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梳子价格联盟

[读书吧] 做好“大宝鉴”,走向人生巅峰!

欣动漫Plus2018-07-29 10:44:25



这是吐槽
 


这一回真没做标题党,因为这本小说书名就是《大宝鉴》。是正儿八经的鉴宝题材!

能看到鬼魂的超能力,我们在各种作品中见得多了。但是这个故事的男主角,能看到“珠光宝气”……这就是个开挂的人生啊!



        许东走进典当铺的时候,是轻车熟路的。
 
        这间典当铺规模不大,柜台里多是些手机、相机、金银首饰等等。店子里也只有一个人,是个三十来岁的中年男子,有点胖,脑门上油光发亮,头发抹了发油,梳到脑后扎了个小辨子,看起来很有个性。
 
        “你好,有东西当?”中年胖子问。
 
        许东也不多说,直接把手腕上的手表取了下来:“老板,我有一块百达翡丽的手表,想当掉!”
 
        胖子把手表接了过去,仔细观察手表的外形和做工,然后又侧着在耳边听了听声音,再轻轻摇了两下。
 
        从做工来说,这东西至少外壳是真的,如今金玉其外败絮其内的假东西太多,不过百达翡丽的手表,听声音就可以辨识质量。胖子拿起来听了听,又放在耳边摇了摇,已经断定许东这手表是真品。
 
        许东也不出声。他家以前就是做典当的,他对这一套懂得很,你说再多都没有用,任何一件物品的价值都得由典当行里的检验师傅经过全面的评估而进行典当估值。
 
        胖子又看了看许东,这才慢慢说:“小兄弟,你这块表……真倒是真的,不过这东西,你既然是来当的,那你也知道……”
 
        “老板,你直接说可以当多少钱?”许东见胖子也没有像有的典当铺老板那般“吓诈”,也说得直接。
 
        胖子沉吟着,好一会儿才说:“你这是两年前的款式,现在已经停产,但价值还是有的,按它本身的价值是不能跟你零售买来的价钱比,三分之一也就三千左右,而拿到典当行当的话,我又只能给你这个价的三成,你明白不?”
 
        “明白!”许东点点头,一般典当铺只会出价,是不会这么详细的跟一个客人说当的价钱是怎么折算的,胖子跟他说这么多,看来也是实实在在的出价。
 
        “你是死当还是活当?”胖子嗯了一声又问许东。
 
        许东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道:“老板,我现在是缺钱,也不知道几时才能挣得到钱,至少在我觉得值的时间内是没办法来赎回这块手表,所以还是死当吧!”
 
        胖子又瞄了瞄许东:“听你的口气……好像对典当这一行很熟嘛……”

        许东苦笑了一下,说到家事,他就不想多说了,想了想,又把脖子上那个戴着的黑色小圆柱石头取下来递给胖子:“老板,你再看看我这东西能值多少钱?”
 
        除了手表之外,这就是父亲留给她唯一的东西了。
 
        胖子笑着接过去,对许东倒是很有些好感,接过去小圆石查看时又摆摆手吩许东:“坐下吧,站着挺累。”
 
        小圆柱石头拿在手中温润光滑,红丝绳系着的部位不是打眼,而是在那个位置磨了一个圆形的小“沟”,红丝绳系着刚刚好。
 
        这东西肯定不是玉石,胖子左看右看,也不像饰物,倒像是一个印章,头尾两端,一头圆滑如帽,另一头很齐平,筷子头那么大点地方雕刻了一个很古怪的花纹。
 
        之所以不认为是“字”,那是胖子觉得它不像是字,哪怕是像形字或者古篆字都沾不上边,许东对这个花纹实在是熟得不能熟了,他曾经涂了印泥油盖在纸上仔细看过,可以肯定不是字,倒像是一种符。
 
        胖子仔细看了一阵,一边把东西递回给许东,一边又摇头笑着说:“你这东西我还没看出来是什么,不过肯定又不是玉,但又不纯粹像石头,看不透的东西我就不说它的好坏价值了,小兄弟你收好!”
 
