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子“婊”一些,才好谈恋爱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15 20:06:56

01

“你们倒是快点啊,爷的兄弟已经饥渴难而寸!”

“瞎吼吼什么我都还没尝鲜,你急个什么!”

“当然了,这可是四大美人之一的凤曦禾!”

“我说你们快点,一会儿这女的醒来了可就不好办了!”

石庙中,凤曦禾衣衫半敞躺在草席上一群蓬头垢面的男人将女子围成一团,嘴里还说着淫禾岁的话语,谁也没有发草席上的凤曦禾微微弯曲的睫毛颤动了一下。

“醒来,醒来更好,爷就喜欢听女人在膝~下求饶的声音,你别忘了……这凤曦禾已经被……”其中一个男人别有深意道,其他男人似乎明白了什么相视一笑。

草席上,凤曦禾听到周围的吵闹声微微皱眉,似乎不悦,周围的男人完全没有发现不对劲,依旧进行着手中的动作,感觉到胸口一凉,凤曦禾猛的一下睁开双眼,只见一群衣衫褴褛之人欲对自己行不轨之事,见状,凤曦禾一个翻身落在一旁的石柱旁。

一群男人见凤曦禾生龙活虎更是满脸戏谑,“哟,还这么有精神,一会儿在爷膝下也希望你这样有精神!”

男人话落,石庙里一阵哄堂大笑,唯有凤曦禾站在一旁冷眉,男人见气氛不对立马挺住了笑声,凤曦禾轻启唇齿,“说完了吗?”

凤曦禾背对一群男人,皎洁的月光洒在她身上犹如月光女神降临,即便是一个背影也美的令人窒息。

男人们听到凤曦禾的声音不由自主的一个寒颤,想说却有不敢说,完全没有刚才嚣张的气势,这真的是凤曦禾……

“我已经给你们时间留遗言了!”说罢,凤曦禾迅速移到那群男人之间,待那些人反应过来脖子已经喷洒出艳丽的色彩。

“啪——”

几个人同一时间脖子被割断,同时倒地,没有机会说出一个字。

男人倒在地上抽搐,望着凤曦禾,眸子里是恐惧,是震惊,还有绝望。

被割开的地方不断喷涌猩红的液体,让人看了毛骨悚然。

凤曦禾扔掉手中沾染上血迹的瓦片离开石庙,没有人想到在一瞬间杀掉五六个人的凶器只是一块破碎的瓦片。

离开石庙,凤曦禾脑海里涌入陌生的记忆,这些记忆让她驻足,眸子里是震惊,“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凤曦禾?什么云陌大陆?什么南诏国?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刚才的记忆不属于她,这……

凤曦禾抬起双手看着纤细的手指更是震惊,这不是她的手……跑到水洼旁,借着月光看清了水中的倒影,“我……这不是我?”

突然一阵头疼,蹲在一大树下休息,她之前是在执行任务,然后。

爆炸!对爆炸了!

她不可能还活着的,那这身体跟刚才那些陌生的记忆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她穿越了,而且还占了别人的身体。

理清了事情,凤曦禾虽说是震惊却也接受了这个事实,不管怎样,她没死就是好事。

“南越国护国将军之女凤曦禾?”女子勾唇,从今天开始她就是凤曦禾了!

休息的差不多凤曦禾缓缓起身想要离开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四周已经是漆黑一片,只能借着月光往前走,明明是夜晚凉风四起,她的身体却异样的灶热。

走了一段,不知道了什么地方,察觉到身体的不正常反应凤曦禾脚步加快,常年混迹黑道的她自然知道这身体为何会有此等反应,此时只希望可以找找看附近是否有河流,可以灭灭体内的邪~火。

现在已经是初冬,凤曦禾四处寻找也没看见有河流,那种药物不知道如果不做那种事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她刚有一段新的人生可还不想就这样死了,还是因为这种事。

凤曦禾穿梭在树林中,越走越偏僻,树木枝繁叶茂,走了一会儿体力不支只得找一个地方暂时歇息。

见前方杂草后的山洞,凤曦禾想也没想就钻了进去。

“快!快找!一定不能让人给跑了,他受了重伤跑不远的!”

突然,一阵声音清晰无误的传入凤曦禾的耳中,听到声音凤曦禾屏住呼吸躲在岩石一旁通过缝隙查看外边的情况。

这身体目前太虚弱了,刚才在石庙杀了几个人已经用完了最后的力气,再加上她又中了那种药,暂时不能正面交锋。

“搜!仔细搜!”

