拿了过来,头痛的摸了摸脑门子,无奈回道。


“什么,你说老子无耻。老子可不像你,天天就会泡老子的养女--戚婷。可即便这样,她的肚子也没见你把搞大掉。老子其实一直怀疑,你的那东西是不是小牙签啊。


小五,你说说都几年了。你能争气点吗?”有德道长蹲身把桃木剑,以及几张符纸装入了八卦箱子内,然后拿出装着三万人民币的黑色塑料袋,又深深的吸了一口烟,颇为讽刺的对我说道。


得。得。得。我知道我是说不过这个老流氓的,于是我收拾了下刚才的驱鬼现场,然后很是好心的为已经被有德道长诛杀的红衣厉鬼,念起了《度人经》,超度了她一番。


之后,有德道长傻望着三摞绑的整整齐齐的百元大钞,一脸的财迷相。我见此,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拎起了一旁的八卦箱子,缓步从村头走去,准备回云溪道观。


“喂,小五,你等等为师啊。你个鬼小子,懂不懂尊师重道。”有德道长看见我走了,即刻把钱紧紧的抱在怀里,也只是几秒钟左右,便追上了我的步伐。


一路无话,当我和有德道长,脚力很快的走到了云溪道观,便看见一道窈窕的身影,正站在道观门口,眼神焦急的望向远处。


这女得柳眉弯弯,眸子干净若水,鼻梁微挺,嘴唇很薄,一张瓜子脸精致无暇,身材丰盈圆润不说,还有一种清雅出尘的气质,十分吸引人眼球。


此时,她身上只是穿着一件白色大体恤,刚刚遮到大腿部位,穿的有些随意,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邻家女孩。


我见此,嘴角勾勒出一抹温柔的笑意,温柔说道:“小七姐,我刚才都告诉你,我已经快要回来了,你看你,还站在道观门口等我们回来。


外面风大,你身子骨本来就不好,万一凉着生病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当我开口说话的时候,戚婷也看见了我,顿时,她犹如一只小鹿一般的扑到了我的怀里。而有德道长在我身后,看见了戚婷如此依赖我,高兴的笑出了声音。


“小五,小七都十五天没有见到你了,虽然我天天和你煲电话,可我还是很想念你。”


戚婷用手轻轻勾住了我的脖子,甜美的声音内,略带有一丝幽怨透露出来。


我连连点头,刮了刮她好看的小鼻子,柔声道:“小七姐,你都那么大的人了,还那么调皮,有德哥可还在我们身后内,小心一下他笑话我们。”


“呵呵,没事,没事,你们小两口继续,为师啥都没有看到。”有德道长善解人意的从我手里接过了八卦箱子,便缓步走入了云溪道观内。


这时候,戚婷大眼睛明亮闪闪,紧紧的攥住了我的手,犹豫了好半响,又再次对我担忧的说道:“小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几天,我有时候照镜子,居然看不到自己的样子,并且,白天在阳光底下,我也见不到自己的影子。


早上我梳头的时候,用了十多年的檀木梳子,我只是轻轻梳了下头,它便断成了两截。还有我胸口这里,还长出了一颗豌豆大小的红痣。”


戚婷说到最后,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担忧,还拉下了她的衣服,让我看到了她带着文胸的皮肤上方,那里的胸口处果然有一颗很扎眼的红痣。


而我见此,一颗心瞬间沉到谷底,心头顿时便出现了一种特别不好的预兆。


因为,如她所说,这些皆是一个人快要死了,或者大限将至之预兆。


此时,我不知道说什么,因为这些是一位茅山道士应该知道的最基本人之命理常识。


小时候,有德道长就曾经说过,戚婷命格极硬,天生命理不全,生辰八字大凶,五行属金火,偏偏自身阴气还极重。


而她这种体质的人,曾在命理典籍《三命铃》中有过记载:阴煞者,五行福德不全,若人遇之,会有凶劫,不克父母,不克至友,只克己身,为命不全者也。


据有德道长所说,戚婷不知道为何,从出生便是阴煞鬼女,这种女的如果是在乱葬岗长大,只要遇到心术不正的邪道人士,稍加调教,绝对可以排入从商朝便传承到现代,有着排位顺序的,一百零八位《大凶妖魔录》的七十五名位置。