        许东接过来,一沉吟间,也不知道怎么手颤了一下,失手把小圆石头跌落,“啊哟”一声惊呼,“叮”的一声响,那小黑石饰竟然摔碎成两段了!
 
        许东迅速拾起来平摊到手心中,小石头竟然是中空,里面流出一些深色液体,量很少,只有几滴的样子。
 
        许东伸出右手食指触了触,那一点液体沾到他指尖就吸在了皮肤上,有点冰凉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才一犹豫间,那一点液体也不知道是挥发了还是渗进皮肤里了,很快就消失不见。
 
        胖子也“啊哟”一声:“你……小兄弟,你这东西我可是好好递回到你手上……”
 
        “老板放心,我不会讹你!”许东苦笑道:“这东西是我自己失手摔的,再说就算是老板你失手摔了,我也不会要你赔,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事,小东西而已,只是这是我父亲给的,总是有点依恋……”
 
        胖子松了一口气:“我看小兄弟人不错,这样吧,你这块百达翡丽我给你个整数,一千块,就当是无限期的活当吧,我也不要你利息,什么时候手头活便了你就来赎回!”
 
        许东怔了怔,心头有些感动,胖子跟他素不相识,这样的承诺倒是很明显的帮忙,虽然是抵押了拿的钱,但想想父母生前的那些朋友,现在又是什么嘴脸?再看看收留自己的亲大姨大姨父和表姐,他们又是什么样的嘴脸?
 
        好一阵子,许东才低了些声音问:“老板,很谢谢你,我想……老板这儿要不要临时小工?我有空的时候可以来帮帮忙,打打零工……”
 
        胖子呵呵一笑,说:“好啊,我这小店也没请工人,生意不忙也不坏,我看你对这行好像还懂,你有空的话就过来帮帮手,工资就当日做当日结,你……还在念书吧?”
 
        许东咬了咬唇,点头道:“我在一中念高三,父母两年前出车祸故去了,我现在跟姨父姨妈住一起……”
 
        胖子呆了呆,又盯着许东看,好半晌才发话问:“你……你是不是姓许?你……你父亲是不是许清华?”
 
        许东也呆了呆,张嘴说不出话来,本来就不想跟认识的人碰面,但却没想到这个新开的典当铺老板还是认识他爸,看来铜城这个圈子的确不大!
 
        胖子一看许东的表情就知道他猜对了,赶紧摆着手道:“算了算了,不说那些,小许,这一千块钱你拿去,这……这个数够不够?不够我再……”
 
        听到胖子这个话,许东就确定这个胖子跟他父亲是熟人,当即接了那一千块钱,低声道:“老板,我只要一千,多了我也不要,谢谢你!”
 
        胖子欲言又止,叹了口气,说:“也行,一千就一千,你以后有空就来帮我打零工吧,我生性懒动,这店里缺人收拾!”
 
        许东鼻中发酸,眼中湿润,不想被胖子看到这个表情,低着头谢了一声转身就走。胖子追上来塞给他一把伞,见他走得匆忙,只得在后面大声叫道:“小许,我姓牛,老黄牛的牛,名字叫牛向东,你有空就来牛哥这里!”
 
        外面下着雨,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头难受的原因,许东只觉得头目眩,眼睛发黑,心里头只是念着千万不能生病,他是生不得病的人!
 
        一路跌跌撞撞的回了姨妈的家,只觉得全身酸软乏力,倒头就睡。
 
        一场混乱的梦境。醒来之后,许东想起那块碎掉的石头,不经意抬起被液体慎入的右手一看——哪里竟出现了一个很古怪的纹理,跟小圆柱石头上的花纹相似,只不过右手掌心中这个要大一些,看上去就像天然生长在肌肤中的印记一般,浑然天成!用手触了触,倒是没有疼痛的感觉,又使劲擦了几下,根本就擦不掉。
 
        许东正在沉吟间,外面又传来大姨的喝斥声,许东赶紧穿好了衣服出去,到洗手间拿了拖把打扫卫生,这几乎也是他每天必做的“工作”之一。
 
        吃过早餐,今天是周末不上课,许东想着要不要去胖子牛向东那儿帮忙干点活儿。出门时许东想起牛向东昨天塞给他的那把折叠雨伞,又回书房拿伞想带去还给他。
 
        一进书房,许东一眼就看到那把收好了的折叠雨伞,和它后面的木制笔盒子。那笔盒子上方竟有手掌般大一缕绿色气雾!
 
