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咄咄逼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10-04 16:12:52

《双世宠妃》


作者:薄荷微凉


   第一百三十章 咄咄逼人


       下午的时候天空上微微出现了一点淡淡的阳光,外面的积雪有一点融化的痕迹,不过一眼望去还是白茫茫的一片。


       坐在马车上,萧长歌就能想象出那个东明长殿里面的场景,白花花的一层冰,这古代人穿着铁鞋利落飞快地在上面飞来舞去,大红色的长裳就如同傲雪红梅一样亮眼。


       不过,她突然想起一件事,自己不会滑冰!


       “冥绝……”她突然开口,苍冥绝转头恩了一声,狭长的眼眸异常温柔地看着她。


       “我不会滑冰……”


       苍冥绝被她严肃的表情吓了一跳,还以为什么大事要发生,却是这一句无关紧要的话。


       “放心,慢慢学,谁都是从不会到会的。”苍冥绝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


       马车渐渐地开到了东明长殿的里面,那里是一个大院子,很普通的一个家院,外面的侍卫都是温王亲自养的,他们只认贴不认人。


       “冥王,温王他们在北偏店休息。”侍卫好心地指引。


       在萧长歌看来,这个地方就好像现代的高级娱乐场所,除了装扮、环境有些不同,还真像是现代的感觉。


       踏着厚厚的积雪,两人来到了北偏殿的门口,有丫鬟帮他们推开一扇紫檀木雕花的大门,挑起了厚重的帘栊,里面火炉温热的气息一下扑面而来。


       两人走到了里面,太子身着一袭明晃晃的骑装,见到他们时双眼一亮,很快又平静下来。


       坐在左侧的是温王,他的右手边坐的是叶霄萝,再下来是叶云广,他们正对面还有许久未谋面的临王,以及其他的几位皇子。


       太子从他们一进门,目光就一直停留在萧长歌的身上,这次他没有那么过分,时间掐的刚刚好,在能令别人怀疑的时间里转过头笑道:“四弟,你今个迟了,大家说说该怎么罚?总不能让我们大家白白等吧?”


       他的话说的恰到好处,如果在外人看来,还真会以为这是个和睦相处的一家兄弟,只可惜,萧长歌环顾了一下四周,这些皇子的心里或许只有那一把龙椅。


       苍冥绝手牵着萧长歌不肯放开,听了太子的话,他也没有生气,反而也笑道:“是我迟了,各位兄弟想怎么罚都行,今天我们出来玩,没有那么多的身份束缚!”


       他的笑脸看上去有几分邪魅,温王紧紧地盯着他的这张脸,绝美的脸孔还真是好看的刺眼,目光落在他身边的萧长歌身上,难不成她是因为这张脸才喜欢上苍冥绝的吗?


       “也是,大家都随意一点,一如往常吧!”太子笑道。


       苍冥绝点点头,面无表情地带着萧长歌坐到了右侧的位子上,他毫不在意地为萧长歌暖手倒水,这种亲密的举动落在众人眼里,真是一副刺痛双眼的画面。


       尤其是温王,他的双眼粘在萧长歌的身上,无论怎么样都落不下来。


       叶霄萝气愤地看着温王的眼神,心里就像是堵了一块大石头似的,好不容易温王的请帖派到了府上,说是随行者也有太子,叶国公才让她出来,并且给她配备了一名保镖叶云广。


       她出来只为了看温王一眼,可是他呢?却一直盯着其她的女人看个不停!


       “看什么看?见到萧长歌眼睛就不会转了?再怎么看人家也是冥王妃,不可能嫁给你。”叶霄萝愤怒地偷偷伸出手在温王的背上拧了一下。


       温王吃痛,总算目光没有再停留在萧长歌的身上,眉头微蹙有些嫌弃地看着叶霄萝,低声怒斥:“你干什么?”


       叶霄萝正想发飙,可是那边已经传出了临王的声音:“四哥,要不然这样吧,你等会在滑冰场上表演一下给我们看就成,小时候你的滑冰术可是我们中间最好的!”


       他挑着英朗的眉毛,有些挑衅地看着苍冥绝,脸上露着有些孩子气的得意。


       谁都知道苍冥绝自小脚筋就被人挑断,之后的数十年里都在轮椅上生活,如今贸贸然地让他滑冰,这怎么可能?