当年有德道长会救我,把我从一个古墓内带出,还把我抚养长大,就是因为我从小便阳气极重,人体身上的三把阳火十分浓烈,竟有常人的五倍之多。


若我能够用自己身上的阳气,植入到戚婷的体内,渐渐的驱除戚婷体内不可计数的阴气,也许戚婷还能够平平安安的度过一生,不然的话,只要她体内的阴气全面爆发,到时候神仙都救不了她。


而我读大学时,会选择进入考古系深造,研究古墓,古尸,古学。一则是由于我特么也是点子背到家了,从出生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作恶太多,打小就中了一种很恐怖的尸毒,只是它不怎么复发而已。


二则我就是想要通过自己的刻苦钻研,找到克制阴煞鬼女身上阴气的办法,不想让戚婷早早的就死去。可即便我已经上了三年大学,对于自己体内尸毒,以及救治戚婷的方案,还是一筹莫展,毫无头绪。


我依稀记得,也就是三年前,我十八岁成人之后,有德道长因为从小便让我日日诵读,默写《道德经》。


但就是不肯传授我比较高深的道术,可是即便如此,由于我这些年常年盘膝打坐,我体内竟然有了一丝丝淡淡的阳气。


而有德道长知道后,便让我和戚婷同房,说这样正好相得益彰,各取所需。期间他也和我说过,这是为了救戚婷,搞不好还能清除我从小就中了的尸毒,虽然我会耗损许多阳气,以及精气神。


但为了让我和戚婷纯洁的革命友谊,就那么升华一下,我二话没说,马上便举双手同意了。


其实,有德道长是想通过阴阳调和,在戚婷体内形成七十二路大周天之运行路线,从而每时每秒的让我的阳气,渐渐的压制戚婷体内的海量阴气。


我知晓后,自然没有半分犹豫的答应下来。


就这样,如今戚婷眼看就要满二十二岁了,我也和她同房了四年了,感情也日渐深厚,亦啪啪啪了无数次,而每次爱爱下来,我比常人强壮的身体都是仿佛掏空了一般,可是即便如此,收到的效果还是微乎其微。


近几个月之内,她体内的一丝丝阴气,已经有了实质化的趋势,整个人的身体冷如寒冰,很是可怖。


有人曾经说过,男女之间的感情,根本就没有纯洁之说,大多此志不渝,非君不嫁,非汝不娶的男男女女们。


如果没有发生过关系,那又怎么可能爱一个人,爱到骨子里面呢。


也许因为戚婷而今已经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女人,所以我是绝对不能看到她受到一丝一毫的痛苦以及折磨的。如今,她这种状况,十分明显是阴气将要全面爆发了。


一时间我想了很多,表面虽然还是笑兮兮且宠溺的看着戚婷,可我内心深处,已经有了一种浓浓的恐惧感,犹如雾霭般,挥之不去。


我知道,我此刻忽然特别害怕失去这个女人,害怕失去这个我爱到骨髓内的女人。


害怕这个可以为了我不顾一切的女人。


有一天,倘若她死了,不在我身边了,我就算苟且活下去,可那所谓的人生还有意义吗?


戚婷看我怔怔发呆,乖巧的没有说话,然后又再次把柔软的身子,安静的依偎在了我怀里,调皮的冲我笑了笑,轻声说道:


“小五,你不要乱想啦。若是有一天,我因为阴气突然爆发,死亡了。你答应小七姐,不许哭,一定要找一个和小七姐一样爱你的女人,与她好好厮守一辈子,好么?还有这件事情,你不要告诉老爸,我不想让他再为我操心与不安了。”


我闻言戚婷的话,不禁心脏阵阵抽疼,却依然强颜欢笑的说道:“呸,呸,呸。


小五的小七姐怎么可能会死,我们以后还要结婚,你还要给我生一堆大胖小子呢。我不许你乱说。”


