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梳子价格联盟

深夜奇谭:霜眉(下)

每天读点故事2018-07-27 16:45:05

你与好故事,只差一个关注的距离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风雨如书

禁止转载


凤冠霞衣,红色喜帕,霜眉安静地坐在床边,等着良人。


昭儿在旁边亲昵地蹭着霜眉的衣角,仿佛也在为她高兴。


门被推开了,霜眉听见自己的心莫名地跳了起来,她两只手紧紧扭着喜衣的角边,忐忑不定地听着那个人一点一点靠近自己。


喜帕被摘开了,霜眉看见叶承言俊朗开心的面容,她不禁低下了头,一抹红云在脸上绚开。


红烛过半,夜色阑珊。


霜眉看了看身边安睡的叶承言,她转过了头,昭儿守在门边,像一尊雕塑一样立在那里。


霜眉轻轻下了床。


今晚,月色了然,正是良辰美景之时。


窗外,是一片夜花。


叶承言说,那些花只有在夜里才会开。就像遇见霜眉一样,只是一刹那,便印进了心底。


夜花,传说是天上的仙子,因为偷偷爱上了凡间的男子,被玉皇大帝贬成花仙,只能在夜里开放。


霜眉走出了门外。


那些夜花似乎正在准备绽放,花骨朵饱满异常。


“新夫人,你怎么在这里啊!”一个声音从背后响了起来。


霜眉转过头,一个丫鬟站在身后,手里拿着一个铁锹和花肥。


“我来看看这些夜花,你叫什么名字啊!”霜眉微微一笑,问道。


“奴婢名叫清云。”丫鬟恭身说道。


“清云,好美的名字。你是看守夜花的吗?”霜眉问。


“是,清云负责夜花。”


忽然,有风吹来,身边的一朵夜花悄然绽放,跟着,其他夜花争相开放。霜眉顿时呆住了,她从来没见过如此漂亮的花开。


一瞬间的美丽,就像霜眉第一次见到叶承言一样,那种感觉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却无时无刻不在脑子里徘徊。


“夜花虽美,可惜看到的人却并不多。府里的人不明白为什么要种这些不见花开只见花败的夜花,他们哪里懂得夜花的美丽啊!”清云说着,拿起手里的剪刀,轻轻把一朵夜花剪断。


“你干什么?”霜眉一愣。


“清云想要为新夫人做一朵夜花记,这样,新夫人就不用再到夜里来看花了。”清云莞尔一笑,轻声说道。


夜花记,那样,相公看到一定会非常开心的。霜眉想道。


鬼猫


段强笑了,笑得灿烂如花。


林雪告诉他最近自己遇到的一切怪事,都和猫有关。可能他们吃了猫,是猫的鬼魂来找她了。


段强说,林雪,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林雪没有说话,她宁愿是自己想的太多。


游乐场里人不多,几个孩子在嬉闹着。段强抱着林雪,坐在旋转木马上。这是林雪一直想要做的事情。


和心爱的人坐在旋转木马上,那是每个女孩都想要的。这样的话,林雪和周远也说过。可惜,周远认为那是小孩子才玩的东西。


段强不同,只要林雪提出来的事情,他都会去做。


旋转木马渐渐停了下来,林雪抬起了头,前面,一道冰冷的目光直直地盯着她。


啊,林雪叫了起来,身体一软,从木马上掉了下来。


“怎么了?林雪,你怎么了?”段强慌忙跳下来,扶起了她。


“猫,有只黑猫。它,瞪着我。”林雪指了过去,前面空空如也,根本没有什么黑猫。


“林雪,你太累了,要不,我们回去吧!”段强说着扶起她,离开了。


走出游乐场的时候,林雪回过了头,那只黑猫依旧立在旋转木马旁边,目光注视着她,仿佛在笑。


林雪的心沉到了极点。


段强走了,他说下午有个客户需要谈。


房间里又剩下了林雪一个人,寂寞和恐惧蠢蠢欲动。


林雪拿起一本书,百般无聊地看了几页,慢慢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林雪被一个奇怪的声音惊醒了。仿佛是有人在喘气,呼哧,呼哧,热气阵阵。


林雪睁开了眼。


一只黑猫立在她的面前,热气正是从黑猫的嘴里喷出来的。林雪大声叫了起来,她这才发现,整个房间里有好几只猫,黑的,白的,花的,它们全部盯着林雪。


林雪惊恐地坐了起来,伸手她摸到一个东西,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一张照片,上面是一只被剥掉皮的猫,血淋淋的。


林雪疯了一样爬下床,她想冲出门外,可是,双脚却没有一丝力气。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猫,一点一点向她走来。


她感觉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想叫,声音却怎么也出不来


朦胧中,她看见一个人走了进来。


那个人抱着一只通体纯白的猫,目光阴谲地看着她。


林雪努力睁着眼,她终于看清那个人的样子。


他是周远。


最后一丝光亮泯灭前,林雪看见周远怀里那只白猫跳了出来,向自己扑来。


林雪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医生摇了摇头,关上门走了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段强问道。