脚步声越来越近,凤曦禾只能后退向着山洞的深处走去,山洞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也就只能慢慢摸索着前行。

“不许出声!”

突如其来的一阵声音让凤曦禾一惊,山洞没有一丝光线,凤曦禾只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掐着,只要自己稍微有点动作就有可能被拧断脖子。

该死!她何时受过这种威胁,不过此时不能意气用事!

凤曦禾放低声音尽量不去刺激掐住她脖子的人,“我不出声!”

听声音掐住她脖子的人应该是个男的,这个时候她正需要一个男的帮忙……看样子外面那些杀气冲天的人并不是奔着她来的,既然如此……

凤曦禾眉头一挑,清脆的声音响起,“不如咱们来谈一笔交易!”

“我帮你一个忙,你也帮我一个忙!”语气没有慌张,十分淡定,身后的男子有些刮目相看,一个女子在被他遏制住命脉还能如此淡定的跟她谈条件。

“若本王说不呢?”身后的男子不回答反询问凤曦禾,凤曦禾一自信道,“呵,你不会不同意的!”

就算她没有出声那些人走了,她体内的东西怕也是会要了她的命,她可是很珍惜性命的。

迟迟不见身后的男子开口,凤曦禾又道,“咱们合作是最好的,况且……我不会让你吃亏的!”

那种事再怎么说都是女人吃亏吧!

“而且,你也受伤了不是?”凤曦禾微笑道,刚才在洞口就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本以为是刚才杀了那些人染上的血腥味,直到靠近的时候感觉血腥味更浓才确定是身后的男人受伤了。

听到这里男人身上迸发出骇人的杀气,一瞬间,山洞杀气弥漫,强大的杀气压的让人透不过气,凤曦禾却并没有胆怯之色,“你想杀我?”

“如果我是你我会先问问帮什么忙!”凤曦禾淡定道,男子似乎伤势很重不能跟凤曦禾一搏,更多的是想看看面前的凤曦禾想做什么事情,“好!”

等外面刺客离开,有的是机会杀了这个女人,威胁他?

这世界上威胁他的人还没出生!

02

“成交!”两人达成协议,男子松开了凤曦禾的脖子,凤曦禾也如约安安静静没有大喊大叫。

良久,外面没了杀气,凤曦禾才缓缓向男人靠近,“人走了,你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凤曦禾只感觉浑身燥热,若不是因为天气寒冷保留了一丝理智她怕是早就没了神志。

感觉到凤曦禾的靠近,男子浑身散发着寒气,让原本寒冷的山洞雪上加霜。

凤曦禾伸手向着男子过去,趴在男子的旁边低语,“我只要你给我一夜欢乐~

此话一出,男子明显一愣,凤曦禾将男子的衣衫一层一层解开,贴在耳边喃喃道,“嘘,要乖哦~我会轻轻的~

炽热的鼻息喷洒在男子的脖子上,引得男子更是恼怒。

凤曦禾没有搭理男子要吃人的目光,直接趴在男子的身上,恍若一头饿狼……

男子盯着凤曦禾眸子一脸漆黑,恨不得将凤曦禾一把掐死,凤曦禾却依旧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别这样你刚才可是答应我了,更何况……这种事怎么说也是我这个女孩子吃亏吧?”感觉身体没有那种灶热。凤曦禾才起身穿衣裳,“合作愉快,谢谢你的配合!”

说罢,凤曦禾离开山洞,走到山洞口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刚才她做那种事那男人都没有反抗,应该伤的很重吧?

她凤曦禾向来是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之人,她若这样离开……这男的若是死了……

真是可笑,她竟然也会同情人了!

凤曦禾摇头转身回到男子旁边,将裙摆撕下来用来包扎血流不止的伤口,“看来你命不该绝,这山洞里竟然还长着能止血的草药!”

凤曦禾将草药碾碎敷在患处包扎,刚要敷上去男子磁性的声音响起,“伤口上有毒!”

“有毒?”凤曦禾将手中的草药放在撕碎的裙摆上,“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嘛,这么想要你的命!”

凤曦禾嘴上虽然数落着男子,但却已经为男子吸出了毒血,“好了,现在咱们两清了!”

凤曦禾在男子的腰间摸了一把,手中就多出了一块玉佩,“这东西就当是我救你的报酬了!”