        “鬼火……”陡然吓了一跳的许东全身一颤,往后一退,差点就摔了一跤!
 
        可现在外面阳光明亮,大白天的怎么可能有“鬼火”?
 
        再看书桌上那木头笔盒,除了那团绿色的气雾之外,似乎没有别的异常。
 
        许东壮着胆子走上前,伸手把木头笔盒拿到手中,而那团绿色气雾居然跟随着笔盒移动,始终悬在笔盒上方。
 
        这个笔盒是从自己家带过来的,自己几乎日夜相伴,但却从没有看到过它居然会有这么一缕“绿雾”,这是什么原因?
 
        许东把这个笔筒全面检查,笔筒很简单,结构也很紧凑,缝隙经过油漆的补刷,几乎是看不到,无论里外是连针尖大的小眼儿都找不出一个,所以说不太可能有什么“喷雾”的机关。

        但是那绿色的气雾又是怎么出现的?
 
        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的玩意儿,许东也不会觉得舍不得,当即就找了小工具轻轻敲了几下,笔筒的底子就裂开了缝隙,许东放下镙丝刀,然后用手去小心的扳开,底子上那块圆形的底片就被扳了下来,就像一个圆形的饼,只是厚达三厘米。
 
        那一缕绿色气雾居然离开了笔筒,移到了那块圆底子处!
 
        圆饼一样的底子边沿上有个很明显的分界线,就是一块薄盖子盖在上面的。许东拿小刀的刀尖轻轻撬着分界线处的缝隙,这一下没用什么力就撬开了,把小盖子揭开,入眼而来的就是一串深褐色的珠子链。
 
        原来这圆形底部就是个小“盒子”,盒子里藏了这么一串珠链子。
 
        许东把珠链拿出来细看,鼻中闻到一股子很浓的檀香味,感觉就让人很舒适安宁。数了数,一共是十八颗。
 
        许东自小在父亲的当铺里走动,眼力劲还是不差,这十八粒珠子颗颗纹路一般样,大小如一,颜色深纯,宁香入脾,绝对是好东西,要不然藏它的人又怎么会这么花心思?
 
        这串珠子,估计父亲都不知道,不过也不知道它的价值如何。
 
        许东再看看放在书桌上的底盖盒子,那上面已经没有绿色气雾了,绿雾又已经跑到了自己手中那串珠子上面!
 
        许东总算是弄明白了绿雾的来由,但是仍然搞不明白是为什么珠子会发出绿雾?
 
        还是去找牛向东问问,看看他怎么说吧。
 
        走到当铺外,看到“牛哥典当铺”这几个字时,许东心里头就有些温暖。然而走进去才发现,里面除了牛向东外,还有另外两个人,其中一个人竟然是他大姨父周天奇!
 
        周天奇脸上本来是一副笑脸,陡然瞧见许东出现在面前,怔了怔后当即就沉着脸喝问:“许东,你来干什么?”
 
        许东对周天奇的畏惧让他慑慑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倒是另一个许东不认识的老者鼻端嗅了嗅,眼光落到了许东手中的珠子上,眼光怔了怔,跟着“嗖”的站起身就凑到了许东跟前。
 
        “你这是小叶紫檀木佛珠?”
 
        许东对这一类不怎么熟悉,有姨父周天奇在场,他从心底里就更是不自在。
 
        牛向东笑呵呵的上前拉着许东的手说:“小许,来来来,坐下说,我跟你姨父也是熟人,今儿个为点小生意正喝茶聊着,这一位是龙秋生龙老前辈,可是古玩界里的泰山北斗,嗯,跟龙老问候一声吧!”
 
        许东慑慑的对龙秋生问了一声“龙老好”的话后,又低声叫了一下周天奇:“大姨父!”
 
