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州的“宫梳名篦”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28 18:28:44

      


依稀记得那是儿时,常州老宅西头就是著名的梳篦巷。我常常在院子里的槐树下,看见奶奶把头上的发鬏解下,用密齿的梳篦,一点一点仔细地将满头白发梳通、梳顺。年幼无知的我,常常拿篦子上的齿当琴弹,为此挨了不少骂。



男女老少都要梳头,梳篦做的就是头上功夫。在那个物质还很匮乏的年代,梳篦行业大多以民间作坊的形式存在。各地都有梳篦工匠,但最有名的还得数江苏常州。有句谚语叫“扬州胭脂苏州花,常州梳篦第一家”,说的正是此事。

梳篦,又称栉,是我国古代八大发饰之一。史料记载,常州梳篦始自晋代,迄今已有1近2000年历史了。而民间传说则更早,相传炎帝死后,蚩尤起兵复仇,同其他许多人一样,常州梳篦工匠赫连也被拉去打仗。结果中原逐鹿,蚩尤被轩辕黄帝打败,赫连被俘入狱。看守皇甫得知他会做木梳,劝他连夜赶制一把,献给嫘祖娘娘,以免死罪。然而,没等赦免令到,赫连已人头落地。轩辕黄帝知道后十分惋惜,于是委派皇甫指导工匠照样制作。后来赫连和皇甫都被制梳业尊奉为祖师。



另有一说,制篦业的祖师叫陈七子。陈七子是春秋时期的一个官员,因为犯罪而入牢。狱中生活条件极其艰苦,他的头上生满了虱子,奇痒无比。有一次,陈七子被狱卒痛揍后,发现打他的毛竹板裂成了一条条篦片。陈七子把它整理扎压后,用来清除头上的灰垢和虱子,这就是最初的篦箕。这以后,毎年农历二月十八日和九月二十八日,梳篦业都要举行祭祖仪式,祈求自已“生意兴隆”。



隋朝开凿的京杭大运河从常州穿城而过,当时运河两岸的整街满巷都是梳篦作坊,故有木梳街、篦箕巷之称。站在文亨桥上,头顶是一轮皓月,脚下是花市街、篦箕巷,月光灯光波光交映,水声步声橹声劈竹声相汇成乐。于是,文人墨客写下了“文亨穿月,篦梁灯火”的诗句,成为常州西郊八景之首。

到了清乾隆时期,常州城中的梳篦制造业盛况空前,《常州赋》有“削竹成篦,朝京门內比户皆为”的记述,佐证了这一盛况。光绪年间,苏州织造府官员每年农历7月总要到常州定制60把黄扬木梳、60把梅木脊梁象牙的交级梳篦,在10月间连同6套龙袍、600朵宫花送到紫禁城,作为贡品,这就里“宫梳名篦”的来历。慈禧太后对常州的梳篦也尤为钟爰,李莲英为西太后梳头用的常州象牙梳,至今留存在北京故宫中。



梳篦制作是一项极为繁杂的精湛民族技艺,用料精良,制作过程颇为讲究,制作梳篦的主要材料为毛竹、木材、兽骨等。其中,竹料主要取自苏南和浙西的优质阴山壮竹,这些竹料不仅质地坚硬、富有韧性,而目经久耐用。木材主要选用红木、枣木、石楠和黄杨等名贵树种。用黄杨制作的梳篦,木质细腻、纹案清晰,还能去痛止痒,特别珍贵和流行。



辛亥革命之后,梳篦的需求量因人们剪辫而有所激增。当时还流行着一种叫“刘海篦箕”的小型篦子,许多人身上挂个小口袋,袋里装一把刘海篦箕,以此为时髦。清末民初,随着生漆胶合技术的发明和产品出口,常州的梳篦逐渐传入海内外,1915年在巴拿马国际博览会上获得银质奖,1926年在美国费城国际博览会上获得金质奖。



常州梳篦名声之盛,在于选材严格,工艺独特,制作精良。梳篦的制作,从开料到成品,每把木梳要经过28道纯手工工序才能完成。工艺最精湛的一把篦箕,连后期的雕、描、烫、刻、磨等则需要72道半工序,让人深谙“小手艺、大学问”。



如今,随着塑料制品的普及,传统梳篦渐渐被货架上眼花缭乱的各式梳子所取代。常州的梳篦作坊还在,规模比以前更大,制出来的梳篦也更具观赏性。有了“四大美女”、“红楼十二钗”、蝴蝶、龙凤、脸谱、民族娃娃等前所未有的新创意。但它们的价值也只是用于观赏,制出来的梳篦大多出口,或是被人们当做旅游纪念品送人,真正用它梳头的,却是少之又少。



“非遗”传承单位的常州梳篦厂,座落在常州市西门南运河畔勤业路上。在“梳篦博物馆”里,负责人刘君苏先生把梳篦的发展做了一下归纳:第一代的日用梳篦,第二代的日用工艺梳篦,第三代的艺术欣赏梳篦和旅游梳篦,第四代的发饰梳篦和胸饰梳篦。不用多言,这标志着一个时代和一种特定生活的远去。


 

本刊原创,抄袭必究,公众号转载请注明出处



长 按 关 注 东 方 独 家 订 阅 号


更 多 精 彩 内 容 欢 迎 关 注


东 方 独 家 服 务 号




更 多 互 动 分 享 欢 迎 关 注


DFORIENT

东 方 独 家 编 辑 报 道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