       在场的人有的是以一种看戏的态度看着两人,有的则是欲劝不敢劝,而太子一众人也是隔岸观火。


       苍冥绝的脸上冰冷的没有一丝感情:“事隔多年,七弟还记得这么清楚,记得七弟你小时候的技术也是数一数二的。”


       苍冥绝两三下就把皮球踢到了临王的身上。


       临王一时气恼,却也没有脸面给大家表演,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叶霄萝眼珠一转,眼睛里露着精明的光,在萧长歌的身上转了转。


       “临王,既然冥王不肯表演的话,不如让冥王妃表演,冥王妃的医术这么好,我相信滑冰技术更好。”叶霄萝挑眉抬着下巴,高傲地看着萧长歌。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场上一时间电光火石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于冰嬉来说,这也不亚于是一场好戏。


       叶霄萝的挑衅看在萧长歌的眼里就像是一个笑话一般,她不紧不慢地摇晃着手里被苍冥绝换成了热牛奶的酒杯,轻笑道:“多谢叶三小姐的相信,不过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今天是来跟它彼此熟悉的,以目前的状况看来,我还不能表演给你们看。”


       此话正中叶霄萝的下怀,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只要萧长歌不会,不仅能嗤笑她,还能让自己出尽风头。


       叶霄萝率先捂嘴笑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十分张扬。


       “冥王妃,滑冰这种东西和学医可不一样,这个是要看天赋和智慧的,我不介意等会教你。”叶霄萝说着便站直了身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萧长歌。


       她高傲的样子看在萧长歌的眼里不过是一只挺起胸膛的豢鸟,怎么飞也飞不出关它的那个鸟笼,萧长歌冷然道:“好啊,那接下来就期待叶三小姐天赋和智慧的表演,至于我的事情我怕你操不过心,还不如先管好自己。”


       屋内点着旺盛的火炉,可是从萧长歌嘴里说出来的话时却显得非常冰冷,那双冷漠的眼神就和苍冥绝一模一样,根本不需要刻意地去模仿就能看出两人之间的相似之处。


       叶霄萝还想再说话,可是叶云广却轻咳了一声:“三妹,我们还是先去滑冰吧!”


       他的目光所及之处的人脸上都有种不愉快的冷意,尤其是太子和冥王,原是面色温和的太子,不知怎么脸色竟然变得十分阴沉,还有冥王的目光向来是能杀人的。


       “二哥,我正说着话呢!你拽我干什么?”叶霄萝不满反抗的声音出现在这房间里,随着帘栊的一挑一关,两人的身影已经离开了。


       太子有些惊讶地打量着萧长歌,没想到她竟然不会冰嬉,这个在苍叶人人都会的东西,她却不会!


       温王只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斜倚在座位上饶有兴致地看着叶霄萝咄咄逼人,待她离开之后,目光又停留在太子的身上。


       “太子,叶三小姐明日就要和你成婚,看来之后的日子是多姿多彩啊!”温王笑道。


       上座的太子双眼微眯,目光温和地看向了温王,淡淡道:“但愿如此。”稍顿了顿才道,“大家都别坐在这儿了,去滑冰吧!今个也就是我们兄弟几个热闹热闹。”


       待所有人都走出去之后,苍冥绝站了起来,握住萧长歌的手,低眉顺眼地道:“我们也走吧,我教你滑冰。”


       被他温热的大手紧紧地扣着,好似方才那一场无声的战争统统都融化在这一刻里,萧长歌慢慢地直起身子,心里不禁叹惋,她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银河系,这辈子才会遇到这么好的他。


       门外的大雪已经停了,苍冥绝带着她穿过了北偏院的长廊,外面漆棕色的矮栏杆已经被厚重的积雪堆积成了一片白皑皑的,宛若一条雪路直通尽头。


       穿过了那条九转长廊,尽头就是一个假山叠水的小拱门,走到这里时依稀就能看见前面他们的身影,这个院子里面的一泊小湖已经被寒冷的天气冻成了冰池,旁边干枯的柳树低低地垂下了头,投在光滑的冰上。


       两人走在“吱吱”作响的雪上,走的并不是很快。穿过了这个拱形门就能看到外面红梅栽种的一大片冰场。


       “没想到这个别苑竟然藏着这样的地方,真是巧夺天工啊!”萧长歌赞叹道,拽着苍冥绝的手快步地走到了外面的冰嬉场地。


       苍冥绝任由她拽着,看着她高兴欣喜的样子,不由问道:“你喜欢?”


       萧长歌点点头:“喜欢!”


       大约一千多平的场地都结了冰,冰场的周围栽种着一排的红梅,最前方是一排的座位,太子已经坐到了正位上,待他们坐定之后,场上就有宫娥丫鬟一行人穿着铁鞋在冰上起舞。


       每人的手上都握着一株红梅,身着红色的衣裙,宛若一朵朵正在绽放移动的红梅,这舞简直要让萧长歌看醉了。


今天VIP章节到此为止,看不过瘾的朋友可以点击阅读原文去网站看完整版,或等待明天同一时间的推送哦~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