“她的精神受到了严重的侵害,看来,一时半回是恢复不了。这样吧,你先办个住院手续,我们观察几天,再看看。”


医生走了,段强愣了愣,向医院交费处走去。


一个人影从旁边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抱着一只通体纯白的猫。


他站在病房门外,望着病床上的人,他的眼里闪着一丝奇怪的光芒。


“好漂亮的猫啊!有名字吗?”旁边一个护士不禁停了下来,盯着那只猫,问道。


“霜眉。”他微微一笑,柔声说道。


葬猫


夜花记做好了。可惜,叶承言却再也看不到了。


天亮的时候,霜眉推开门,发现死在床上的叶承言。


叶府一时之间塌了天,霜眉一身孝服,跪在灵前。昨日的喜气还在眼前,一夜之间,却变成了荒凉的悲伤。


叶家被大夫人一手担起。


郎中很快查出了叶承言的死亡原因,他中了猫毒。


何谓猫毒,是指猫的唾液。


霜眉想到了昭儿,当然,还有自己的安危。


果然,大夫人的矛头指向了自己。


昭儿在叶家本来好好的,为什么被霜眉带走后,便有了猫毒。郎中的回答更让霜眉心寒,猫毒可以人为之。


一时之间,叶府把罪过全部推到了霜眉的身上。


霜眉没有动,她跪在叶承言的牌位前,心已麻木,泪已流干。


“先罚你为相公守灵三天,不准吃饭。”大夫人甩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冰冷的大堂,素颜白纸,香烛冥钱,所有的东西都和悲伤沾上了关系。霜眉没有动,她内心的悲伤已经被仇恨代替。


三天前,段秋水派人来到红袖阁送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檀木梳子,那是霜眉离开家乡前留给天远哥哥的。


霜眉看到梳子,便赶去了段府。


段秋水直截了当地告诉她,天远以及霜眉父母的命运就捏在霜眉的手上。


段秋水只想得到叶承言的祖传之宝。他会安排叶承言迎娶霜眉,然后霜眉按照他的要求,把祖传之宝偷出来。


当然,段秋水给了霜眉一包药,只要让叶承言吃下去,便可以知道祖传之宝的收藏之地。


临走的时候,段秋水给了霜眉一个盒子,并且告诉她,如果不按照他的要求去做,那么,盒子里的东西就是其他人的下场。


可是,霜眉没想到,那包药是一包毒药。


段秋水要了叶承言的命。


霜眉亲手毒杀了自己最爱的人。


这种痛,比杀死她自己还要疼,还要伤。


门外,传来昭儿的惨叫声,大夫人的声音隐隐传来,“给我打死它,要不是它,相公也不会死。”


昭儿的声音一声一声软了下去,最后没了声音。


霜眉的心碎了, 叶承言留给自己的最后一份爱也去了。


哀大莫过去心死。


霜眉站了起来,她走了出去。


昭儿的尸体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一双眼睛圆睁着,血把它的毛发染得通红。霜眉最后一次抱起了昭儿,慢慢地向前面走去。


“霜眉,你去哪?”大夫人喊道。


霜眉没有说话,她转过头,目光冷冷的扫了大夫人一眼。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叶府。


雨下了起来,越下越大。


霜眉用几近颤抖的手把昭儿放到了挖好的坑里。


雨水冲刷着昭儿的身体,那些染红的毛发变得湿漉漉的。霜眉望着天大声叫了起来,她想起了自己问猫的结果。


猫哭为哀。


这一切早已注定的,只是自己为什么还要继续。


悲伤过后,霜眉抬起了头,她的目光里闪过了愤怒的光芒。


躺在坑里的昭儿突然睁开了眼,一股摄人的寒光透过瞳孔钻进霜眉的眼里。


天瞬间暗了下去。


爱猫


段强又一次把钱数了数,整整六十万。


望着那些粉红的钞票,他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这个世界上人和人很不平等,有的人做在办公室,轻轻松松一月拿好几千块钱的薪水。


有的人,每天抛头露面,辛苦奔波,一个月拿几张可怜的票子。


段强就是后者,他每天从早跑到晚,每月的薪水少的可怜。


人没钱没关系,如果没有钱还喜欢钱的话,那么就会产生一些坏的想法。


两周前,段强认识了林雪。并且帮林雪甩掉了她的旧男友。当然,他也知道了林雪和周远的故事。


回到家,一个罪恶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段强以前看过一本书,里面说的是一个男人为了得到妻子的公司,想尽各种办法来吓唬妻子,最后把妻子活活吓死了。当然,那个男人轻而易举地继承了妻子的公司。


