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希望有天你能遇到一个人,和你身上有着相同的味道.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25 20:03:46

感情和气味是这么一种东西;
它们犹如光之于太阳,音乐之于风
                               ——华兹华斯
人的五官中,
嗅觉永远是最低调的那一个。
气味不动声色地存在于我们周身,
却能在0.1秒之间勾起最深处的回忆。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座自己的气味博物馆,每一种味道背后,都可能珍藏着一个故人,一段旧时光,一份关于城市的记忆,或是一种只有自己才能体会的情绪。
  它们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作为一种最复杂,最微妙,最不可名状的存在,气味时常被我们忽视,却也有让人疯狂的魔力。在很多文学和电影作品中,对气味的膜拜与痴迷总是聊不完的话题。
“当往日的一切荡然无存之时,只有气味和滋味还会长存,它们如同灵魂,虽然比较脆弱,却更有活力,更为虚幻,却更能持久,更为忠实,它们在其他一切事物的废墟上回忆、等待和期望,在它们几乎不可触知的小滴上坚韧不拔地负载着回忆的宏伟大厦。”
——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在海外久了,对故乡的记忆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抽象,而北京那独特的气味时不时浮现出来:冬储大白菜的霉烂味、煤球炉子的浓烟味、榆树开花时的清香味、夏天湖水的鱼腥味、胡同里厕所的尿骚味和烤羊肉串的辛辣味……
巴黎的气味完全不同:处处飘散的咖啡香味、街头烤栗子的糊味、冬天雨中树叶的怪味、让人头晕的女人香水味、地铁里流浪汉身上的酒臭味……
——北岛《午夜之门》
房间里有焦糖的气味侵入,还有炒花生的香味,中国菜汤的气味,烤肉香味,各种绿草的气息,茉莉的芳香,飞尘的气息,乳香的气息,烧炭发出的气味,这里炭火是装在篮子里的,炭火装在篮中沿街叫卖,所以城市的气味就是丛莽、森林中偏僻村庄发出的气息。
——杜拉斯《情人》
“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晨风的抚摸使我一阵阵起了鸡皮疙瘩,周身发麻。我还记得有股烧荒草的味道特别好闻。可是大夏天哪来的荒草呢?但无论怎样,记忆中那年夏天发生的事,总是伴随着那么一股烧荒草的味儿。”
——《阳光灿烂的日子》
“人可以在伟大之前、恐惧之前、在美之前闭上眼睛,可以不倾听美妙的旋律或诱骗的言词,却不能逃避味道,因为味道和呼吸同在,人呼吸的时候,味道就同时渗透进去了,人若是要活下去就无法拒绝味道,味道直接渗进人心,鲜明地决定人的癖好,藐视和厌恶的事情,决定欲、爱、恨。主宰味道的人就主宰了人的内心。”
——帕·聚斯金德《香水》
有人说,忘记一个人的味道比忘记那个人更难,就像时隔多年,你可能早就想不起初中暗恋的男孩子长什么样,但只要再一次闻到他校服上那个让人蜜汁心动的洗衣粉味,就能瞬间沦陷在回忆里。
往事不堪回首,但那些和气味有关的小情绪会永远留在你的身体里。可无论这些味道有多么让你刻骨铭心,为什么你顶多只能告诉别人“那是碧浪洗衣粉的味道”,却没有办法用任何一种语言来更客观地描述它?
关于这个疑惑,神经学里是这样解释的:
嗅觉信息是唯一不需经过丘脑直接到达大脑皮层的感官,不过因为走了捷径,它也失去了机会去接触掌控语言的部分。然而,回忆很大程度上是依赖着语言的。于是我们很难像形容眼睛看到的东西一样去形容嗅觉感知到的东西。我们能够通过视觉形容柠檬的性状为,「黄色,坑坑洼洼的表皮,椭长形,两头有点尖」,对柠檬香却难以表达。
有一种说法认为:
初级嗅皮层与参与处理记忆和情绪的边缘皮层是直接连接的,比起相关的视觉层级,气味能更加稳定的激活边缘皮层,刺激它触发有意义的个人记忆。
所以,气味记忆比我们普通的记忆要更忠诚,而且你只能等它主动来到你身边,才能召唤出那些还原度最高的情感和意蕴。
因为嗅觉敏感度堪比汪星人,未读君好像更容易遭受诡异气体的攻击,不过也常常因为对气味的感触更敏感细致,从而觉得生活多了一点点不一样的乐趣。仔细想了下,自己迷恋的味道好像都有一点怀旧情结:

一把用了很久的檀木梳子的味道;手指上残留的小龙虾/鸡翅的味道;刚刚晒过的棉被的味道;每次刚回到北方家乡,一下车空气里凛冽的味道。还有那个寻遍很多地方却一直找不到的,某人的同款香水味。

值得庆幸的是,大概这世上每一种气味,都会找到能够欣赏它的人。
也希望有天你能遇到一个人,和你身上有着相同的味道。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