说罢,凤曦禾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山洞。

男子双手紧握,看着凤曦禾消失在视线中。

翌日,清晨

天空泛起了鱼肚白,凤曦禾沿着记忆向着将军府前行,今天可是她的成亲之日呢,成亲前一晚出现在石庙被一群乞丐凌辱,真是惊心动魄让人难忘!

不知道回到丞相府那些人会不会吃惊,真是期待那些人看到她没事而吃惊的模样!

在回将军府的路上,凤曦禾把昨晚从男人身上拿走的玉佩换了银两买了一身衣裳,也就看不出来经历过什么。

将军府外,凤曦禾站在门口,守门的侍卫见到凤曦禾一脸吃惊,“二……二小姐!”

凤曦禾面带微笑盯着门口的几个侍卫,凤曦禾本是云陌大陆四大美人之一,如此面带微笑更是夺人心魄让人移不开眼,门口的几个侍卫都愣了神。

“今日是我大婚之日,你们是打算一直让我站在门口?”脸上带着微笑,语气也很轻缓,却能让人生出一种凌厉之感。

几个侍卫闻言立马回神,把将军府大门打开,“二小姐请!”

凤曦禾径直向着自己的闺阁走去,门口的侍卫直到看不见凤曦禾的背影才回过神,“奇怪,二小姐什么时候出去的?”

“不知道!”侍卫摇摇头。

跟着脑海里的记忆走到闺阁门口,一个小丫头看见凤曦禾连忙跑到过去,“小姐,你一大早去哪里了!”

看见凤曦禾小丫头松了一口气的模样,嘴里却还在不停地询问。

“四处逛了逛!”凤曦禾没有多做解释,直接就进了院子,整个将军府都是张灯结彩,她的院子却没有太多的装饰,十分的清冷。

“小姐,你快坐下,云嫣给你梳妆!”说罢,云嫣拿着桃木梳给凤曦禾挽发穿上凤冠霞帔,自始至终院子里就只有凤曦禾跟云嫣二人,没有多余的丫鬟。

“嘎吱——”

一阵推门声响起,几个年过半百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走进来,“看吧,我就说了,二小姐的丫鬟自会梳洗打扮的!”

云嫣一看是喜婆们上门赶紧讨好道,“这点小事云嫣一人就行了!”

“看看这云嫣多懂事,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等着花轿来就行了!”说罢,俩喜婆毫无顾忌,坐在桌子旁嗑瓜子聊天,完全无视凤曦禾。

凤曦禾坐在铜镜面前,熟悉着自己的新样子,她记得刚醒来的时候那些人说她是云陌大陆四大美人之一,这模样倒的确是可圈可点。

摸着略施粉黛的脸颊,凤曦禾一直是微笑待人,仿佛昨晚那个杀人不眨眼的不是她一般。

快到午时,外面传来一阵吹锣打鼓的声音,喜婆听到喜轿来了将手中的瓜子壳直接扔在地上,将红盖头盖在凤曦禾头上,凤曦禾十分安静,跟着云嫣的搀扶向着护国将军府大门走去。

山洞中对的男子在凤曦禾的包扎之后经过一夜的休息稍微有了点体力,走出山洞放了一颗烟雾弹,烟雾弹放出没多久,两个身着一样衣裳的男人从天而降跪在地上,“属下来迟,请主子责罚!”

“去查是谁泄露行踪!”男子没有多语,两侍卫双手抱拳道,“是!”

“那个……”见男子要离开侍卫开口道,“主子,黑鹰领着迎亲队去了将军府!”

现在已经接近午时,就算现在赶过去只怕也是晚了,再加上主子浑身是伤,根本不能去迎亲。

听到这里男子没有情绪的嗯了一声,两侍卫相视,主子这是什么意思?

嗯?

再怎么说凤曦禾也是皇上赐婚给主子的王妃,主子若成亲当天不到场……

“愣着等着喂狼?”见侍卫没有跟上来,男子冷漠道,两侍卫立马起身跟着男子离开了山洞。

护国将军府外,锣鼓喧天,不少百姓站在街道两旁看热闹,更多的人是想一睹云陌大陆第一美男子的风采。

“听说这陌尊王爷君离陌可是云陌大陆第一美男子,这凤曦禾也是四大美人之一虽不是之首但也是金童玉女啊!”

“可不是吗!陌尊王爷据说是很少露面,就连当今圣上都不曾见过几面!”

“那是自然,这种人物若在大街上闲逛才奇怪了!”