        周天奇哼了一声,正要问话,但龙秋生却伸手对许东说话了:“小朋友,把你这串珠子给我看一下好不?”许东赶紧递了过去。
 
        龙秋生白须白眉的,很有种仙风道骨的感觉,拿着佛珠链子又闻又看,片刻后抬头对牛向东说:“小牛,给我弄一盆水来!”
 
        牛向东欣然应允,不过许东很眼力劲,赶紧起身说道:“牛老板,我去打水来!”
 
        也没等牛向东说话,许东就快步往里间进去,找到在厨房寻了个塑料盆子,放了一大盆清水端了出来。
 
        龙老头而是把许东的那一串紫黑的佛珠放进了清水盆子里,佛珠在水面连一点的停留都没有,直接沉到了水底。
 
        龙老头扭头对牛向东和周天奇点头道:“是小叶紫檀木佛珠,十八颗的!”
 
        “真是紫檀?”周天奇也很诧异,呆了呆后又扭头盯着许东喝道:“你从哪里拿来的珠子?”
 
        许东咬了咬唇,随后回答他:“是笔筒里发现的,我从家里带过来的那个木笔筒。”
 
        周天奇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话,但瞄了瞄龙老头和牛向东,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龙老头倒是直直的盯着许东问:“小朋友,你这串佛珠愿不愿出手?要是愿意的话你就开个价!”
许东心里有些激动,龙老头说这样的话,那一定是表示他认可这串佛珠有价值,卖当然是愿意卖的,只不过开多少价码?
 
        五千还是三千?
 
        许东犹豫了一下,心想开五千的话只怕不恰当,怕老头和牛向东都说他狮子大开口不知道天高地厚,犹犹豫豫的伸了三个手指头比划了一下。
 
        许东的意思心想还是开个三千的价,不要喊得太高。。
 
        龙老头沉吟了一下,又看了看牛向东和周天奇,这才说道:“小牛小周,如果是别的什么东西我就不跟你们倚老卖老了,这件小叶紫檀佛珠呢,你们也别开口跟我争,我要了,这位小朋友开的价我觉得也不高,我也不想占小朋友的便宜,这样吧,他叫三十万的价还是略有点低,我给添到三十八万,三十八万的价不算太溢价,但也不低,去年有个十九粒的小叶紫檀佛珠在京城我一个朋友的拍卖行中卖了三十七万的价,小朋友,怎么样?”
 
        许东呆住了。
 
        事情太出乎意料了!
 
        许东冷静下来想了想,那串佛珠有怪异的绿色气雾,还藏在笔筒里,若不是值钱的好东西,又有谁会这样藏?
 
        龙秋生见许东半晌没出声,当即微笑道:“小朋友是不是觉得这价格低了?可以商量,要不你自己开个数来我看看?”
 
        “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龙老开的价已经很高了……”许东这才醒悟,红着脸摇了摇手赶紧回答着,“三十八万,我……我确实觉得有点晕乎……”
 
        龙老头“哈哈”一笑:“那就好,只要不是小朋友觉得价开低了就好,嗯,小朋友,把你的银行卡号说给我,我打电话让人给你转账!”
 
        许东又呆了呆,摇着头道:“我没有银行卡号……”
 
        周天奇倒是开口说:“龙老,这样吧,这孩子是我的姨侄,父母两年前出车祸去了,现在跟我住一起,我呢算是他的监护人吧,他还是个在校学生,没办过银行卡,就用我的银行卡替他收这笔款子吧!”
 
        龙秋生一怔,又瞄了瞄周天奇,笑道:“咦,还有这码子关系?我可真没想到,那行,小周,你把银行卡号说给我,我马上转账。”
 
        龙秋生也没再询问许东的意思,周天奇说得清楚,许东父母双亡,他是监护人,帮他一个孩子管着钱自然是应该的。
 
        牛向东脸上倒是有点古怪的表情,但还是没有出声说什么。
 
        许东当然觉得有些不愿意,但得罪大姨父的事他还不敢做,再说当着龙老和牛向东的面,他姨父收了这笔钱,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说他白吃白做的话,以后要点什么学校开支也好开口了。
 
        更重要的是,有了这三十八万,如果考上了大学,费用估计就差不了什么,再差他还可以半工半读!
 