这个办法提醒了段强。


他不需要杀死林雪,当然,林雪也没有什么财产。段强是跑保险的,他知道,现在保险公司刚刚提出一种新式短期保险。这种保险是两个月结算保险金。


如果投保人两个月内没有受到伤害,需要支付一笔高昂的保险金。当然,如果投保人在两个月内出事了,保险公司也将会赔偿一笔高昂的保险金。


段强想到了利用猫来吓唬林雪。于是,他为林雪买了一笔短期保险。


为了能让林雪彻底精神崩溃,段强查了很多资料。他按照心理书上说的,先带林雪去吃了一顿猫宴,然后再在林雪的家里放了一个带有猫叫的MP3。


当然,林雪精神崩溃前见到的那些猫也是他的杰作。他相信,通过自己的布置,再加上林雪对于猫的恐惧,自己的目的一定可以达到。


现在,林雪躺到了精神病医院。


没有人知道自己为她办理了保险。段强在取完保险金后便把所有的资料删除了。今天下午,他就会离开这个城市。


段强提着钱离开了。


在他的身后,一只黑猫悄无声息地走了出来,然后一个纵身跟了过去。


林雪醒了过来,她的精神状况恢复很差。只要看到毛茸茸的东西,就会惊恐地尖叫。


最近,医院里人总会看见一个男人抱着一只猫站在病房外偷看林雪。


经过询问,他们知道那个男人是林雪以前的男朋友。


让医生奇怪的是,先前送林雪来医院的那个男孩却不见了。


这个世界真是奇怪,有时候,新欢真的不如旧爱。


周远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他拿起旁边的报纸继续看起来。


报纸的头版是一则新闻,在本市一家宾馆,一个男子神秘死去。警察在他身上发现数十条类似爪伤的伤痕,初步认定是被某种动物杀害的。可是,奇怪的是,宾馆的服务员和其他人并没有见到什么动物出没。


警察还在那个男人的行李里发现了六十万人民币,警察呼吁,如果有人知道该男子的身份,请与警方联系。


周远放下了报纸,轻轻笑了笑。


怀里的霜眉喵地叫了一声,仿佛完成了什么高难度的任务。


“霜眉,我还爱她,所以,做不到恨她。”周远喃喃地说道。


10.化猫


段秋水抱着怀里的女人,用力亲了一口。


女人扭了扭身体,轻声说道,“别那么张扬,让人家看见了,多不好。”


“哈,怕什么?叶家都是我的了,大夫人,你还是大夫人,不过得姓段。”段秋水笑嬉笑着说道。


“不过,霜眉她?”大夫人有些为难地说道。


“放心,现在,她应该和承言兄双宿双飞了。不过,是在阴曹地府。哈哈。”段秋水肆虐张狂地笑了起来。


外面雨水疯了一样冲刷着窗棂,一只猫悄无声息地走到了门边。


“新夫人,你快走吧!大夫人要杀你。你快走吧!”清云把霜眉推向了门外。


“可是,我走了,你怎么办?”霜眉问道。


“清云的命不算什么,清云只是个守花的奴婢。现在,花没了,活着也没意思。”清云说着流下了眼泪。


霜眉踉跄着脚步,跑向了后山。


跑到山脚的时候,霜眉看见那座本来应该关押着自己的房屋起火了。熊熊的烈火,瞬间吞噬了一切。


霜眉的眼泪落了下来,她的眼前浮现出清云的面容。


所有的一切幻化成怨气,霜眉抬起了头,她要报仇,报仇。


漆黑的山洞里,霜眉看着眼前的猫越聚越多,它们安静地蹲在霜眉的身边,仿佛是她的孩子。


霜眉从口袋里拿出一瓶药水,深蓝色的药水泛着莹蓝色的光芒。


“喵”


“喵”


所有的猫叫了起来,连成一片。


霜眉把药水凑到嘴边,一饮而尽。


愤怒如火一样燃烧起来,霜眉感觉自己全身在收缩,就像自己失去的爱情一样。她闭上眼睛,默默忍受着身体的痛苦。


片刻后,她睁开了眼,她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冰冷的火焰。


明末年间,陵南一家段姓大户一夜之间,全家上下三十几口人,离奇死亡。有人称,在死亡现场,看见数十只猫走来走去,其中,有一只通体纯白的猫卧在正堂,一直到官府来人才离去。


民间很快开始流传段家死亡之谜。有人说是段秋水做事太绝,遭到了天遣。也有人说,是叶承言的朋友做的,他们要为叶承言报仇。


惟独有一种传说被人视为邪说,霜眉幻化成猫,深夜,带领群猫杀害段家上下三十几口。


11.尾声


女人累了,她蜷缩了一下身体,躺到了床上。


桌子上的红烛轻晃,映出女人乌黑流水般的秀发。女人的旁边,一只通体纯黑的猫突然叫了一声。


“青瞳,你怎么了?”女人微微睁了睁眼。


那只黑猫眨了眨眼,目光温和地看着女人。


“霜眉已经离开了,她的故事也将结束。可是,你的呢?”女人望着那只被唤作青瞳的黑猫,轻声叹了口气。


窗外,夜色阑珊,凉风四起……


编者注: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即可收看《霜眉》完整版本!


—END—


二维

安卓、iPhone下载「每天读点故事app」

「每天读点故事app」——你的随身精品故事库

如长按二维码无效,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