凤曦禾在百姓的议论声中被云嫣搀扶着走出来,本应该上花轿却突然停住了脚步,“这花轿都到了,陌尊王爷没人影呢?”

“是啊,花轿都到了,新娘子也出来了,新郎呢?”

顿时大街上一阵热议,一直没有露面的凤将军跟凤曦禾二人就站在大门口十分尴尬,新郎不到谁迎新娘入花轿?

呵!就知道不会这么顺利的,不过……这似乎不关她的事!

就这样,凤曦禾跟凤将军在护国将军府门口等着。

03

良久,凤将军终是忍不住了,上前询问领头的黑鹰,“陌尊王爷何时会到?”

黑鹰翻身下马,走到凤将军面前礼数十足,“我家主子今日不在王府!”

“这陌尊王爷既然人不在王府干嘛这般大张旗鼓的来迎亲?”

“这个谁又知道呢~

“呵!”凤曦禾将议论声尽收耳底,这陌尊王爷是跟凤曦禾有仇还是有怨!

就在众人都一脸看好戏的时候,凤曦禾一把扯掉头上的红盖头,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向着凤曦禾看去,这一刻似乎时间停止,所有人都迷失在凤曦禾的美貌之中。唯有一人是面无表情的盯着凤曦禾。

“不愧是四大美人之一,真的是美的不似人间物!”

凤曦禾没有搭理众人惊艳痴迷的目光,直奔花轿走去,自己上了花轿。

众人回过神来一脸懵的盯着花轿,此时花轿里传来一阵银铃般的声音清脆悦耳,“既然王爷有要事在身我们就不必等下去了!”

看戏的百姓被凤曦禾这句话雷的外焦里嫩,凤将军亦是如此,最惊讶的莫过于领着花轿来的黑鹰。

“还愣着干什么?误了吉时你们负责吗?”凤曦禾的声音再次响起,众人这才明白凤曦禾此举为何意。

此时,护国将军府旁边的酒楼二楼一双鹰眸紧盯着花轿,“凤曦禾?”这声音为何如此耳熟……

旁边的侍卫听到自家主子一脸震惊,这是什么情况?凤曦禾做出不可思议的事情就算了,就连主子也……

他刚才没听错吧!主子竟然叫了一个女人的名字?

凤将军站在将军府门口一脸震惊的盯着花轿,这……真的是他那个性子懦弱到丫鬟都能踩两脚的女儿凤曦禾?

世人皆知凤曦禾性子懦弱,就连下人都能欺负,今日做出此举无疑是震惊。

“你们是打算一直这样?”凤曦禾的声音非常清冷,似乎有些不悦,黑鹰见状只能上马领着花轿原路返回陌尊王府。

花轿在众百姓异样的眼光中被抬走,凤曦禾在花轿中只感觉有些疲惫,带着倦意靠在花轿里。

见花轿已走,男子正欲离开,旁边却突然走来一身着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的男子,男子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这凤曦禾倒是跟传言有所不同!”

“陌尊王爷不介意我坐在这里吧?”玄衣男子摇晃着手中的玉扇优雅道,陌尊王爷勾唇,“你还真是悠闲,不去看你的星宿天机了?”

玄衣男子合上玉扇坐在陌尊王爷身旁,“整日对着典籍自然是要放松放松,倒是陌尊王爷你大婚当天都不去迎美女乔娘,就不怕伤了美人心?”

“这不劳天师费心!”陌尊王爷一直都是盯着外面的大街,虽是有意的遮掩身上的伤口,浓郁的血腥味还是让天师有所察觉,“你受伤了?”

“一点小伤,不足挂齿!”陌尊王爷起身将披风拉了拉,离开了酒楼,天师看着陌尊王爷的背影摇晃着玉扇,“什么人能伤到陌尊王爷呢?”

“有意思!”

花轿在黑鹰的带领下向着陌尊王府前行,陌尊王爷君莫离向来喜欢清静,府邸也设在极为幽静的地方没有多少行人的地方,越是靠近陌尊王府街上的行人就越稀少。

原本正常行走的花轿喜队却突然停了下来,花轿内的凤曦禾也因为突然的停落睡意全无。

“保护凤小姐!”黑鹰一声令下,保护花轿的侍卫立马戒备,本以为花轿里的凤曦禾会害怕乱叫,花轿里的凤曦禾却格外的安静。

“杀!”