        周天奇当即掏出钱夹取了一张银行卡出来给龙秋生,龙秋生接过卡就给他的人拨打电话,报了银行卡上的号码,网上银行转账自然快捷,他在电话中才报完账号不过十几秒钟,周天奇的手机就“嘀嘀”的响了一下。
 
        周天奇摸出手机来看了看,笑道:“龙老,三十八万到账,我替许东谢谢龙老!”
 
        许东这会儿眼睛望着店里玻璃柜台发着呆。他忽然又发现,牛向东店子中的玻璃柜台中,有几件物品也出现了古怪的“雾气”!
 
        环顾店里所有的物品,有“雾气”的东西并不多,只有三件,而且都是“瓷器”,一只碟子,两个小茶杯,这三件物品头上三寸处有淡黄色的“雾气”,茶杯的雾气比较淡,碟子的雾气稍浓一点,形态跟佛珠冒出来的绿气相仿佛,但颜色却是不同。
 
        带“雾气”的物品是不是有价值的贵重品?别人看不看得到这“雾气”呢?
 
        沉吟着,许东又看了看谈笑正欢的姨父和龙秋生等人,犹豫了一下才问道:“龙老,牛老板,我……我问个事……”
 
        周天奇抬眼一瞪,说:“又有什么……什么事了?赶紧回去干……做功课复习复习吧,我们大人谈事呢!”
 
        “不妨!”龙秋生摆了摆手微笑道,“小朋友有什么话尽管问,我倒是觉得跟你特别来缘!”
 
        许东指着玻璃柜中那几件瓷器说:“龙老,牛老板,柜子里那几件瓷器应该是值钱的物品,我就是想问一下,值钱的物品是不是会带有青光绿光等等雾气?”
 
        周天奇当即就斥道:“真是瞎扯,什么青光绿光的?小孩子信口开河!”
 
        龙秋生摆着手笑道:“小朋友的话很有趣,不过也不算是信口开河,史书倒是有记载,但凡宝物吧都是有灵气的东西,之所以说珠有光,宝有气,有灵气的宝物会发光,会有宝气,所以才有珠光宝气一说,当然,这也只是个传说,能看到珠光宝气的人恐怕就很罕有了!”
 
        许东听了龙秋生这一席话,心头儿一颤,他看到的难道是“宝气”?而看其他人的神色,这“宝气”多半是他一个人看到的了。
 
        许东虽然年纪又小,但并不傻,他在心里头猜测,并没有说出来。
 
        牛向东哈哈一笑:“小许,倒真有你的,我这店子里也就摆了那三样撑撑门面,其它都是些现代电子产品。你小小年纪倒是眼尖,一眼就看出来了!”
 
        龙秋生也颇有些意外,笑着向许东招手道:“小朋友,你过来!”
 
        许东走到他跟前,龙秋生从手腕上取了一条颜色跟刚刚卖给他那条佛珠链差不多的深色珠串,又从左手食指上取了一只颜色碧绿的翡翠扳指,笑着对许东说道:“小朋友,你倒有些眼力劲儿,那你再看看,我这两件东西怎么样?”

        龙秋生这一串珠子似乎也有香味,闻着也挺舒适,跟他那一串外表看起来也没有太大区别,那个扳指更是晶莹剔透,颜色温润诱人,以龙秋生的身份地位,显然不会是“差”的东西。

        但是许东有些迟疑,因为这两件物品上没有看到“雾气”。
 
        牛向东和周天奇见许东沉吟,当即也凑拢了观察检验,两个人看了一阵都点着头,牛向东把珠子也放到盆子里,那串珠子在水面晃荡了一下也沉到了水里。
 
        牛向东把珠串从水里拿了出来,再用干的毛巾小心擦净了水,这才说道:“龙老,您这串珠子香味沁人心脾,入水则沉,珠子有角质光泽,也应该是小叶紫檀,又是十九粒,价值应该不低于小许卖给您的那一件,对吧?”
 
