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付出了所有,却不求回报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20 13:06:04

 




母亲节即将到来,经过茶水间听到员工打算怎么为母亲过节,面无表情的他看不出一丝变化,但是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面部肌肉忍得难受,驻足片刻,快步走回办公室。


人物


母亲:秦画云


儿子:江诚毅(故事中人物名字均为化名)


江诚毅突然喜欢上出差,每到一个地方总要逛一逛当地的特色商业街。


“先生,是要买牛角梳送给太太吗?里面还有不同款式,您可以随便看看。”


“不是……”


“切,现在的大款没几个忠诚的!”售货员心里鄙视但面上还是保持微笑。



看着商品架上整齐排开的牛角梳,江诚毅回忆起那种味道,暖暖的、淡淡的清香,总能让他很快安心下来的味道。


她的头发很好,晚上散开,像瀑布一样黝黑的扑满整个后背。


曾今,小小的他受了委屈,或者不开心的时候,总爱把脸静静的埋在她的发间。


好像只要那种味道把肺填满,对他受伤的心就有治愈功效。


江诚毅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无奈那种让他安心的味道再也闻不到了。



创业十多年来,他从一穷二白的小青年化身为走到哪儿都散发着成功气息的千万富翁。


众人评价他为人正气、仗义,但江诚毅唯一愧对的人就是母亲。


半年前母亲在遗书中说:“诚子,我不敢死,因为怕见不到你最后一面。娘快三年没见你了,你说要回家过年,娘觉得能见你一面也无悔了。还有七天就是除夕,可是娘实在等不到你了…….娘走后你要好好的啊,记住要好好的,不要太劳累!”


他挑了一把握起来温润的牛角梳,想,“娘,您那么爱惜自己的头发,一定会很喜欢。”微微的勾起嘴角好像不曾出现很快消失。


江诚毅的母亲虽然是农村妇女,但在乡里是个公认的美人。



村里面的人都知道秦画云很自豪。虽然她年轻的时候过得很苦,经常劳累的伸不直腰,最后变成驼腰,但养出了一个优秀的儿子。


江诚毅常常想起小的时候,母亲秦画云点着他的小鼻子说:“娘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出人头地,等你长大了就轻松咯,到时候你可要带娘到处走走,看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大学毕业后,他没有就业而是自己创业。


他觉得既然要创业,何不在开始就去做?给人打工,长久下来脑子里就是打工人的思维模式;但是自己做老板,可以全方位思考如何创业。思维比能力更重要,没有能力可以请外援,但是,如果没有当老板的思维永远也成不了老板。


几乎没有人看好他,认为初出茅庐的小子,一穷二白还没经验,心怎么就这么大?年轻人还是脚踏实地可靠。在当时甚至没有姑娘愿意跟他交往。


但是,秦画云却力劝丈夫拿出所有的积蓄,并说:“我养的儿子,我信他!”


然而,创业后的江诚毅越来越忙,秦画云给他打电话的第一句话往往都是:“有空接电话吗?”


江诚毅记不得对母亲说过多少次 “我等下给你打电话”,最后却忙得忘到脑后。


丈夫过世后,秦画云更觉孤单。江诚毅想接她一起去生活,但是她舍不得离开承载了30多年记忆的家 。儿子没空回家,她从没抱怨,但是她担心儿子的身体迟早会累垮。


秦画云过世后,江诚毅再想起年少时对母亲的承诺,不说没带母亲去外面的世界走走看看,成年后就连见面次数也不多。


现在出差,每到一个地方他都想为母亲买一样礼物,好像母亲还在一样。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要尝尝当地的苦瓜炒蛋,只是,记忆中的那种味道再也没吃到过了。


江诚毅在日记中写道:“娘,我过得很好,就是想吃您做的苦瓜炒蛋了。听说母亲节快到了,可是我从没为您过这个节日。对不起!儿子想您了,您在那边也要好好的,不要牵挂……”


小编寄语:儿女是父母的债。父母他们愿意为孩子付出所有,他们会不计较费用让孩子去学东西,但是会计较自己下馆子吃一顿要花多少钱;他们愿意陪孩子长大,却不要求孩子陪他们度过晚年。


成年了,我们高兴的离开父母,他们只要求多打电话回家,还会体贴的说,“工作忙,别老想着回家。我们都很好。”


但是,时间从不宽容,且行,且珍惜。


这周日就是母亲节,如果你很忙,也不要忘记在电话里唤一声“妈妈”。


更多精彩

敬请关注创业之友

创业路上你的良师益友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