一阵声音响起,周围窜出十几号人直奔花轿,花轿已经被侍卫保护起来那些杀手想要接近花轿唯有杀掉侍卫。

一场厮杀,场面十分激烈,喜婆跟抬花轿的轿夫吓得躲在一旁的角落里,生怕祸及自己,云嫣也只能跟着一块躲在一旁,目光却一直看着花轿,一脸的担忧。

几个回合下来,刺客已经死伤过半,却没有一个碰到过花轿里的凤曦禾,见情况不妙刺客只能撤退,他们小瞧了陌尊王府侍卫的实力,同时也高估了自己。

见刺客撤退,云嫣快速跑到喜轿旁,眼眶带泪,“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掀开轿帘,凤曦禾红盖头滑落在一旁,靠在花轿正在酣睡,黑鹰也赶过来看到凤曦禾熟睡一脸震惊,这……

这凤曦禾这么大动静竟然还能睡得着!

“小姐,小姐!”云嫣加大声音呼喊着凤曦禾,凤曦禾缓缓睁眼,揉了揉眼角,“怎么了?到了吗?”

见凤曦禾无事,云嫣失声大哭,“小姐太好了,你吓死云嫣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凤曦禾刚要走出来一探究竟就被黑鹰拦下,“出了一点意外,凤小姐没事我们就启程了!”

说完,黑鹰将轿帘放下继续向着陌尊王府前行。

云嫣也停止哭泣擦掉脸上泪水的跟了上去。

许久,花轿再次停下,原本此时该是新郎踢花轿,却空无一人,云嫣跟喜婆笑容僵硬却又不能说什么。

这陌尊王爷可不是他们能得罪的,喜婆站出来低声道,“既然凤小姐已经送到王府了,我们就先离开了!”

喜婆说完连奔带跑的离开,喜婆一走轿夫也相继离开,凤曦禾就被扔在陌尊王爷门口,唯有云嫣在一旁。

感觉到外面的动静凤曦禾直接下轿,云嫣跟黑鹰见凤曦禾自己下来了一脸震惊,“小姐,小姐你怎么自己出来了!这可是不吉利的呀!”

凤曦禾摇手,“王爷不在我们自然要懂事些!”

“带路吧,新房在哪里!”凤曦禾的举动让众人吃惊,这完全不符合外面的传言,凤曦禾是个懦弱之人,这种情况不是应该偷哭觉着受辱吗?

凤曦禾这样说,黑鹰不得不服服从,“来人让两个丫头带王妃去新房!”

这下是真的省事,拜堂都省了。

凤曦禾被丫鬟领到新房,新房有些偏僻却也是什么东西都不差,两个丫鬟将凤曦禾领入新房就离开了,新房中只剩下凤曦禾跟云嫣两人。

04

“小姐,这可如何是好啊,咱们在这王府的估计也不会有什么好日子了!”云嫣站在一旁偷偷抹眼泪,“本以为离开了将军府就会好过点!谁知道……呜呜……”

凤曦禾听到哭泣声皱眉,十分不悦,“哭什么?”

她最讨厌别人在她面前哭!

“小姐……”云嫣被凤曦禾吼的立马停止了哭泣,泪眸中带着探究,小姐也会生气吗?

“别看了,收拾收拾睡觉!”凤曦禾将头上的凤冠取下来就躺在新床上,云嫣立马跑到新床旁,“小姐,王爷还没来,你怎么睡下了!”

今天的小姐好奇怪,跟以前判若两人,云嫣一脸不解的盯着凤曦禾,想要看明白凤曦禾为什么会这样。

“你还看不出来吗?王爷不回来的!睡觉吧!”凤曦禾将身上的霞帔脱下来躺在床上扯过被褥就要睡觉。

“小姐……”云嫣站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行了,快去睡吧,累了一天了!”在凤曦禾的再三要求下,云嫣只得去王府安排的屋子。

“那……小姐你好生休息!”云嫣离开新房,关上房门。

云嫣离开之后凤曦禾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从昨天到了这里之后她是没有合眼更是滴水未进。

看着桌上的花生,瓜子,桂圆,枣子凤曦禾直接开吃。

此时,陌尊王府书房

君离陌坐在案桌旁,大夫正在为他上药。

“还好王爷的伤口处理及时,否则,恐有性命之忧!”大夫收拾着医药箱说着。

两侍卫听着大夫的话纷纷低头看着君离陌的伤口,这伤口在背部,王爷怎么自己处理伤口的?

“嘎吱——”黑鹰推开房门直奔君离陌走去,“回禀王爷,王妃已经入住梅园!”