“不行,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爱的女人死去,而无动于衷。我要去找一个,身上三把阳火不旺的人,让他帮戚婷替命,当她的替死鬼。


哪怕以后我会遭报应,会去坐牢,我也无怨无悔。”


我思来想去,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只是有违人和罢了。但为了我爱的人,哪怕我会臭名昭著,人人喊打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想完之后,便紧紧的拉着戚婷的手,告诉她别怕,万事有我,于是她朝我点了点头,这才与她并肩走入了云溪道观内。


云溪道观说白了,就是一个较小的庙宇,占地面积一亩左右,它门口摆放着两尊麒麟石像辟邪,两扇朱红色的大门,两米多高。


当我和戚婷走入门内,沿着一条鹅卵石铺成的蜿蜒小道,走入非常明亮宽敞的正堂内,有德道长正在翘着二郎腿,津津有味的吃着一桌子的好菜。


我见状有德道长,犹如一头猪一般的吃相,却怎么也笑不出来。此时我直勾勾的看着有德道长。心头不禁再次剧痛了下,而戚婷则是看向有德道长,会心的笑了笑,而后转身走到餐桌前,拿起了一个白瓷碗,迈步走入了厨房为我添饭去了。


我晓得,若是有谁比我更加在乎戚婷的安危,那必定是有德道长无疑了。


据传,当年他和茅山龙虎山的宗主闹翻之后,不去别处,偏偏隐居在云溪村,这个有些偏僻的小山村,有绝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戚婷。


有德道长在我还是小屁孩的时候,便一直念叨,昆仑山下的云溪村,是个养生的好地方,它每当紫霞高升的时候,便会有淡淡的纯正阳气,笼罩整片小山村,十分利于人的身体。


我猜想,他会来到这里安家落户不止如此,兴许还因为,社会上面的人众口谣传昆仑山,是中国的龙脉地,有很多不知名的神奇花草,具有起死回生,解除疑难杂症之功效。


而这么多年间,有德道长不下于为戚婷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百多种药草,只为根治戚婷体内的阴气,只要他每次回来,不是满身疲惫,就是一身伤痕。


可是最扯淡的是,这些药草却是全然没有效果。准确的来说,它们还没有我和戚婷啪啪啪一次,产生的效果来得实在呢。


我现在十分犹豫,到底该不该把戚婷如今的诡异情况告诉有德道长,可是我又害怕有德道长知道后,又会再次夜不能寐,让已经为戚婷事情操心得白了头发的他,会不会把他眉毛也给搞白掉!?


可若是不告诉有德道长,我怕他以后知道了,会不会打死我!?


心念到此,我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把心一横,走到有德道长面前,俯下身子在他耳边悄悄说道:


“师父,你别吃了。小七姐体内二十多年的阴气似乎已经压住不住了,刚才她告诉我,她在镜子内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在阳光下见不到自己的影子,梳头发的檀木梳子断为两截,胸口还长有了一颗夺命红痣。”


“这些种种,皆是说明她快要死了。小五没有别的办法,而今只想到我们找一个替死鬼,为她替命。虽然这样有违生死之道,却诚然是最妥之办法。”


随着我的话说完,有德道长准备夹菜的筷子,哐当一声,掉在了全部都是红木板砖铺成的地面上,然后有德道长眼内闪过一道痛苦之色,深深的望了我一眼,想要再次确定我说得话,我见此,重重的朝他点了点头。


这一刻,本就有些苍老的有德道长,瞬间便苍老了一大截,他慢慢的垂下了头,一脸自责。


“老爸,小五,你们怎么了。你们倒是赶快吃饭啊。不要浪费了我忙前忙后做的一大桌子菜。”


戚婷笑脸迷人的把一碗热气腾腾的饭,递到了我手上,然后笑着往有德道长碗里夹菜。


有德道长见此,点了点头俯身捡起了筷子,然后放下了二郎腿,再次深深的低下了头,犹如饿死鬼般的大口吃饭,可一双有神的眼睛却瞬间通红起来。


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