        龙秋生呵呵笑道:“小叶紫檀贵重,俗称木中之王,比重大,入水即沉,棕细如牛毛,日久生角质光泽,这些习性你看得透,不过还有一点你可没有说出来,呵呵,小朋友,你怎么看?”

        说到后面时,龙秋生望着的是许东了,话儿也是问他。
 
        许东沉吟了一下,脸色有些褐,结结巴巴的说:“我觉得……我觉得……这……这两件都不值钱……”
 
        “什么?不可能吧……”牛向东犹疑着。
 
        周天奇大声喝斥:“瞎说,当真是小孩子不知天高地厚!”
 
        龙秋生倒是表情一滞,盯着许东半晌才说:“你真这么认为?”
 
        也不知道为什么,许东瞧着龙秋生的表情变化,沉吟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龙秋生叹息一声:“哎,小朋友当真是好眼力劲,我这两件……呵呵,还有一个原因是小牛小周没说出来的,那就是这两件都是假货,是高仿品!”
 
        “假的?”牛向东和周天奇都是一怔,异口同声的道:“不可能吧?”
 
        龙秋生摇头笑道:“我在国外有一个朋友用顶尖高科技技术仿制的,你们觉得是真品,那是受了干扰,一,你们觉得我的身份不会戴假的,二,珠子跟小叶紫檀高度相似,甚至还做出了‘香味’,扳指的高仿度更高,跟一级翡翠无论是色泽还是颜色都是区别极微弱,再加上小牛还检测过,珠子入水即沉,凡木质物品,也只有紫檀和红木的比重大,入水即沉,其中尤以小叶紫檀珍贵,只是……呵呵,你们两个老精角倒是还没有这个小朋友眼利啊!”
 
        周天奇脸一红,被龙老说眼力不行倒没什么,但跟许东做了比较就觉得脸没地方搁了,好歹他也是做这一行的,被乳臭未干的小子比下去,老脸何在?
 
        他又不想许东跟他们多说,要是暴露出他们一家人对他不好的情况来,恐怕龙老对他就“另眼相看”了,所以赶紧起身对龙秋生和牛向东说:“我还有点别的事,龙老,牛老板,我就告辞先走了,顺便把许东送回家去,这孩子要高考了,得在家多复习复习功课!”
 
        龙秋生点头捋须:“对对对,年轻人学业为重,回去吧,以后有空来跟我聊聊,我跟这孩子倒有些投缘……”
 
        周天奇开着那辆二手捷达,一边寻思着怎么打许东刚刚卖那串佛珠的三十八万的主意。这钱到了他的银行卡里,那自然是不会掏出来了,只是还要找个比较像样的理由。
 
        周天奇当即又掏出手机来给老婆打了个电话,叫她马上回家有事说。
 
        许东坐在后排一声不吭,瞧大姨父那个表情,他再迟钝也看出来了:自己那三十八万想要回来恐怕是难了!
 
        当时自己当着龙老和牛向东不好意思开口,也是太震惊了,根本没打过转来!
 
        黄书瑜回家就见到周天奇和许东坐在客厅的沙发中,老公周天奇抽着烟,但眉脸间却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周天奇见老婆回来了,马上对许东挥了挥手:“许东,你回房里去,我跟你大姨有事情要说!”
 
        许东点点头回房,不过他也留了一点心眼,关门的时候并没有关严实,稍稍留了一丝儿缝隙,然后躲在门后面贴耳听着外边客厅里的动静。
 
        黄书瑜把包包往沙发上一扔,眼睛一横,恼道:“我刚好转了手气你就把我叫回来,说,有什么事?”
 
        周天奇把声音压低了些:“别嚷嚷,我跟你说个事……今天许东发了笔财……”
 
        黄书瑜和周天奇虽然说得小声,但在房间门背后的许东却还是听了个一清二楚!这一家子人,钱刚到手还没焐热,就开始打主意了,正在谋划着怎么把这钱据为己有!
 
        许东一颗心也沉到了底。三十八万肯定也是要不回来了,这几个所谓的亲人这样算计自己,对这个家,他没有什么好依恋的了!
 


预知后事如何,请戳“阅读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