“入住梅园?”君离陌还未发话,两侍卫先开口,察觉到自己逾越,二人后退一步低头。

黑鹰自是知道二人为何如此惊讶,不等君离陌询问自己解释,“在将军府门口王妃自己上轿,中途我们遇上刺客王妃还呼呼大睡,到了王府王妃也是自己下轿的!”

听着黑鹰说完,两个侍卫瞠目结舌。

这成亲凤曦禾一个人就走完了?

“王妃还说,王爷你事务繁忙一切从简!”黑鹰依旧是低着头,君离陌盯着案桌上的公文没有丝毫表情。

两个侍卫对凤曦禾十分好奇,这的确是从简,就连拜堂成亲都省了!

这跟外界传闻的花瓶美人有点出入啊!

“嗯!”君离陌依旧是嗯了一声,黑鹰跟两个侍卫见君离陌没有其他吩咐抱拳,“属下告退!”

两侍卫刚出书房没多久,就拉着黑鹰询问,“这凤曦禾当真如此?”

正常的官家小姐也受不了这种委屈,凤曦禾那胆小如鼠懦弱的性格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

“绝无虚言!”黑鹰肯定道,说完就跟两侍卫分开。

“飞鹰,你说主子的伤口是谁处理的?伤口在背部,主子不可能自己处理,大夫说了伤口有中毒的迹象,好在即时吸出了毒血。”

“白鹰,主子的是我们是不能随便议论的!”飞鹰提醒到,白鹰撅了噘嘴,“偶尔八卦一下嘛!”

真期待主子身边有了女人会是什么样子!

“你忘记了早上那个人?”飞鹰提起早上的人白鹰立刻闭嘴。

刚安静了一会儿白鹰突然想到什么又道,“最后一句,你看见主子包扎伤口的布条了吗?那可是女子的衣裳!”

飞鹰瞟了一眼白鹰,白鹰立刻闭嘴,做一个封嘴的动作,“不议论了,不议论了!”

梅园

凤曦禾把桌上的东西一扫而光,没那么饿才躺下。

以后要在陌尊王府生活,凤曦禾在脑海里调取关于君离陌的记忆。

“云陌大陆第一美男子,数一数二的高手!”凤曦禾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着。

就这点信息能干嘛?只能随机应变了!

吃饱喝足,凤曦禾躺在床上只感觉撑得慌,见四周安静无人便推门而出。

自进了这王府她就感觉浑身不自在,前世作为杀手的她自然是比常人敏感一些,这王府安静冷清的异常。

凤曦禾出了新房就沿着青石子铺成的小路走,因为省了拜堂成亲现在也还比较早,凤曦禾就在四周溜达了起来。

走了一会,凤曦禾只感觉四周建筑物相同,不知道往哪里走,也不知道身在何处,索性就不想那么多随心而行,走了两步一拱形的凉亭出现在眼前,远远望去,凉亭中一身穿黑衣锦袍的男子,凤曦禾放轻脚步,向着凉亭走去。

走近男子凤曦禾微愣,这男子……好美!

今天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陌上君如玉,公子世无双!

男子紧闭双眼似乎是睡着凤曦禾放轻脚步走向男子,男子感觉到有陌生的气息靠近猛的睁眼,将凤曦禾的手腕抓住。

“谁派你来的!”凤曦禾偷偷靠近,男子本能的将凤曦禾当成了刺客,凤曦禾被人抓住本能的想要挣脱。

“说!”男子声音一沉,凤曦禾见力气不如对方放弃蛮干,一脚踢向男子的胯下,男子察觉到凤曦禾的动作松开凤曦禾,凤曦禾一脚悬空身子向后倾斜,感觉要摔倒凤曦禾本能的抓住男子的衣袖当做救命稻草,男子被凤曦禾一拉扯,身子向下倾斜,扑在凤曦禾身上。

凤曦禾字感觉脑子一白,嘴唇一阵冰冷却又柔软,心跳漏了一拍,迅速回神,凤曦禾一脚把男子踢开翻身而起,又羞又恼,“王八蛋!你竟敢吃我豆腐!”

男子迅速站好,不忘整理衣衫,似乎是什么时候都要以最完美的姿态示人。

见凤曦禾脸颊微红,男子顿时改口,“吃了又怎样?”男子这种语气让凤曦禾更为恼怒,“不怎么样!”

凤曦禾走到男子身边踮起双脚按住男子的后脑勺,向着他略微苍白的薄唇吻去

 ↓↓↓↓

发表